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泠沧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回 大难临头

泠沧传 不会写作的影子 2111 2021.11.21 16:00

  “就快到家了…..姐姐。”江鳄朝苏锦儿肚子上踢那的一脚,不知伤到了哪里,一咳嗽便是一口血。

  泠沧背着苏锦儿一路狂奔,他不敢有一丝懈怠,他害怕苏锦儿出什么事,毕竟在这世界上,关心他的也就只有苏锦儿了。

  “来人!快来人!夫人!”泠沧踢开了苏府的大门,在院中大喊着,随后把苏锦儿抱回了寝室。

  “苏泠沧!吵什么啊!大晚上的,还要不要人睡觉!”苏母气势汹汹的下了楼。

  “夫人…..锦儿姐姐她…..”泠沧吞吞吐吐的说。

  “锦儿!!来人!快去请大夫!”苏母喊道。

  看到苏锦儿一身的伤痕,苏母心疼的狠狠的抓着胸口。

  “苏泠沧!”说完,苏母站起身便给了泠沧一个耳光,那一声响在院子中都是能听得到。

  泠沧愣住了,他低下了头小声抽泣着。

  “对…..对不起夫人,我没有保护好姐姐。”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能离锦儿远一点!从你来到苏家之后,你给苏家带来了什么!”苏母朝泠沧喊着。

  “苏家生意一日不如一日,被外人说闲话,苏家的名声都被你给弄臭了!现在好了,锦儿受伤了!都是因为你!苏泠沧!”

  “夫人…..对不起。”

  “这是谁干的!”苏母质问着泠沧。

  “江……江鳄干的。”泠沧吞吞吐吐地说。

  “江鳄?”苏母半信半疑,他看了看泠沧身上的伤疤。

  “你和江鳄打架了?”

  “是…..是他们欺负人,江鳄…..想对姐姐行不雅之事,我……”

  “啪”的一声响,泠沧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苏泠沧!苏家与江家可是联姻!现在苏家在坞镇还有一席之地全靠江家撑着!!现在好了,你把江鳄打了!还要苏家怎么办!”

  “对不起夫人…”

  “你可以走了……”苏母撇过头去,无奈的说了句。

  “什么…..”泠沧不敢相信。

  顿时他感到心中一阵剧痛,眼泪生生的往下淌,“不…..夫人……”泠沧跪了下来,他抓着苏母的手,苦苦的央求着。

  “苏泠沧,今天,我以苏家家主夫人之名,将你逐出苏府,从今往后,不得踏入苏府半步!”说完,苏母深吸了一口气,她仰起头,尽管如此,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滚……赶快滚!!”说罢,苏母一把便把泠沧推出了屋门外。

  泠沧跪在院子里掩面而泣,大雨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上,他不想走,如果离开了苏家,他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泠沧,你不要怪我心狠,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夫人…..我知道是我的错,我可以去江家领罚,你……你不要赶我走……我求求你了。”泠沧依旧在央求着,他真的害怕失去亲人的滋味。

  “可笑,苏泠沧,你以为你去江家领了罚,这一切都会结束了么?原本这江家就看不起我们苏家,这样一来,他们只会更加变本加厉!”

  “你知道么,苏泠沧,苏家有今天,全靠月儿!你知道月儿在江家有多么受排挤么!我这个当娘的有多么心痛你知道么!你无法理解这种感受!”

  说罢,苏母便狠狠的关上了门。

  院中,只留下泠沧一人跪在那里。

  “娘……你…..你不要怪泠沧。”这时候,苏锦儿醒了。

  “锦儿,锦儿,感觉怎么样?”苏母焦急的问道。

  “不…..不要赶泠沧走。”苏锦儿小声的说道,她每说一句话,内脏都不知道有多么的痛。

  “锦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袒护他!”

  “不,不是他的错。”苏锦儿弱弱的说道。

  “他…..必须走。”苏母无奈的摇了摇头。

  “娘…..”说完,苏锦儿便疼晕了过去。

  “锦儿!锦儿!大夫呢!”苏母一把抱住了苏锦儿。

  雨下了一整夜,泠沧也跪了一整夜。

  第二天天亮,雨过天晴,地上还稽留着一团团雨水。

  “婉莹,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苏长风。

  但是,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苏长风来到苏母的房间,发现并不在,接着,便又来到了苏锦儿的房间,当他推开门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便再也挂不住了。

  他看到苏母躺在了地上,而床上的苏锦儿也陷入了昏迷中。

  “婉莹!锦儿!”苏长风急忙抱起了苏母,把他抱回床上。

  “长…..长风。锦儿她…..”苏母醒了,她一把抱住苏长风哭了起来,心中千千万万的委屈和无奈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她再也绷不住了。

  “别哭别哭,告诉我,怎么了……”苏长风安慰着苏母,表面再坚强的苏母在苏长风面前,也像个孩子一样。

  “锦儿…..”

  “锦儿怎么了这是……”苏长风焦急的问。

  “都是那个泠沧!是他!害得锦儿这番模样!”

  “泠沧?怎么可能!泠沧人呢!”

  “我……我把他逐出苏家了…..”

  “什么?逐出苏家!”苏长风一脸震惊。

  “算了…..我先看看锦儿。”苏长风来到苏锦儿跟前,感受的着她的脉搏。

  “脉搏太微弱了,内脏也收到了极大的损伤。”苏长风叹了口气,“好在没有致命的危险,这都是泠沧干的?!”

  “苏泠沧说,是江鳄……”

  “江鳄?!”苏长风也和苏母一样,不敢相信。

  “这个江鳄……”苏长风恨的牙痒痒,他狠狠的锤在床板上。

  “长风……我没有保护好锦儿…….”苏母一脸委屈的看着。

  “不怪你,我去请大夫,顺便去找泠沧。”说完,苏长风起身就要离开。

  “别。别去找他。让那个祸害死在外面算了!”苏母抓住了苏长风的衣袖。

  “我必须要找泠沧问清楚,到底是不是江鳄!”苏长风本就是说一不二的人,是坞镇出了名的正义人士。

  “长风!”

  “婉莹,我了解泠沧,这件事一定有因果,我必须要查清楚。倘若真的是江鳄,我一定会给锦儿讨回公道。”说完,苏长风甩开了苏母的手,离开了苏府。

  “苏长风!你叫我怎么活!你给我回来!”苏母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可苏父没有回头。

  苏长风明白,他心里也清楚,活在江家的屋檐下,受尽压迫,这并不是他想要的苏家,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既然事已至此,他必须做他该做的。

  苏长风刚出苏府,便听到江家那边路上传开一阵马蹄声。

  “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