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我来自泽塔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松下四童子

我来自泽塔星 过云轩 2173 2019.11.22 19:30

  周末看着方颐明显的女主人做派,不由会心一笑。

  金哲哥哥离开十几年了,如今回来身边有个美娇娘也是正常的事。而且这个方颐漂亮得很有个性!她也喜欢。

  她又看看弥逸,噢,方颐,方翊,应该是姐弟了,方家人取名也真够懒的!跟自己父亲有一拼!

  正想着,门口又传来一个爽朗的男声:“恭喜恭喜,金哲,你总算回来了!”

  室内的弥逸、弥尔、方颐面面相觑,他们没邀请客人啊!

  只见那周末像小鸟归巢一般飞了过去:“程阅哥哥,你来啦!”

  哦,原来是那个总是爬树掏鸟蛋、挖土找虫子、下水摸螃蟹,然后来讨好小丫头的程阅啊!弥尔在心里念道。

  走进来一个笑容开朗的年轻男子,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大红包,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周末的头:“末末都来了,我怎么能不来?”然后跟周末肩并肩走过来,状态亲密和谐。

  “金哲,欢迎回来!恭祝乔迁之喜!”他走到弥尔面前,好像没看到他是坐在轮椅上一样,面色如常,将手中的红包递了过去:“昨天晚上,末末才告诉我的,来不及准备东西,就给你写了一副对联,可以贴门上。”

  “谢谢!”弥尔一只手接过红包,递给了方颐。方颐将它接过去,展开,是两张长条形的红纸,上面有黑色的大字。

  “华厅集瑞,旭日临门”

  “好字!谢谢!我去贴起来。”方颐说道。她好像也听说到过,乔迁有这么个习俗,只是传统的习俗太多,她也没办法全都一一照办。

  “我跟你一起,程阅哥哥的字可是很受欢迎的。”周末也跟着走过去。

  “谢谢赞赏!”程阅看了方颐一眼,眼里滑过一丝欣赏,一个跟周末完全不同类型的姑娘。又回头,看着弥尔,给他伸了一个大拇指。

  弥尔眼神打了个问号。

  “夸你呢!有这么一个帅,优秀的女朋友!想不到,我们松下四童子,反倒是你这个冷心冷面的家伙,最早摆脱单身!”

  “松下四童子?”弥尔又问了声。他在日记里好像没看到过这词。

  “哦,这是周叔叔说的。你搬家后,周叔叔总是在那亭子里感叹,他最好的学生走了,松下四童子只留其三,要么顽劣不堪,要么无心诗词,他的所学没人继承衣钵了。”程阅哈哈笑道。

  笑毕,又生感叹。

  “你这小子,当年那么认真听周叔叔掉书袋,以为你以后会成为一个像周叔叔一样的文人,只是更严肃古板些。不料你后来的生活倒是完全变了个样,够精彩够刺激!”

  “过些日子,你去我那儿上个节目,肯定会被我的观众追捧!”

  弥逸坐在一旁,看着程阅和弥尔谈笑风生,却看都没看自己。又听门口那边传来女孩低低的说话声。

  “嗯,你才二十?那我比你大,你该叫我姐姐!”这是周末的声音,听起来像刚捡了一磅肉的狐狸一样欢快和得意。

  “还是叫名字吧!”这是方颐的声音,听着像是被压制的手下败将。

  咳,真没想到,方颐的战斗力这么差!三下两下就被周末收拾了!白长那么高个!亏自己对她报以厚望!

  他失望地伸手拿了一块曲奇,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嗯,香、酥、脆,好吃!

  然后再咬一口,再来一个……

  这时方颐和周末回到厅里,方颐很快就发现盒子空了一半。

  “方翊!你——”剑眉一挑,正想开口,又想起曾经看到的一条习俗,说是乔迁这天,不可以生气、不可以发怒、不可以骂人说不好听的话。马上又换了一副口吻,“看来末末送来的点心很好吃!”

  在座的三位男士都点点头。

  “都是安娜做的。”周末也点点头。可惜这时安娜已经去厨房帮忙准备午餐,没听到赞美,要不然一定会高兴得眨着圆眼睛说谢谢。

  方颐正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一声欢呼:“维楠哥哥,你来了!”

  “末末,你已经来了!程阅你也到了。”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方翊觉得这个声音很是耳熟,只是没有印象中的冷漠,反而充满了人情味。

  转头看到一身便装的徐维楠,走了进来。

  也许是他今天没有穿那身雪白的医生服,也许是他手中还提着一个花篮,也许是他现在心情很好,反正,弥逸觉得他今天一点儿都不像他见过的徐医生。

  那位徐医生是冷面冷心的人,就像南极的冰山,等着游人不远万里去瞻仰,怎么可能拎个可笑的花篮跑出来串门呢?

  徐维楠径直来到弥尔身边,跟程阅一样好像没看到弥尔是坐在轮椅上,一只手和脚打着石膏,开口就是:“欢迎回来,恭喜迁居!”然后将花篮放在桌上。

  “难得啊,徐医生今天居然翘班!”旁边的程阅笑着对弥尔说:“还是你的面子大呀,前些天我比赛,他都不来给我加油。再早些天,我生日,他也只打个电话。什么花篮、礼物更是想都别想。”

  “他都十几年没回来了,当然不一样。你我总是常能见的,礼物你早就收够了。”徐维楠微微笑了一下。

  这道理其实就跟开同学会一般,毕业数年甚至十几年,第一次召开同学会,大家想必是踊跃参加的。之后来的人数就年年递减。

  周末帮他们做介绍。

  “维楠哥哥,这是方颐和她弟弟方翊。”说完才想起徐维楠可能比自己更熟悉他们。

  徐维楠跟方翊点了下头就算打过招呼,然后对方颐礼貌地说:“方小姐。”

  “徐医生。”

  这一刹那,弥逸觉得徐医生又变成了自己印象中的徐医生。而自己的姐姐方颐也恢复了冷酷美少年的形象。

  然后,作为临时“女主人”方颐当然要去安排怎么招待客人用餐的各项事宜。只剩下弥逸孤单地坐在一旁听“松下四童子”聊天,倍感无聊。

  “你这次回来一定常住了吧,周叔叔知道一定很高兴。”程阅的话里还带点酸意,想来当年也曾被碾压过,“不过,你现在还有兴趣读诗吗?”

  “我昨天告诉爸爸了,爸爸说明天来看你。”周末对弥尔说。

  “应该是我去拜访。”即使弥尔身为外星人,也知道一些通用的礼仪,尊敬长辈,这在泽塔星也是通行的。

  “周叔叔又可以在大松树下重开他的诗词课,一定非常开心……”

  “……”

  “隐形人”弥逸只好将手又伸向了点心盒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