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我来自泽塔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方家人的计划

我来自泽塔星 过云轩 2119 2019.11.10 12:00

  这是个繁忙的夜晚。

  在方家的另一处宅院,方家二房方杰的住宅里。“方翊”这名字也一再被提及。

  因为白天方老太爷的话引起的震动波,还未平息。

  二房的人,除了远在非洲的方竞霖,都聚集在一个厅里。

  作为二房的掌权人物,方杰和方浩坐在上首的沙发,其他人成扇形围坐成一圈。

  “你们说说,对今天这事的看法?”方杰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问。

  “就是曾爷爷开始培养方翊这个阿斗了呗!”方竞武不屑地回答,这么明显的事还用问吗?

  “那你觉得这事对我们是好还是坏?”方杰点点头,继续问话,声音平淡,就像课堂老师对学生提问一样。

  “当然是坏事了。这还用说,赛车谷,那么大一块资产就这样被挖走了。所以,我们得干点什么。”方竞武没好气的答。

  “嗯?那你想干点什么呢?”方杰的声音提高了一点,好像儿子的回答勾起了他一点儿兴趣。

  “我,我……”方竞武一时语塞。难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被爸爸知道?

  “你们都不喜欢方翊,这我们也都清楚,我们也不喜欢他。”方杰点点头,然后像是课堂上的教授帮学生做启发性思维一样,继续发问“你们觉得,按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你觉得最坏的情况会是什么?”

  “总有一天,方家的资产,大部分都被他继承了,甚至是所有的资产。反正曾爷爷一直最喜欢他。”回答的依旧是方竞武,他觉得这是太明显的事。

  “所有的,应该不会,但大部分是极有可能的。曾爷爷肯定不可能将资产平分成三份,每房一份,或者按照人数,平分给我们。”方浩的女儿方竞琪也开了口。

  “当然不会平分三房,那样的话,你们这么多年就都嫉妒错了人,应该嫉妒大房的竞航堂哥才对。”方杰点点头,他身边的方浩一直都没开口,只是脸色暗沉地坐着。

  “如果按人数平分,那是再公平没有了,可惜,也不大可能。”方杰遗憾地摇摇头。“三房拿大半,我们和大房拿小部分,这倒是很有可能。不过,这并不是我们会遇到最坏的情况。”

  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在座的人不由都心神一凛。

  “你们慢慢都长大了,我和浩叔叔觉得可以跟你们讨论一些事情了,以免你们再做错事。”方杰坐直了身子,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三个小辈。

  “自从你们曾爷爷过百岁寿诞宣布退休以来,我和你们浩叔叔一直在努力打理公司业务,希望能得到老人家的认可,可惜效果并不是很好。

  其实你们曾爷爷一直就宠爱三房,我们都习惯了,即使是将三分之二的家产分给他们,我们也觉得再正常不过。

  我们最担心的事是,你们曾爷爷确认了三房的人——从父亲到儿子都不是接班的料,失望之下把所有的资产都投到了信托基金里,然后我们都只能每月领生活费。

  或者,方翊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曾爷爷伤心失望之余干脆将财产都捐赠了出去。

  虽然我们的基本生活不会成问题,可是拥有方氏集团的管理决策权的人和领生活费过活的富家少爷,其社会地位是不一样的。“

  听到此处,方竞武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口中发出了喃喃声:“我,我没想过还可能会这样……”

  他哥哥方竞威拍了拍他的背,没说话。

  “我们以前都没有跟你们说这些,是觉得你们还小,现在觉得还是让你们知道一点更好,免得冲动做错了事。”方杰说完看了沉默的方浩一眼,然后又盯着小儿子说:“不要老去想一些蠢办法。”

  “我,我没有,我只是想让他比赛那天拉个肚子,出个丑……”方竞武扛不住父亲的注视,忍不住开口辩解。

  “以后别再想这些没用的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些事自然有我们大人考虑。”方杰说完,将三个小辈给打发了出去。

  剩下两对夫妻,坐着相互默默注视了一会儿。

  “大哥,你是想着这段时间要好好扶持这位方翊少爷?”方浩终于开了金口。

  “我是这样想的,最好能让老人家认为方翊是个商业人才,有能力继承家业,并发扬光大。如果能让方翊信任我们就更好了。”

  方浩沉着脸点点头。

  “二弟,我们已经在家族里打拼了二十几年,有经验,有人脉,有自己的人手,难道还糊弄不了一个小孩?若真有一天,方翊继承了大半产业,我们也可以一点一点将业务转移,掏空这个方氏,另立门户。”方杰继续劝慰道。

  “我也明白。只是想到竞霖……”方浩阴沉的脸色添了一份伤痛。他的太太在边上更是面露戚容。

  “没事,让他在那边锻炼一下,过两年回来就成熟稳重了,这样以后才能担起家业。”方杰安慰弟弟和弟媳,话刚说完又想起什么,“竞霖是从哪里知道这个麦角菌的?你问过吗?”

  “他只说是在网上看到的。”

  “真是这样?这并不是这个年代常见……”方杰追问了一句。

  方浩点点头,表示明白,“我当时也追问了,他想了很久,才想起,最早听到麦角菌这个名字,是有一次他去竞航的‘乐食城’,竞航正在库房盘点,发现有一些燕麦保管不善,已经长了霉菌,就叫人拿去扔了,说是万一长麦角菌,可是会吃死人的。”

  “竞霖听到,就问麦角菌是什么,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竞航就给他讲了中世纪女巫魔药的故事,说那时,麦角菌曾在中世纪欧洲引起过所谓的‘传染病’,有上千万人死亡,许多妇女流产,大家认为是女巫给人下了魔药,后来导致塞勒姆女巫审判案的发生。

  竞霖当时觉得那年代的人怎么那么愚昧,就记住了。”

  “哦,”方杰听了陷入沉思。巧合也就算了,若是有心,那这个平时看着温和、跟兔子一样无害的侄子,心机实在太厉害了。

  “哥,你是觉得?”方浩看着哥哥。

  “这个现在没法判断。不过,还是让孩子们离竞航稍微远点吧。他们平时被我们保护得太好,都太单纯了。”方杰摇摇头,叹了口气,然后转了个话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