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驻训结束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是大斗斗 2103 2019.11.29 22:50

  营区外泥路旁

  两人还在继续聊着天

  “班长,这回你过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这事儿吧?”

  陈东觉得老马应该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跑来找他,应该有其他事情。

  “准备去团部一趟办点事,刚好路过看到你,就过来看了看。”

  老马笑说道

  不知怎么,每次看到老马那一笑,总有种莫名感受,有开心、有苦涩、有阴霾,很奇怪。

  陈东深深看了他一眼:“那班长你赶紧去吧,这里去团部还有点距离,现在去晚上还能赶回来。”

  “没事,我对这片熟,到时候有老乡带我。”

  “那我先走了,有空再来五班坐坐吧!”

  “行!”

  陈东回应后,临走前给老马又发了根烟。

  “哎哟……”

  等见老马身影渐行渐远后,刚起身准备回营房,小腿和大腿的那种剧烈酸痛感传遍全身。

  之前聊的兴起都没注意,等人走后陈东这才发现自己蹲了很久。

  “那位老班长走了?”

  刚费力的迈着腿走回营房区,还没等进帐篷,张天宝就在外把他堵着了。

  “那班长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陈东弯腰又揉揉小腿肌肉,抬了下头:“那是红三连五班班长,你当然不认识了。”

  “红三连五班?”

  张天宝听了后说话的呼吸都变的急促了,抛着媚眼说道:“东哥,你有法子撮合下不?能把我整到他们班吗?”

  陈东随手捡了一个小石子一丢:“大白天就做梦,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就是一个和你一样的新兵蛋子,哪有能耐帮你换班。”

  “再说,我和那位马班长也是偶然认识,见过一两回面。关系还没好到求人办事,别人就会答应地步。”

  “哎,真的好想去,这背密码我人都快疯了。我现在晚上睡觉,脑子里都是想着密码睡。”

  张天宝不停抱怨着,陈东越听越受不了:“好了好了,别念经了,你再熬熬,有机会我就帮你推荐下好吧!”

  陈东自己训练本来就非常累了,这倒好,难得休息日还想清闲,他在那唧唧歪歪。

  “嘿嘿,东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有机会一定帮我弄过去,明天回去想吃啥直说,别客气。”

  见陈东“主动”答应了自己请求,张天宝瞬间改脸,原本哭丧的都快哭了,立马嘻嘻哈哈,浑然没有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去,你小子唱川剧的啊,这脸说变就变!我真服了。”

  陈东自认为自己做不到他这般,能够面部表情切换自如。

  “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屈才了。”

  反正陈东也答应自己请求了,张天宝也无所谓,他唯一的优点就是脸皮厚。

  而且张天宝了解陈东,要么不答应,如果他答应的事情,肯定至少有八分把握。

  “哈哈,随你怎么说。赶紧回去休息吧,下午还要整合器材。”

  “哎,这狗兔崽子!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陈东无奈的摇摇头,跟在他屁股后进了帐篷。

  按照营长指示,下午就需要把所有训练器材提前装车,包括一些不用的闲杂物品。

  基本上就是只留下帐篷,晚上睡一夜,第二天起床直接拆帐篷走人。

  距离下午还有段时间,陈东进帐篷后,干脆直接趴床上睡了。能多休息一点时间也是赚,何乐而不为。

  虽然听说刚驻训结束回去有一段时间休整,这段期间不需要训练,主要就是擦拭器材、维护枪炮等等,为演习养精蓄锐。

  说是这么说,陈东没全信,他不认为老何有这么和蔼可亲,会让他闲着。

  等回去能让他多休息个两三天,恢复下状态他就满足了。

  躺下过了没多久,陈东就又睡着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感觉有一股臭味在帐篷里弥漫。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卧槽!”

  精神一下子振奋了,利索的一个翻滚动作,人侧到了隔壁床铺。

  “老何……啊呸!”

  “不对~班长,你干嘛?”

  刚睁眼,正迷糊着,就见班长老何拿着他脱下的臭袜子,在他鼻子面前晃来晃去。

  陈东是说哪里来的臭味,而且这味道还那么熟悉,感情是自己的袜子。

  “你也不看看几点了,还睡!赶紧起来干活,抓紧时间把器材弄好,等下会餐了。”

  老何把袜子丢回床上,瞪了他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陈东捡起袜子,又看了下周围,果然帐篷里只剩下自己一人。

  赶紧把衣着收拾利索,出门直接用冷水朝脸上抹两下,清醒头脑。

  便朝存放器材的帐篷跑去。

  装车是门艺术,不懂的人能一批货装两车,懂的人可以同样分量货装在一车上。

  在部队更是如此,为了节约用车,节省资源。大多情况都是能一辆车搞定的,尽量别弄第二辆车,用多了浪费。

  当然,这一切都在不超载的情况。

  而像陈东自己,显然属于不懂艺术的一份子。

  陈东就是在下面传递,汪健等老兵是在上面负责摆设。

  器材也不多,二十来分钟就搞定了。

  营房四周都冒起了炊烟,整座营房大区域都能闻到各类香味,那是炊事班在准备会餐菜肴。

  陈东刚打算去炊事班晃悠下,看有什么好吃的,背后又被老何喊住了。

  “陈东,叫上张天宝去五号车一趟,那里运来了啤酒,你俩过去帮忙搬下。”

  “是!”

  ……

  晚餐注定是欢乐的,大家把折叠桌都排成了一大圈,啤酒更是桌桌都有。

  新兵连的会餐标准和全营会餐一对比,无论从人数阵势上,还是饭菜种类上,都没法看。

  今天陈东也是豁出去了,他知道自己酒量不行。

  但之前自己也下决心了,得好好锻炼下。

  于是乎两小时过去,在营部会餐区域,就看见一青年帅小伙拿着酒瓶晃来晃去,看到谁都喊大哥,有几次还差点自己走路摔倒。

  这喝醉的人便是陈东,在他的一旁还有教导员刘鹏拿着录像机对着他录视频。

  欢声笑语在这片荒土不同的坐标依次举行着,不仅仅是炮兵营,远处的钢七连、坦克连、直属队等等也都在会餐庆祝。

  也就只有五班没有变化!

  几个兵油子还在昏暗的灯光下打牌,许三多坐在不远写着日记。

  同一个团,不同的连队,大家过着不同的生活。

  驻训结束了……

  (刚建了一个交流群,感兴趣的可以加加,有空一起聊聊天:978692180)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