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侠武之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天山小况 惬意山中屋

侠武之道 夜幕毒君 7378 2019.01.12 04:44

  铁木龙看向周围一桌桌上开始坐满了人,脸上露出微笑,回过头看向眼前,道“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些了吧!”

  白素看向铁木龙问道“铁舵主,不瞒你说,我刚刚就看了几眼一幅武学图,以我的定力都差点折了进去,这到底是怎么回~~回事?”

  铁木龙回头认真的想了想,抬头看向白素,道“白女侠,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不瞒你们在,那些武功秘籍都练过,都没有发生过,除非是练功走火入魔,要不然不会有其他问题的。”

  轩涯老人喝着酒低头定睛思考着,白素看向桌上其他的人一眼,回头说道“那真是太奇怪了。”

  铁木龙转身拿起桌上的武功秘籍,回身一堆全部放在了大腿上,拿起一本《少阳真法》,翻开第一页,看完一页后抬头双眼快速看了一眼眼前四人,翻了三页,淡然的快速看了一眼眼前四人,红月不解的看着,铁木龙一想直接合上《少阳真法》,随即低头一本一本的看首页,铁木真很快看到了《小苏功》,右手拿起,然后将其他秘籍放回到了桌上,红月与白素不解的相互看了一眼,铁木龙翻开第一页,认真看着图画和文字,然后一页一页的翻着,翻到了第十五页,铁木龙看着文字双眉紧皱,慢慢双瞳放大,眼神来回文字和图之间动着,铁木龙落在图上,定睛看去,整个人有些呼吸急促,大声说道“来人~~”

  周围的面具人听到了声音,转身看来,再看了看周围的同伴,迟疑不前,铁木龙抬眼看火炉旁没过来,站了起来,轩涯老人也是小惊抬头眼去,铁木龙转身看向四周,武林人士都相继停下手中的筷子看来,铁木龙气愤道“你们还站在那做什么,是没听到本舵主说的话吗?”

  周围众人速速赶来,来到了铁木龙的面前,跪下行礼,铁木龙看向跪下的八人,目光落在了最后倒数从左数第二的双花面具人,说道“大山,你是学过《小苏功》的?”

  大山抬头答道“是!”

  铁木龙看向其他人,冷静说道“你们都起来吧!大山留下。”

  八人都站了起来,铁木龙说道“麻烦你们将此次负责押运的二文叫来,他要是有任何借口,就算是绑来也无所谓,只要是人活着到这儿就行!”

  大山等人听了都震惊了,红月看着心中也是一惊,周围的武林人士听到了逐一放下了手中筷子,向铁木龙看来,铁木龙看都在犹豫,说道“我是舵主,出了什么问题有我负责!”

  二文拿着折扇从刚刚铁木龙出来的走到了石门口,二文单手打开折扇扇着折扇优雅的走了出来,铁木龙转身看去,抓起桌上的秘籍,质问道“二文,这些都是由你负责押运而来的,你跟我解释一下?”

  二文微笑走到铁木龙眼前,合上折扇,看着铁木龙的双眼说道“怎么了,舵主,是有什么问题吗?”

  铁木龙拿出《小苏功》,对大山说道“大山,你先拿去看看。”

  大山一听赶忙走过,双手拿过,退后四步,仔细翻阅起来,铁木空看着二文,继续说道“其余人过来看看桌上有没有学过的,都仔细看一遍。”

  周围的人,二文身后的人看着二文犹豫了下还是都走了过去,围着桌子的很快将桌上的秘籍都分完,二文回神看向铁木龙,自然微笑道“舵主,你这是怎么了?这些秘籍到底怎么了?”

  铁木龙平静下来,坐在桌旁,拿起碗倒了杯茶,说道“二文,先坐下喝口茶再说~”

  二文听了,在铁木龙的右手方向坐了下来,看向铁木龙,铁木龙将倒好的茶推到二文面前,二文点头谢谢后,将折扇合上小心放在左手旁,端起便喝了起来,铁木龙轻轻放下茶壶,端起茶碗也喝了起来。

  红月看着眼前的情况,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身体靠近白素,小声说道“这情况看来是要出事了。”

  白素双眼留意四周,小声答道“现如今怎么想也没有用,我们都在这山中,见一步走一步就是。”

  大山翻到了第十五页,看着文字和图,很快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嘴里小声道“这~~”

  二文表现的平静,抬头问道“大山,怎么了?”

  大山一脸惊疑,来回看着铁木龙和二文,目光留在二文身上,说道“二长老,这《小苏功》,我刚刚看到第十五页,发现有一处不对,改过后这手三阳经,也就是从手沿臂外侧走向头的气就会被阻断,一久就会气血堵塞而死,这不是我练过的版本。”

  荷花面具人说道“我这在第十二页和第十八页,若按照这上面的练,肯定会引起胸腹痛和头晕两种现象!”

  站在二文身后的双花面具人紧张说道“我这个更为严重,要是谁一直练下去,整个人至少会引起身上五处致命穴,最后内力乱冲,暴血而亡。”

  铁木龙喝了一口,轻轻放下茶碗,百步扬看去,铁木龙看着桌上的手握着的茶碗,说道“二文,我再问你一遍在路上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百步扬看向了二文,二文冷静的看着眼前桌上,说道“在路上的确发生过一点小事,但是很快就解决了。”二文微笑着转头看向铁木龙,道“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要说出来。”

  铁木龙转头问道“是什么小事?”

  两人四目相对,二文微笑说道“我们在经过一片河流时要过木桥,过了一半,突然遇到一帮山贼,他们拼了命的将这马车上的箱子推向河中,不过他们中混入了三位顶尖高手,也因此很快分散了我们注意力,将秘籍大概有一半推了河中,等捞上来时很多都邹邹的,于是我们只能加快速度赶到这里,后来也没有发生什么,赶到这里我们立即将湿透的秘籍重新做了一份,然后将之前的都焚烧了。”

  铁木龙说道“可是《小苏功》字迹并不是刚摘抄不久的?这你怎么~给我说一下?”

  二文回头吐出一口气,开玩笑说道“舵主,这我怎么会知道,可能是之前就有人调换过,毕竟一直放着,像尚东来的人其实之前都是自己人,之后被他带走了一些重要的精英,我们都带着面具,也许早混在其中也说不定啊!”二文想了想,道“又或许我们之前在河流时被人偷梁换柱了。”

  铁木龙有些生气,道“你这是要把所有责任都推脱了,是吗?”

  二文笑了笑,道“舵主,你这样说我就冤枉了,我这是给你在分析可能发生的情况,毕竟首先这些武功秘籍我们放在阁中已经有好多都是许久未动,这要是尚东来的人做个手脚,偷梁换柱后放在同一的位置上,我们也不可能发觉的,虽然在押运过程中出现了小问题,这是我的责任,我是绝对不会推脱的。”

  铁木龙笑了笑,抬头看向眼前四周,说道“吩咐下去,除了负责照看远道而来的贵客的和安全护卫的,其他所有人将所有的秘籍进行检验,修正,要是没有练过的相互沟通,都没练过的那收来交给我,现在立刻执行!”

  众面具人接令,然后奔向石室,铁木龙看向二文,道“二长老,你也去帮忙吧!我这边交代一下就过去了。”

  二文微笑站起,拿起折扇,张开折扇,便自在走向了石室。

  红月看二文走远,小声的鄙视道“这么冷的地方,扇扇子不冷吗?”

  白素听了忍不住笑了,回头看向红月,道“说不定人家此时内心在燥热。”

  红月双眼看向白素,有点好奇的问道“干嘛要燥热?”

  铁木龙低头看向二文消失的背影,脸露不定,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转身看向百步扬桌,抬头看向眼前各处在小声议论的武林人士,抱拳道“诸位,真是很抱歉,这次是我们的问题,请大家在这稍安会,大家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开口,等弄完了,我们一定全力教会大家你们所想学的高深武功。”

  百步扬心中在掂量,听着周围的议论声音,双眼看向铁木龙,微笑道“那就有劳铁舵主了。”

  周围的人都相继看向百步扬,铁木龙看向百步扬,道“谢谢!”然后给周围的四面行礼,放下手转身走向石室。

  铁木龙走进了石室,周围的武林人士有些按耐不住,走向了百步扬桌一个个问题接着一个,百步扬听得有些烦了,直接假装醉酒趴在桌上,围上的看了个个脸露不解,只好无功而返回到座位上,其中不乏时不时看着百步扬的方向,回头吃着酒菜。

  白素双眼看了看眼前,一切都变得正常了,微笑看向百步扬,小声说道“百前辈,你就别装了,他们都回去了。”

  轩涯老人一脸酒意,看百步扬没动静,突然有了小小的呼声,笑了笑,抬头看向二女,道“别管他,他是真喝醉了!”

  红月惊讶的看着百步扬,再看了看桌下的空酒坛,回头说道“你们两个老鬼还真是能喝,你怎么还不倒啊!”

  轩涯老人打起了酒嗝,笑了笑道“看来是我赢了啊!我暂时还不能倒”说着又看了一眼百步扬,双手搭在桌上,看着二女,小声道“这个时候我二人不能都倒,出了事没法收场。”

  白素脸露认真,凑上去小声问道“轩涯前辈,你是发觉了什么吗?”

  轩涯老人拿起酒坛喝了一口,放下酒坛后,看着二女,小声道“那个二长老我看就是个有问题的人?”

  红月看着二人,小声抢答道“我觉得也是~”

  白素看着二人,想了下后答道“他虽然表面显得很是平静,而且内心也没有心跳加速的迹象,但是他的确让我觉得有哪里不对的地方,可是一时间就是猜不出哪里有问题?”

  轩涯老人看着桌上的菜说道“先静观其变!”

  二文认真比对着文字和图,大山认真的研究拳谱,手中拿着毛笔,铁木龙认真的看着剑谱。

  袁月看着油滴滴的烤猪,高兴道“烤好了,你们就准备吃吧!”

  刘奕菲立刻睁开双眼,一脸早已忍耐不住,闻着烤肉的香味,赶忙来到了大叶旁看着烤猪,袁月用干净的匕首将烤猪一一划切开,取出骨头,一切弄好后,袁月收好匕首,转身看向三人,说道“现在可以吃了。”

  刘奕菲立刻回头,伸手直接拿起一块腹肉吃了起来,林宇看了,微微一笑,走过去,弯下腰伸手用叶子包裹住拿起了后腿肉,放在嘴边吃了起来。

  袁月发觉乐清彤没有过来,转过身寻找看去,一看乐清彤一个人坐靠在门口位置看着烤猪有些流口水的样子,转身用叶子包住另外一只后腿,站起走到了乐清彤面前,乐清彤抬头一看,双眼看了一眼后腿,咽了下口水,抬眼说道“这是~~”

  袁月将后腿递近了些,说道“给你的~”

  乐清彤立刻伸出左手接过,微笑道“谢谢~”

  袁月坐在了乐清彤旁边,乐清彤吃了两口,抬起头眼神留意到了,转头看了看,脸露疑问问道“你怎么不吃~”

  袁月手上玩弄树叶,听到了乐清彤的问候,有些不自然的转头看去,微笑道“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吃就好!”

  乐清彤眼神看向别处想了想,点点头,转头继续看向袁月说道“我想起来了,那我就先吃了。”

  袁月微笑点点头,说道“嗯嗯,吃吧!”

  乐清彤回头看着后腿,脸露笑容,放到嘴边继续吃了起来,林宇专注吃着,刘奕菲坐在一旁也在开心的吃着。

  林宇吃完,伸手拿起身边的水壶袋站起走了出去,袁月看了站起跟着走了出去,林宇站到一处坡,打开水壶袋,举起喝了一口,在嘴里漱了漱后,低头吐在坡下。袁月露出笑容,然后走了过去,林宇听到身后的动静,擦了擦嘴边,盖上水壶盖,转身看去,微笑道“今天真是有幸品尝到袁公子的手艺,虽然调料不全”林宇抬头看着眼前的树林,回头微笑说道“在这野岭中能吃到这么美味的烤猪,真是太不容易了。”

  袁月开心的笑了笑,道“能得到林大侠的认可那才是真的不容易。”袁月抱拳,继续微笑说道“应该说是我袁月的荣幸!”

  林宇微笑着走向袁月,在袁月左身旁停下,转头说道“好了,快回去吧!”林宇双眼看向四周说道“站在外面容易暴露我们的位置。”说完便先直接走向屋子。

  袁月看了看四周,发觉没有异样,便转身走向了屋子。袁月抬脚进了屋子,抬头一看刘奕菲二女依然在吃着,林宇开心的转头看向袁月说道“袁公子,你看看,她们两个还真比我还能吃~~”

  袁月笑了笑,回头看向林宇道“能吃是福,而且她们两个竟然这么吃也没啥问题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乐清彤一听立刻假装生气转头看向袁月,袁月低头一看,开玩笑说道“你这嘴里还叼着一块肉,你是有多饿啊!”

  乐清彤另外一只手拿起猪肉,站了起来,嘴里嚼着,假装生气说道“怎么了,我能吃~”乐清彤一想,继续说道“这只野猪是我打的,难道我不能多吃吗?”

  袁月假装心虚,赶忙伸出双手在胸前挥动,并立即说道“当然可以,你必须多吃,多吃,下次打猎还得指望你呢?”

  刘奕菲站起,双眼盯着袁月,道“吃个东西还这么多事,我们又不是普通百姓,习武之人不吃饱怎么做事,这吃多吃少,非要按照男女之别定论吗?”说完也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林宇。

  林宇没了笑容,看了一眼脚下坐了下来。袁月随地坐下,然后看向二女,说道“晚饭的事就全部都包在我身上。”

  林宇低着头一听,赶忙抬头看向三人,目光落在袁月身上,微笑道“袁公子,到时叫上我,我们一起,这样能打得多点。”

  刘奕菲当即听出了其意,俏皮道“林大哥,你~”

  林宇舒心的笑了起来,袁月看着乐清彤在笑,心中想:这当杀手的能表演成这样,当真是高级别的杀手,要不是知道你的身份,我还错以为是哪家富贵人家的小姐,亭亭玉立,活生生的一副美人的标准。

  乐清彤转头看向袁月,一看袁月在盯着自己看,刚想说什么,想想还是算了,便转身没有理会,袁月见状心中感到有点奇怪,但看乐清彤没说什么便不想,转头看向了林宇与刘奕菲。

  天山,白雪皑皑,大雪飘飞,石室中,几个火炉在熊熊燃烧着,坐在桌旁众武林高手齐齐看向对面的石室,其中有些按耐不住,开始小声的交头接耳,红月看百步扬还在趴着,听周围的骚动声,显得有点着急,转头看向百步扬,对白素小声道“这~~老酒鬼还在趴着,都这么久了,中间动作都没有换过?”

  白素看向百步扬,无奈摇头的笑了笑,道“别管他了,我们在就好了。”

  轩涯老人自在的喝着茶,放下茶碗,看了一眼百步扬,说道“反正他们都没有弄好,既然目前没其他情况,就让他多睡会吧!”

  红月来回看着轩涯老人和百步扬,心中起了疑问,道“轩涯老头,你们两个老鬼喝酒谁比较厉害些?”

  轩涯老人刚想说,百步扬举起了右手趴在桌上说道“当然是我了!”

  红月与白素吓了一跳,两女互看了一眼,红月赶忙左手轻轻安抚胸口,轩涯老人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离嘴后,悠然说说道“醒了就别再装了。”

  百步扬坐了起来,张开双手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白素低眼一看百步扬眼前的茶碗已经凉凉,伸出右手拿过碗将茶倒在地上,重新倒了一碗递到百步扬的面前,百步扬一看,抬头微笑说道“谢谢!”

  百步扬端起茶碗轻轻的吹了吹,喝了一口,放下碗看向石室方向,问道“还没好啊!”

  轩涯老人看着石室方向说道“别看他们这么多人,你要想想他们要把所有的秘籍都要查阅一遍,哪有那么快?”

  百步扬叹了一口气,低下头道“看来这次我们的任务有些难了噢!”百步扬听到了四周的动静声,转回身看去,然后说道“大家都还是稍安勿躁,毕竟他们所有人都在帮大家在检验,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的,我们不能因为这个而让别人觉得少了礼节!你们觉得呢?”

  武林人士彼此相相而看,杨天麟站起对百步扬抱拳道“嗯,百前辈说的没错。”说完抱拳一一面向众人,继续说道“各位武林好友,你们觉得呢?”

  一番小躁乱后,所有人很快达成一致。

  袁月与林宇慢步走在树林中,两人随意四处看着,袁月找得有点气馁,双手叉腰,有些无采的说道“林大侠,这块林子貌似一直猎物少的可怜,我当时抓一只野兔子可费了不少时间?也不知道乐姑娘怎么抓到野猪的?”

  林宇看着四周,放缓脚步,道“难道这一代有猛兽出没,否则怎么少的可怜?”

  袁月停下转身看去,道“那我们是要去远一些的地方看看?”

  林宇回头看向袁月说道“再强的猛兽,也有目不暇接的时候,漏网之鱼也就少不了,反正我们也没有事做,那就随便看看,随便~聊聊?”说完露出笑容。

  袁月笑了笑,道“想起我们之前最后一次见面,没想到林大侠跟白女侠曾经的金童玉女终究还是走到一起,对于武林来说,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啊!”

  林宇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低下头很快抬起头说道“那一次也让我看到了曾经的采花公子浪子回头,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心甘情愿求人,这也可是极为难得的事?”

  袁月幸福的微笑,两人互看一眼,看着对方,忍不住,忍不住,立刻转头看向别处高兴的笑了起来。

  黄凡搀扶着龙城慢步走出屋外,看向天山的方向,黄凡说道“三哥,他们此刻早就进了天山中,我们不用担心他们的?”

  龙城脸露些担忧,转头看向黄凡,微笑道“凡凡,现在的我们,担忧也没有用,只希望他们都能安全下山。”

  黄凡脸露歉意,低下了头,龙城伸手轻轻抚摸黄凡的头,微笑说道“这事不要再想了,三哥既然要保护好你,就没在乎会变成现在的自己。而且三哥也累了,正好可以提前好好休息,我四弟和三姐现在正好成家也有了孩子,我早想去看看她们。”

  黄凡看向龙城的胸前位置,想了想,抬头说道“这事听四哥说过。”黄凡露出笑容,道“要不我们这次等四哥下山,我们一起过去去看看她们,好不好?”

  龙城听了,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但突然一想,笑容散去,道“凡凡,你打算放弃了之前一直坚持的吗?”

  黄凡听了犹豫了下,看向别处,尬笑起来,道“以前的事是以前,是凡凡不懂事?”黄凡看向龙城,露出微笑道“不过经过这次这件事我真正的长大了,藏剑山庄一战,爷爷的去世,临终前嘱托让我好好活下去,所以我一定不能辜负爷爷,一定要好好活着,做自己能做的事,不再逞强了!”

  龙城欣慰的看着黄凡,道“你真的想通了,三哥也就放心了。那好,等四弟下山,我们一起去看看,好好待在那玩一些时间。”

  黄凡看着龙城开心的直点点头,看向龙城的伤口位置,回神说道“三哥,我们快回去吧,这下着大雪,而且你也是有伤刚醒,待久对伤恢复也不好。”

  龙城微笑点头,黄凡搀扶着龙城小心转身一步一步向屋走去。

  山间屋中,刘奕菲盘坐,睁开眼看向屋外,天已经快快渐黑,乐清彤坐在了屋门口时不时看着屋外,刘奕菲转眼看去,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乐清彤听到了立刻看向了刘奕菲,露出笑容道“没事没事!想问下你~每次入定的时候都会这样吗?”

  刘奕菲微笑说道“有时会有时不会。”

  乐清彤半懂半不懂的点点头,继续问道“刘女侠,你这是在练什么内功啊!这冷真不是一般的冷?”

  刘奕菲笑着说道“这套内功是我师父传授于我,不是我这种类型的体质根本是练不了的。”

  乐清彤微笑着点点头,答道“噢~我明白了!”

  刘奕菲看向屋外,问道“他们两个还没有回来吗?”

  乐清彤摇摇头,道“还没有,我刚刚在这附近转了一圈回来”乐清彤看着刘奕菲,脸露疑惑,弱弱问道“难道我出去的时候,回来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吗?”

  刘奕菲笑了笑,摇摇头道“不知道!”

  乐清彤看刘奕菲微笑的看来,脸上露出有些尴尬,笑了笑,刘奕菲笑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乐清彤赶忙摇头,想了下。道“没~没什么,只是觉得要是那样,在没有人给你护法的情况下,那样会很危险。”乐清彤快速一想,道“不过像刘女侠这样的情况,就算没人,应该也没多少人敢靠近,刘女侠你的内功和体质真的跟别人有很大的不一样呢?”

  刘奕菲听了露出难过之情,低下了头,犹豫了会说道,“正所谓凡事都有两面性,像我这样的,可能就不能跟正常人那样,成家生子,孤独终老是成了最好的归宿了。”说完无奈的笑了笑。

  乐清彤看着刘奕菲,脑中思考着,脸露同情之情,关心问道“你这种体质是天生的吗?不过成家不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啊!如果你可以看得开些,可以去领养一个小男孩或者小女孩,毕竟不管是因为战乱还是有杀人的地方,都会有很多孤儿的。”

  刘奕菲微笑看着乐清彤,道“从你出现在我们面前到现在,你的表现和想法完全不像一个杀手的姿态,你真的是完颜少脉手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