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你可真神了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是大斗斗 2103 2019.11.29 15:28

  距离本次驻训结束还有一天,明天就要带回团部大院。

  晚上即将举行会餐,今天是休息日,大家都在清洗衣物,整合器材,做好反营准备。

  营房外的泥路旁,营部“通信三杰”又蹲在那里开始抽烟,这个张天宝提出的称号,当陈东听闻时差点吐血,这都什么二逼的名字!

  两人蹲着抽,陈东则是一屁股坐地上,也没有嫌脏,是他真的连蹲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最后一个月时间,上午架设两组十公里线路,下午就是一直练习新科目——单兵千米综合作业

  晚上还要夜训口令传达,他觉得自己每天第二天还能醒来都不可思议,这种强度训练,即使他现在的身体素质,都觉得吃不消。

  陈东怀疑这种训练强度如果让张天宝参加,一天就能把他练废!也就李大壮的身体素质,可能勉强可以坚持几天。

  在他们通信分队,一直把单兵千米综合作业当做“铁人三项”一般的项目。

  当然这只是形容,形容难度大,体力消耗强,归根一个字就是“累”。

  铁人三项大家都知道,比赛的是技巧和耐力严峻考验,这种艰苦的比赛包括3个部分。

  一般由1.5公里自然河域游泳、40公里自行车和10公里的长跑一起组成。铁人三项比赛的运动员在不同项目之间不能停顿,一项比赛到达终点后就要立即进入下一项比赛的起点。

  而单兵千米综合作业虽然没这么夸张,但也规定在限定时间内,手持20公斤重的两个缠满被复线的络车,连续通过含高墙、铁丝网、独木桥、模拟弹坑、堑壕等的千米障碍,并采用固定攀登、道路架设等方法,完成往返放线、收线任务。

  这一趟下来的体力消耗,和技巧掌握,是那些400米障碍所不能比的。

  就陈东身体素质,做了三趟下来,感觉比背着四盘线,全副武装架设十公里还累人。其中的难度、苦累程度可想而知。

  还好驻训时间已经快结束,这段期间陈东一直以此为支撑的动力,想着再熬一天就回去了,再熬一天就回去了……反复如此,几乎是看着日历过日子。

  今天,也就是最后一天,终于熬出头了。

  在这之前,陈东都没抽一根烟,不是他不想抽,而是实在累的就不想动。除了必要的洗漱、吃饭,其他休息时间基本在床上躺着。

  这个特权也是老何批准,营长默认的。他们都十分清楚,知道这些科目的难度,加上陈东成绩一直都不错,名列前茅,也就没说什么。

  “对了,天宝。”

  “嗯?怎么了东哥?”

  “嘿嘿”

  陈东吸上一口,原本严肃惆怅的表情逐渐变的猥琐、

  “你……你想干嘛?我是正经人,不会从你的。”

  吓得张天宝双手抱着自己,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还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能不能给我老实点。”

  看他这般模样,陈东都忍不住抽了他一下:“驻训前没少坑我,你说明天回去是不是要补偿我一下。”

  张天宝眼珠转溜着,想了想后故意装傻:“啧啧,今天天气很不错嘛。来,东哥再抽根烟。”

  “你少来这套,就说吧!成不成?”

  陈东嘴上这么说,不过手却很诚实,小手一伸,把烟也接了过来。

  “我服了,回去我请客好吧!招待所走一遭。”

  “嘿嘿,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陈东拍了怕他肩膀,顺便给边上李大壮使了个眼神,李大壮还楞了一下,然后也拍拍张天宝肩膀:“谢谢宝哥请客,宝哥威武。”

  “嗯嗯,孺子可教。”

  还别说,别看李大壮有时呆呆的,但在人情世故上,脑子还算灵光,他只是学习能力较弱一些罢了。

  “东哥,你看那边有人,好像是来找我们的。”

  李大壮突然指了指正前方,陈东一看暗暗嘀咕:“他怎么来了。”

  陈东拍了怕他俩,然后站起来跑过去,敬礼喊道:“班长,你咋来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马。

  张天宝他们见是位三期老班长,又和陈东认识,也连忙跟着敬礼喊道:“班长好!”

  老马回礼过后,直接给了他一个熊抱:“陈东,你可真神了。”

  “额?”

  “啥情况?”

  陈东一脸懵逼,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老马看见他一脸疑惑,再瞧瞧旁边还有其他人,把他拉到一旁,小声在耳边说道:“就是那个许三多啊!”

  “许三多怎么了?”

  说起许三多,陈东还是挺关心、挺感兴趣的。

  “他又惹什么麻烦了吗?”

  陈东询问道。

  “哪呢,没有惹麻烦,最近清净的很,班里其他三个老兵也不再啰嗦了。”

  老马说起这个还挺兴奋的,能够稳定班内团结气氛,大家安安稳稳的,他就很满足很高兴了。

  “哦?还有这事儿?怎么回事,赶紧和我说说。”

  陈东一听乐了,总感觉不整点事就有点不像许三多了。拉着老马蹲下,然后给他递根烟,帮着点上火。

  许三多这个人,要陈东说,是个好兵,就是有点费班长。

  “还不是多亏了你!”

  老马蹲下后,又凑近和他说道着。

  张天宝见他们在窃窃私语,也不好打扰,傻站着也尴尬,便拉着李大壮先行离去。

  陈东看了一眼,对着他们点点头,然后继续问道:“我又没干什么。”

  说完后脑子一闪。

  “不会……”

  “他不会真修路了吧?”

  “没错!”

  老马越说越兴奋:“就是修路,还别说,你上次支的招挺好使的。现在他每天就出去找石头,你想想,这大平原的,大多是荒土,哪来石头。”

  “每天他就只能找来一点点,按他那进度,这条路有的是时间修。他有事干,老兵们也不闹腾,挺好。”

  听了老马说的话,陈东不禁问起:“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修的啊!”

  “就月初那几天不是下大雨嘛,他非缠着我说事儿,我就给他下命令修路了。”

  老马也没多想,便回应了一句。

  “……”

  “下雨……”陈东满脸黑线,为什么这个场景听的那么熟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世界修正力?许三多作为天命之子,虽然世界多了一个他,但自己也不知不觉成为了推进他成长的一只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