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再见许三多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是大斗斗 2228 2019.11.23 13:06

  随着驻训时间的推进,有线班的训练负荷也逐渐增加。

  时间半月已过

  他们的训练已经全部参照演习标准展开,因为驻训时间只有两月左右时间,所有班级都在争分夺秒的训练。

  清晨早操绕着小坡上下跑了两圈后,大家赶忙抓紧洗漱。

  由于训练任务紧,现在的作息时间已经修改了很多,原本八点带出训练,现在提前了半小时,基本没有空余时间。

  出完早操基本六点半左右,大家要在一小时内完成洗漱、整理内务、打扫营房帐篷区卫生,最后还要吃早餐,一切的一切都要求所有人加快步伐。

  还是同样的起点,同样的位置,但方向上有了偏差。

  “老何,我们这回要不要换条路线。”

  “哪条路线?”

  “东南方,你懂的。”

  “额……这样不好吧!”

  “怎么不好,你们班目前成绩基本没问题,我都不担心,你担心啥?而且也只是换条路线,训练他们还是能正常展开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按你说的来吧!”

  陈东蹲在一旁,整理着地面装备,偷听着炮二连有线班班长老傅对班长说的话。

  “啧啧,这群班长终于忍不住进村了。”

  心里暗暗偷笑,来到驻训场半月,根据地图,他已经对周边区域了解很多。

  所谓的东南方架设路线就是指驻训场附近村庄,他们去村里肯定想趁机整点好吃的,喝点小酒。

  虽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东南方的终点站就是草原五班,自己不出意外肯定还是架设最后一段线路,到时候自己可以看看期待许久的五班众人。

  现在的架设从昨天开始,已经是按标准架设十公里长线路。

  昨天陈东体验了一回,半条命差点交代到那里。

  自从上次新兵腿好了后,不管怎么跑,第二天睡醒也从未出现酸痛感。但昨天训练完之后,今早起来竟然发现双腿肌肉有些酸疼,骨头也微微有些感觉。

  也不知道是训练强度问题引起的下一次极限,还是野外湿气重,得了老寒腿。

  不管是哪一种,陈东心里都非常沉重,他真的不想体验那种疼痛,太折磨人了。

  今天的训练与往常一样,继续小竞赛。

  说是小竞赛,但通过这些日子的训练看出,只要他们营部正常发挥,对方根本赢不过他们。所以陈东也没太多想法,背上四盘备复线,把装备全部整理好后,等待口令出发。

  标准是十公里长线路,六人架设,很显然陈东和汪健是劳苦命。他们两人负责架设后半段的四公里,剩余六公里其它四位老兵平摊。

  陈东前些日子还好奇问过汪健,同样是老兵,为啥他混的这么差。

  结果他的回答让陈东深感佩服,感情是因为汪健平日不懂节省,喜欢乱花钱,没钱了只好问同班战友借。

  借归借,关键他没钱还,津贴发下来没几天就花个精光,也不知道用到哪了。

  故此班里其他老兵联合决定,他欠的那些钱也不用还了,但往后演习、带新兵等等累活儿全交给他,就当做抵债,他们全当花钱买清闲。

  所以听到这样回答后,陈东都不得不感叹:“原来部队债主的权威这么强。”

  前世都是欠钱是老子,债主是孙子,和这一比,陈东发现这里面人信誉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没赖账。

  各取所需,也不吃亏。

  一阵微风吹过

  老何对了对表:“已经八点了,我们开始吧!”

  “小李,你到时候放完线,回到起点监听电话,我老时间会回来。”

  “好的,班长。”

  班长口令下达后,陈东等人自觉走到起点。

  李班副是第一段路线,他先把一盘线接在起点电话上,其他人也等着他起跑再出发。

  “开始”

  随着班长一声令下,李班副率先起跑,除了第二段的人跑在他前面,其他人都跟在后面。

  陈东也是最近学会的经验,之前他一开始就跑太快,到了后半段是真的受不了。现在学聪明了,反正前半段人线路还没架设好,他们后半段的也不用着急。

  跟在后面别落后太远就行,保存体力,等到接近自己那段时,再卖力往前冲。

  至于老何他们一群班长,悠哉悠哉的步行朝村庄走去,村庄位于第三段线路位置,距离起点六公里处。

  以陈东目前体力,背着五六十斤的负重,跑过五公里之后难免开始大喘气。擦了擦额头汗水,即便清晨挺凉快的,但在这种高强度训练上,汗水不要钱的流。

  更为关键的还是在于身上的四盘被复线,左右各两盘,其中一盘还是装在络车上。

  跑步过程来回晃悠,自己还需要使更大力气调整重心,双脚的负担更重。

  等到最后三公里时候,陈东的脑海基本没什么思绪了。

  就是低着头闷声跑,他觉得抬头都是一种奢侈,实在太累了。

  直到汪健的线路全部放完后,喊停了他,如果没汪健的呼喊声,陈东估计还闷头接着往前跑。

  把线头接好,只不过卸下了一盘线,陈东都觉得仿佛天堂,身体瞬间轻了很多,跑步的力气也得到补充。

  远远望去,已经可以隐约见到草原五班的营房。

  陈东眼睛一直盯着营房,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参照物,继续咬牙坚持着向前冲刺。

  随着一盘被复线放完后,掏出口袋的黑胶布,立马开始接线。

  “还有一点五公里”

  “还有一公里”

  “最后五百米”

  ……

  嘴角低声自语着,陈东奋力的跑着,就剩最后这点距离了。

  最后一盘线放完后,陈东也没注意周围环境,把电话拨通,确定通话线路效果良好后,直接躺在了草地上。

  他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虚脱了,此时此刻,他一点也不想动弹。草地淹没了他的身影,陈东側了下脑袋,透过草地隐约看见不远的两道身影。

  陈东眯了眯眼睛,把眼角的汗水又擦拭了一遍,原来是许三多正趴着据枪,瞄准的方向正是他躺着位置。

  许三多边上也趴着一人,正是五班的班长老马,两人面对面在交谈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正躺在这里。

  “此景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经过漫长的线路架设,脑子一片混沌,迷迷糊糊的。

  陈东拍拍脑袋,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这不就是电视剧中,老马正在和许三多聊五条狗的故事吗?”

  当剧情中的事情发生在他面前,身体深处莫名有了一些动力。

  陈东双手撑着地面,把钢盔络车等一些负重卸在电话旁,枪拿在手上,他打算去和他们打打招呼,准备和新兵连的战友许三多叙叙旧。

  (PS: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明天上推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