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泠沧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回 结怨

泠沧传 不会写作的影子 2148 2021.11.25 19:49

  “苏长风!!”一声怒喝从远处传来。

  接着,一匹良马停在苏父的身前,而这马上的人,正是江家家主江嗔和他那小儿子江鳄,此次前来,并非为了别的事,正是为了江鳄受伤一事。

  “江兄!好巧好巧,你来得正好!苏某正打算前去江府呢。没想到你竟亲自来了。”

  江嗔下马,不屑的看了苏长风一眼。

  “废话少说,苏长风,我此次前来想必你也清楚,江某来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讨个说法。”接着,江嗔把江鳄推到了苏长风的跟前。

  “看看!看你家里人把我我鳄儿打成什么样子了!”江嗔说道。

  苏长风蹲下身来,仔细的打量着江鳄,他看到江鳄受伤并非严重,只是一些轻微的皮外伤,确实昨晚泠沧也没有对江鳄动手。

  “这……我看着这也没多大的伤啊?”苏长风笑了笑。

  “苏长风!我儿子可没受过这种委屈!平时我都不舍得打他,没想到竟然让苏泠沧动了手!”江嗔说。

  “江兄,莫生气。泠沧动手,确实他的不对,我先替泠沧和鳄儿道个歉。”

  “苏长风,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要的,是苏泠沧,把他交出来,这事我们就算了。”江嗔说。

  “泠沧?泠沧不在。他已经离开苏家了。”苏长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在?不在他能去哪?你说离开苏家,是什么意思?”江嗔问道。

  “婉莹告诉我,她已经把泠沧逐出苏家了。”

  “逐出苏家?!少骗我了!如果不想我们两家关系破裂,就赶快把他交给我!”

  “江兄,不是苏某不想交给你,泠沧确实是被逐出苏家了,他不在。倘若不信,可以进门去搜,如果真的在,泠沧任你处置!”苏长风说道。

  看到苏长风态度,如此肯定,江嗔也便信了。

  “好,既然苏兄这么说,那我也就不必进门了,但是,我鳄儿这冤枉气,我可咽不下。”江嗔拍了拍苏长风的肩膀。

  “江兄,事出必有因,我听锦儿说,怎么是鳄儿先动的手呢?”苏长风推开了江嗔的手。

  “一派胡言,我鳄儿怎么会先动手?好啊,苏锦儿现在都会说谎了,你跟婉莹这当爹娘的可真不称职啊!”江嗔嘲笑道。

  “江嗔,我还想问你,我锦儿受了如此之重的伤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江鳄就这点皮外伤,你是怎么好意思过来找我讨要说法!”苏长风朝江嗔说到。

  “苏锦儿受伤管我鳄儿何干!”

  “就是江鳄!”

  这时候,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泠沧!”

  “苏泠沧!”

  苏长风和江嗔一同被震惊了。

  “好啊,苏泠沧,我还正愁找不到你,现在好了,跟我回江家!”

  “泠沧,你怎么来了?你去哪了!”苏长风焦急的问道。

  泠沧看了看苏长风,而后用手指着江鳄说到:“就是他,那天晚上我和锦儿姐姐回家,在南边的一条小路上,江鳄带着一群孩子把我和锦儿姐姐围住,江鳄想好非礼锦儿姐姐,锦儿姐姐不肯,江鳄便打了锦儿姐姐!”

  “一派胡言!”听到苏泠沧说这些,江嗔的老脸也是不知道往哪里搁。

  “什么!泠沧,你说的可是真的?!”苏长风瞪大了眼睛问道。

  “泠沧不敢有半点谎话!”

  “鳄儿!他说的可是真的?”江嗔看着江鳄问道。

  “不…..不是,他说谎!”这时候的江鳄又装作可怜无辜的模样。

  “我没有!”凌晨朝江鳄喊道。

  “胆子不小!敢吼鳄儿”江嗔一脚便把泠沧踹倒在了地。

  “江嗔!你干什么!”苏长风连忙扶起泠沧。

  “泠沧,你快回屋!”

  “就…..就是江鳄,我…..我没有说谎。”江嗔这一脚可把泠沧踢的不行。

  “江嗔!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做事情为何要到如此地步!我苏家的事不需要外人来干涉!”苏长风朝江嗔喊道。

  “苏长风!你不要忘了,你苏家是怎么一步一步爬起来的!倘若没有我江家,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鬼混呢!你看你穿的这一身丝绸,没有我,你哪来的这些!”江嗔一把抓起苏长风的衣领。

  “江嗔!你真的够了!”

  说罢,苏长风手一挥便将江嗔推开。

  “好啊!苏长风,敢和我动手!”

  “江嗔,你伤我苏家人,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哈哈啊哈!我大言不惭!整个坞镇,谁不知道你苏长风为了荣华富贵把女儿嫁了出去!”江嗔笑道。

  “你!”

  “说到你心里去了?没有苏月,你现在什么都不是!”江嗔继续说道。

  “现在好了,狼崽子熟了,反咬我一口!”

  “江嗔!你不要血口喷人!”苏长风说。

  “我血口喷人?可笑!苏长风,别的我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把苏泠沧交给我!”说罢,江嗔朝泠沧走来。

  “你休想!泠沧的事我会管,不需要你来管!赶快离开!”

  苏长风立马挡在了泠沧的身前,对泠沧说:“快回去。”

  泠沧看了看苏长风,点了点头,便跑回了府里。

  “苏长风,我看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江嗔,你若执意如此,也不要怪我不客气!”

  “好!”

  说罢,江嗔拔出宝剑,一到光瞬间致盲了苏长风,苏长风向后一撤,躲过了这一剑。随后一把扇子从袖口中滑出,苏长风开扇,三枚银针朝江嗔飞去,江嗔见此,旋转宝剑将那三枚银针弹开。

  虽说苏长风并非从小习武,但是苏家有一绝学,便是这藏扇针,当此招练至出神入化之境时,便可杀人于无形之中。

  “苏长风,你这是存心和我过不去!”江嗔说道。

  “江嗔,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动手在先!”

  这时候,听到打斗声的的人们也纷纷围了上来,同时也在议论着。

  “这个江家可真是坏事做尽了,连亲家都要杀,恐怕下一步,都想当帝王了!”

  “是啊是啊。”

  “这苏长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苏家把女儿给卖出去了”

  大街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苏长风,你武功进步不小啊!今日我带不走苏泠沧,很快,我就会把他带走!”江嗔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为了江家的声誉,便不再和苏长风打下去。

  “好!江嗔,苏某在此等候!”

  “哼!到时候,就不会同你好好说话了!驾!”

  说完,江嗔便带着江鳄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