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小竞赛进行时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是大斗斗 2586 2019.11.22 19:30

  天空湛蓝如洗,飘着朵朵白云。

  在这白云之下却尘土飞扬,驻训场周围草木不多,更多的是裸露出来的黄沙泥土。

  汗水再一次湿透作训服,陈东的后背肉眼可见一大滩汗渍水印,黝黑的皮肤在骄阳炙烤下愈加发亮。

  今天是展开班协同的第一天,第一天主要以适应性训练为主,所以没有要求跑很远的距离。

  按照老何的指令,班里成员头一周先跑六公里,平摊每人架设一公里线路,也就只需背两盘被复现即可,压力小了很多。

  陈东和老兵们奋力奔跑,周围还有三个炮连的有线班战士一同。

  他们正在举行竞赛,看哪个班的线路最先架设完毕。这也是一种训练手段,有竞争便有动力。

  和不远的无线班相比,他们这边是热闹的不行。反观无线班百无聊赖的坐着,马扎都省了,坐在仅有的一片草地上,除了继续背密码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估计也正是因为无线班的特殊性,造就了葛班长的性格。

  葛班长就是张天宝他们班的班长,全名葛辉,一期士官第四年。也就是说,他明年就要退伍了。

  无线班本就没太多事情,电台使用非常简单,重点就是背密码表,所以他每天工作很轻松。

  人一旦轻松惯了,对自己要求就会放松很多,故此葛班长采取的训练态度就是“无为而治”。保证基本训练质量,到日子退伍走人,这便是他的想法。

  面对这样的班长,张天宝也乐意之至,虽然训练精神上有点累,但日常生活中还是比较滋润的。

  陈东他可没那么舒服,有时他也在想,老何的性格态度如果像葛班长那样就好了,他也可以划水混日子。

  可惜并不可能,有线兵特殊的训练氛围加上老何是想转三期士官的,他肯定要更好表现自己。别看他平日不怎么主动管理班级,但对班里的训练情况还是比较在意的。

  就拿目前的小竞赛来说,也是老何对其他三位有线班班长提出来的。

  班长主动提出竞赛,作为他手下的士兵肯定不能给班长丢脸,不单单是陈东自己,其他五位老兵也是打了鸡血疯狂跑。

  陈东负责架设最后一段,肯定就更得卖力了。

  因为最终确定通话线路是否通畅,就是他这个六号位拨通起点的一号位,如果电话打通了,那就代表架设完毕。

  所以陈东肯定要撒腿了跑,争取第一个拨通电话。

  目前陈东的身上除了被复线与真实演习少了几盘线以外,其他装备全部是按照演习标准穿着。

  身穿作训服,头戴钢盔,身后背着八一杠,一把络车,里面放了一盘被复线。左侧还挂着一盘,右侧挂着水壶,八一杠下面还压着一把小型工兵锹。

  除此之外,就是水壶上方还有一个斜挎式的布包,里面放了一部矿用磁石共电野战电话。别看就是一部小小电话,但外壳都是采用防爆、防摔、防水材质制作,重量并不轻。

  他“敬爱”的汪健班长跑的是第五段,也可以看出他在班里混的地位不咋地。

  他两并行前进,有人做伴,陈东跑步的心情都好很多。

  前半段两人边跑还边笑,互相聊聊天,汪健也再次强调一些注意事项,尤其是电话架设好,接地线一定别忘了插上。

  不过到了后半段,陈东倒还好,汪健的体力明显有些吃不住,话语也少了很多。

  闷头喘着气跑步,也没再看他一眼。

  毕竟是老兵,新兵刚来部队期间,他们是基本没什么事情,不用天天训练。平日除了下午轻装跑跑五公里,搞搞体能,其他时候就是以维护器材为主。

  人一段时间没训练,野外驻训突然来一波负重跑步,多少有些不适应。

  但陈东在跑步同时,也在关注着其他连的进度,可以看出营部有线班的素质明显还是高于炮连。

  即使汪健开始放慢步伐,但其他班的人距离他们至少落后两三百米身位。只要他自己最后一段保持下去,第一名应该没问题。

  两人就这样继续奔跑着,直到四号位的老兵盛逸飞把自己两盘线都放完后,汪健停下了脚步。

  陈东借此机会也可以喘口气,跟着停下歇息片刻。

  只见汪健拿起放线勾,挂在一盘被复线中间的络盘圆孔处,把线头拔出接在四号位的电话上,然后立马转身继续奔跑。

  放线勾是一种便捷式的放线工具,其实就是一根小铁钩,可以勾在络盘上,自己只要提着钩子跑,络盘自然会旋转放线。

  但它不带收线功能,所以一般都是头几盘被复线用放线勾,最后一盘用络车正常放线。结束之后可以直接用络车往回收线。

  一公里距离并不远,随着汪健身上的线越放越少,身上的重量也越来越轻,跑的自然快了很多。

  等汪健放完线后,陈东也在争分夺秒配合着,只要他们多浪费点时间,其他班的人就有可能追上他们。

  汪健把最后放完的线头插上自己的电话,电话上是有三个接线口,一个接线口是接自己放完的线,另一个接线口是接陈东即将放的线,最后一个属于接地线。

  陈东也学着把放线勾勾在没有络车的那盘线中间孔洞,抽出一根线头接在空余的电话接线口,然后立马提着那盘被复线朝终点奔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等这盘线放完后,陈东将络车上那盘线的线头抽出,按照之前学过的线头接续,采用最便捷的并合结方式,把两根线头缠绕在一起,最后用黑胶布把他们缠上,以免灰尘进入线圈,影响通话效果。

  至于空出来的络盘当然是留在原地,准确的说是和两条线合二为一。

  被复线只是简单缠绕一起,用黑胶布粘粘,如果受到拉扯很容易拉开的。

  而络盘边缘都有几个孔洞,可以将两条线在这之间绕几圈再接上,这样有络盘作为缓冲,线头就不容易断开。

  这一步骤做好后,接下来就好办了。

  转身,拍轴承,扶着络车,按照平日500米收放线姿势跑就行了。

  “唰唰唰”

  后背络车中的络盘不停旋转着,他跑的越快,络盘的噪音就越大。

  因为还有八一杠的原因,两者背在一起,搁着他后背很难受。但就最后500米了,再难受也得坚持下去。

  直到后背声音渐渐稀疏,陈东知道线快没了。

  他扭头看着络盘里的线,放慢脚步,等线只剩最后一圈后,立即停下脚步。

  把里面的线头抽出接在自己电话上,然后从布包里拿出一根铁钉,钉子上端已经缠绕了一根铜线。

  把线接在接地线的口上,把铁钉插入一旁土中。

  按了下电话上的“发铃”

  “观察所,观察所,我这里是炮阵地,6号线路架设完毕,通话效果是否良好?”

  “观察所收到,通话效果良好,保持警戒,完毕”

  “炮阵地收到,完毕。”

  陈东放下话筒,长须一口气。

  起点一号位的电话能听见他的声音,证明所有的线路都保持着通畅,他们这回小竞赛第一名,老何不会发飙了。

  就在他放下电话不久,其他几个连的最后一棒也陆续赶到,把电话架设好。

  陈东往地上一趟,也不管地面都是尘土,看着天空中的云朵,此刻整个心灵都宁静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真正连队与别人竞争,能够第一名完成架设任务,虽然不是他一个人功劳,但心里多少还是很开心。

  体验生活归体验生活,但是如果这个生活是受人尊敬、受战友敬佩,陈东觉得也挺不错。如果混成许三多那样,不管在哪个连队都被排挤,陈东自认为自己会待不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