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恐怖的班协同训练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是大斗斗 1848 2019.11.21 20:28

  距离目的地还有不到一小时

  此时的陈东已经选择坐在了地上,蹲着实在太累,也不管地面多凉,靠在车厢侧翼挡板闭目养神。

  养神是次要的,主要还是缓释自己阴郁的心情。

  三小时前,李班副具体的和他说了下所谓的班协同训练,以及后续展开的营连协同训练。

  知道的越多,内心越慌。

  所谓的班协同训练,就如同它字面的意思,主要是单个班内部的配合练习。

  其实每个有线班在真实演习或战争中,就代表着一条通信线路。

   702团的炮兵营加上其他三个炮兵连,那就有四个有线班,也就是四条通话线路。

  有线兵为什么要求体力好,跑的快,除了战场通信要求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距离问题。

  一盘被复线的距离是500米,而在战场上,尤其是现代战争中,不可能给你白刃战的机会,更不可能这么近距离。

  而且炮兵的火炮肯定是架设在距离正面战场很远地方,一般是按射程来布置距离。

  理论上火炮攻击距离多远,他们有线兵的通话线路就要布置多远。

  当时听到这里,陈东不禁回忆起背过的理论知识数据。

  如果没记错,他们三个炮连用的是66式152加榴炮,属于重型加农榴弹炮,最远射程17公里左右。

  换句话说,他们有线兵最远可能要架设一条长十几公里的通话线路。当听到后他差点跪倒,还好李班副补充说道,一般他们演习,火炮不可能打最远距离,也就打个十二公里左右目标。

  这样他们通话线路最多也就架设十公里样子,陈东这才稍微松口气。

  可后来一想又不对,一个班的人,排除班长也就六人,怎么个架设法达到十公里长度?

  随后李班副又具体解释了一番,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带那么多被复线了,感情在这等着他。

  就拿架设一条十二公里长的通话线路打比方,班里除去班长有六人,平摊一人架设两公里。

  一盘被复线长500米,重10斤,每人身上也就是要背四盘被复线,也就是40斤。

  这还没完,演习各方面展开时,要求全副武装的,身上得戴钢盔、挂枪、子弹袋、水壶等等。

  然后因为他们是有线兵,架设好的线路为了防止被路过车辆压坏,必须埋在土里。

  这样他们还得带工兵锹,放好的线要挖坑埋好。演习结束得收线,所以身上还得背把络车。

  满打满算,身上少说五六十斤的负重少不了。

  一段长十二公里线路分六段,大家从起点出发,架设头两段的人还好,背着五六十斤的负重跑几公里就好,随着一盘盘线放出去,身上重量会越来越轻,人也就轻松很多。

  但后几段的人可就惨了,前面人线不放好,他们也无法用电话与对方线接起来,所以他们得背着五六十斤负重跑更远路才行。

  补充说明(由于被复线内铜丝较少,容易断,所以每隔一段距离中间会接一部电话。万一有一条线出问题,就可以通话电话联系,哪个人的电话没打通,那就可以判断是他那段出问题。)

  (比如3号线出问题,那么6号线拨通电话,4.5两条线肯定能听见,1.2.3听不见,这样他们就可以赶紧巡视自己线路。)

  而架设线路分段,班长一般都是优先照顾老兵同志,他们负责前几段,后几段让新兵,或者体力非常好的人。

  班里就自己一个新兵,这句话啥意思,那不是明摆着吗?

  自己到时候肯定是被安排架设最后一段两公里。

  也就意味自己需要背着五六十斤的负重,先跑个十公里才能卸下一盘被复线架设,算起来等同自己跑完了全程。

  而通话线路又在战场上至关重要,他也不可能划水走路,到时肯定拼命跑。

  陈东都怀疑自己会不会半路猝死,想想身上背着这么重的玩意儿,跑那么远路,心里能不阴郁嘛。

  演习时候还好说,就跑这么一趟够了。但在这之前训练,上午两趟,下午一趟是必不可少的。

  每天训练就差不多跑四十公里的山路,而且还是负重,如果算上返程,那几乎相当于一天负重八十公里。

  关键在于这还只是班协同训练,期间还穿插许多其他项目的。

  怪不得汪健会说之前在团大院的训练只是初级阶段,好戏都在野外驻训。

  陈东觉得,都说钢七连训练苦,他们内部还有句著名的话“七连训练苦,每天二两土。上午吃不够,下午还得补。”

  可是如果拿他们有线兵野外驻训的训练强度来看,陈东认为自己所付出的,不比钢七连差多少,说不定比他们还苦。

  因为李班副还说了另一个训练科目,叫做单兵千米综合作业。

  当时他说完这句话后,车内有线班所有老兵脸色都变了,尤其汪健更是面色铁青,颤抖的掏出一根烟缓缓。

  陈东都没敢追问具体内容,单看他们表情,他也知道肯定没好事。

  他怕问多了,自己知道越多,心情会更烦躁、更压抑。

  用李班副的话原说:“你小子如果能把单兵千米综合作业吃透了,我保证你去钢七连玩什么400米障碍,800米障碍,那对你就是小儿科。”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出来陈东脑瓜疼啊!

  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前世和军训教官聊天,教官就和他们讲过400米障碍这方面事情。

  虽然陈东自己没练过,但也知道做那玩意儿比跑五公里还累人。

  现在李班副告诉他,练好单兵千米综合作业,玩那些东西就是小儿科。

  那这个什么单兵千米综合作业又得多恐怖,想想都头皮发麻。

  陈东都忍不住给自己来几巴掌,闲的没事问什么训练科目。

  现在知道后,整个人都颓了。

  于是便发生了刚刚那一幕,陈东靠着车厢闭目养神。

  他的确心累了,浑身一点力气没有。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