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熟人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是大斗斗 2046 2019.11.25 10:54

  距离上次前往草原五班已经过去一周,在此期间,班长老何又去了趟村庄,而陈东则顺势又架设线路,去了趟五班。

  有了上次的交流,这次过去受到了热情招待。

  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许三多,陈东也顺道问了下老马,问问上次的事情有没有着落,老马回答没找到合适机会,等他在考虑考虑。

  五班内部的事情陈东也不想过多干预,所以没再追过太多。

  随着训练进度的推进,现在下午的架设任务已经取消。原本计划是上午两趟,下午一趟。现在改为了上午两趟架设,下午训练其他科目——攀登固定

  这个训练科目的目的性很明确,就是要掌握高空作业能力。

  毕竟如果在真实战场上,不可能永远像驻训场这样,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底,河流稀少。所以需要掌握攀登能力,如果遇到河流山谷,可以从两旁的树木中,爬到顶部,从空中架设过去。

  包括遇到铁轨这样的情况也是如此,可以从两边电线杆上架设,不能让线露在地面,这样很危险。

  也是从这个科目开始,陈东终于又学到了一招,他终于发现了一件事情,为什么那些老兵衣服胳膊处都插了一根小小的别针。

  直到自己爬过一回训练用的木杆后,陈东发现了作用。木杆是用树干制作的,而树的毛刺比较多,每次爬完手上都会扎到许许多多木刺,卡在手掌皮肤很难受。

  而小别针的用处就是可以挑,把木刺慢慢从手掌挑出来。虽然也很痛,但总比有木刺卡在皮肤中舒服多了。

  有过被小木刺卡在皮肤的人都知道,木刺用手指是很难抓出来的,然后因为有木刺的存在,你的手碰到其他物品会有疼痛感,即使不动它,也会伴有阵阵刺痛。

  而有线兵的这个训练,一下午不知道要爬多少趟木杆,一下午手上扎个几十道木刺伤痕,那都是很正常事情。

  最初的陈东发现自己是小白脸,下连后变成“黑炭”,等野外驻训之后,手掌的老茧也开始逐渐增加增厚。

  他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两年兵当下来会变成什么样。也还好自己不是在意容颜的人,现在这样反而更像男人,他只是好奇未来的自己罢了。

  新的一天,同一个起点,不同的方位。

  架设完通话线路的陈东,躺在草地晒着太阳,架着腿,十分惬意。

  一小时后观察所会下通知收线,得抓紧这点时间歇息。

  半睡半醒之间,头枕野战电话,虽然有点硬,但比躺在泥土上舒服。

  脖子趟直了睡,哪有“枕头”好使。

  睡了大约半小时样子,地面忽然微微震动起来。

  远远的便听到阵阵轰鸣声

  陈东把用来遮挡阳光的作训帽从脸上拿下,一把放入钢盔内侧,把钢盔重新带上,起身左右张望着:“地震了?”

  只见在北面方向,远远卷起沙土云烟。

  “那是……装甲车?”

  陈东眯着眼睛,他冥冥之中他有种预感,估计是钢七连的人来训练了。

  脑海又回忆了下地图,自己这回架设的方向貌似的确接近钢七连平日训练场所。

  “卧槽,这群人怎么开车的?”

  陈东看了一眼后,赶紧弯腰把电话上的线头拔下,随手卷入络盘,摇起络把收线。

  这群牲口的车竟然朝自己的架线方向开来,如果不及时收线错开身位,按他们的速度,陈东怀疑自己要被撞死。线也有可能要被压断,因为不是真正演习,大家都比较偷懒,并没有把线埋在地底,全都裸露在外的。

  没死在战场,死在战友老司机手上,那就太冤了。

  而打头的那辆指挥车内部,也发生着另样风景。

  一名上尉军官朝司机的后脑扇了一巴掌:“小胡,你怎么引的路,没看见那里有个士兵吗?要不是他躲避及时,恐怕都要被咱们车队压过去。”

  那位名叫小胡的司机一脸委屈:“连长,我也不想啊!他刚刚躺在草地里,根本看不见人。”

  “算了,把车开到边上,去给那位同志道歉,都是一个团的,别让人觉得咱们钢七连就会欺负人,咱们也是讲道理的人。”

  “是,连长!”

  这回还真被陈东猜对了,就是钢七连,而刚刚那位军官也正是高城。

  陈东转移位置后,把线头重新插在电话上,狠狠对地吐了口唾沫:“该死的,欺负我没车啊!”

  “老子前世怎么说也是老司机,高速直奔200码的主!”

  “咦?”

  “我去,怎么还来,没完了。”

  领头的指挥车放慢了速度,径直朝着陈东开来,后面跟着无数辆装甲车,吓得陈东转身又打算转移阵地,刚弯腰觉得不对,车速好像慢了很多,对方应该看到自己了。

  想通了这一点,陈东又故作淡定的站着,打算看看对方想干嘛。

  车辆继续行进,停在了距离陈东五米远左右身位。

  陈东抖着腿,准备好好训斥下对方,问问他们怎么开车的。自己有理,走便天下都不怕,即使是高城也不行!

  可随着车门打开,副驾驶的人走了下来。

  陈东看了一眼,立马怂了。

  规规矩矩跑到他面前,敬礼喊道:“连长好!”

  高城扶了下他的钢盔,仔细一瞧:“哟,是你小子啊!”

  “嘿嘿,是我!”

  陈东摸摸钢盔,等高城真出现在他面前,他还真没胆子耍横。

  随着高城下车,后面的士兵也跟着下来观望。

  有两人走了过来,看了看,也惊讶的喊道:“陈东!你怎么在这?”

  陈东再次对着两人敬礼:“史排长好,伍班长好!”

  史今看了一眼高城,摆摆手:“你可别喊我排长,那是新兵连暂代的。我是七连一排三班班长,喊我史班长就行。”

  “好的,史班长。”

  陈东乐呵呵的回应道,真是熟人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好家伙,前几天刚见了许三多,这下高城、史今、伍六一全来了。再瞧了瞧他们身后,其中一辆战车上站着的还有成才。

  今天要热闹了,陈东招呼着几人坐下,随后便与他们聊起自己的经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