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死不死我说的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惨烈的战斗

死不死我说的算 青色帷幕 2938 2019.11.12 07:15

  “四七剑!”高宠大喝一声,身体绕过敌人的攻击,重剑拦腰将最近的一头中阶兽将斩为两段,高宠只觉得念海内脉息又消耗一截,脉息已经所剩无几,先后三次使用四七剑,加之试阵雷暴和风行的使用这样的消耗让他有些吃不消。

  凶兽见到同伴的死,似乎也被激怒了,武器用力的砸击地面,三个方向向高宠包抄过来。

  “四七剑。”高宠快速移动,重剑挥舞又是一头凶兽应声栽倒,而此时高宠也是强弩之末,念海内脉息已经捉襟见肘了。

  高宠斩杀一头凶兽之后,快速向后移动,即使是那头巅峰的兽将面对高宠如此的速度,也是无济于事,只有愤怒的咆哮。

  “还能打出一击四七剑。”高宠心中暗道,可面前还有两头凶兽,其中一头还是巅峰兽将,想一击将它斩杀基本不可能,高宠将目标仍然定位那头中阶兽将,试阵风行还能支撑十分钟左右,如果实在不行,只好逃走。

  试阵风行可持续的时间有限,高宠心中打算全力一战,最后留下几分钟腾空而走,还是可以的。

  高宠的重剑再次带着恐怖的残影挥砍而下,中阶的兽将,在风行加持高宠的速度下,根本就是无计可施,恐怖的速度,更加恐怖的攻击,一击斩杀之后高宠退出好远的距离,那头巅峰兽将面对最后一个同伴被斩杀已经近似疯狂。

  “他到极限了。”高塔之上,北雪公主目睹了高宠极速之下接连一击斩杀五头兽将,心中很是震惊,这种攻击力,即使是初阶大契师,恐怕都不及他。

  “他怎么还不逃。”一旁的晨月看着将重剑扔到一边的高宠,赤手空拳看着朝他奔袭过来的兽将,很是吃惊的说道。

  “试阵的时间还有七八分钟,难道他还有手段?”流觞开口道。

  北雪公主雪竹荷摇了摇头。

  “四脉的雷阵以及这十二脉的极限试阵,就消耗了他一半的脉息,那一击能够斩杀同级别兽将的招式,消耗想必不比试阵少,此时的他应该没有多少脉息,再想击破护体夯息击杀巅峰的兽将,太难了。”北雪公主雪竹荷分析道。

  高宠如今是九脉契师,而九脉契师体内脉息应该是21条,因为每突破一个脉门多一条脉息,这也是雪竹荷分析的道理所在,而高宠始计脉息数量却远超这个数字,竟然高达49条,比同级别修炼者多着16条。即使如此,高宠每挥砍出一击四七剑,就消耗相当于五条脉息所化的夯息,此庞大的消耗,已经超过四脉试阵,高宠也曾尝试减少脉息的消耗,但终无果,只有提升脉息纯度才能减伤脉息的消耗。

  “那边有人过来了,看来他的支援到了。”雪竹荷将目光看向另一侧,四道人影急速朝着高宠的方向而来,正是冥夜小队的夜魅等人。

  “哦,天啊,他这是疯了么。”晨月透过近景地图看到高宠,丢掉重剑,竟然也朝着那巅峰的兽将奔袭过去,竟然要赤手相搏。

  高宠将重剑插在地面之上,此时他念海年的脉息已经不足以让他手持重剑再斩杀那巅峰兽将了,他全身十二道脉门如同泉眼一般,自脉门涌出大量浓郁的夯息,这时高宠最后的绝招,夜魅、安陌儿等人都曾见过高宠使用,但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始终无法得到答案。

  高宠只觉得十二道脉门大开,一股股粘稠的夯息涌出,短短几个呼吸之间,那粘稠的夯息已经布满全身,这十二道脉门涌出的夯息,与高宠念海内的脉息所化的夯息不同,他无法用着粘稠的夯息来施展剑意更无法施展协脉阵,就好像是完全覆盖在身体之上一般,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是挥舞出去的剑意一般的恐怖杀伤,但同时自己身也承受了不小的伤害,伤人伤己。

  与凶兽相比,高宠身体瘦小许多,当高宠竟然直接挥出一拳与那巅峰兽将撞击到一处,纯粹的力量碰撞,那头兽将整个身体如遭重击一般向后飞出,而高宠如若无物一般,一击击溃巅峰兽将,身体猛的再一次前冲,与此同时一口鲜血喷射而出,空中留下一道血线,他重创了敌人,自己也伤了几分。

  高宠舍不得眼前的那头巅峰兽将,两个月以来高宠只是斩杀过一头巅峰兽将,那魂骨对于女孩夜冉来说,太宝贵了。他宁愿拼的自己油尽灯枯,也要斩了这头巅峰兽将,就是为了他的魂骨。

  那头兽将一击受创,身体倒飞,见高宠再次冲来,它也丢到手中破碎的武器,一拳迎击上去。

  随着那头巅峰兽将的攻击,它全身的夯息涌动,覆盖在整条手臂之上。

  “轰!”两者相撞,巨大的力道带动高宠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空中留下一条血线,而那凶兽也向后连续倒退,巨大的身躯在地面之上留下深深的沟壑。

  同级别的凶兽比人类的体魄强上太多,虽然高宠有着短暂可以媲美剑意的攻击的,但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让高宠的确有些吃不消,又是接连两次的碰撞,那头凶兽的手臂显然已经断掉,而高宠也因此手臂骨骼断裂,锁骨也被震得有了裂痕。

  两者再一次挥舞拳头,高宠的左拳与凶兽的手臂撞到一起,这一次二者没有被撞击飞出去,皆因二者力量薄弱了许多,撞击产生的反震之力,不足以将两具身体震飞。

  高宠全身的夯息汇聚在手臂之上,念海内早已空空如也一丝脉息都没有,而那凶兽似乎也是强弩之末了,二者对峙着。

  而此时高宠的身体产生了变化。-他感觉自己早已干涸的念海上空突然升起一轮黑日,那轮黑日照耀着他整个念海,透着一股摄人的气息,那轮黑日就像是一个黑洞,一个连光线都无法逃脱的黑洞一般,贪婪的吸取着。

  高宠身体之上,那覆盖着全身的粘稠状夯息,从高宠的体表褪去,竟都被吸纳到了高宠的念海内那轮黑日之中,而此时那正在与高宠对峙的凶兽,表情露出了一抹惊骇,因为高宠的夯息褪去之后,它身体以及体内的夯息竟然也被面前这个人类吸取,无法抗拒的吸纳。

  那凶兽发出惊恐的怒吼,在他最后一丝脉息冲念海内被吸纳而出之后,他体内的念海,竟然也开始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抓住,正在脱离它的身体。

  高宠原本清澈明亮的眸子,此时被一股黑色如墨的瞳孔占据了他的左眼,随着那凶兽发出最后一丝不甘的怒吼,高宠手中握住从那凶兽体内抽出的魂骨,凶兽死了,念海离体的瞬间就被高宠打碎了头颅,高宠的身体也向后仰面摔倒,那漆黑的左眼,此时也恢复如常。

  高宠倒地的瞬间,四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身侧。

  “哥哥,你怎么样了。”第一时间扶住高宠的自然如今已经达到十二脉的夜冉,现在夜冉比之一个月要强了太多,即使是大契师的安陌儿或者是夜魅,都不敢说稳胜于她。

  “没事,小伤。”高宠忍着剧痛的身体一笑,说道。

  夜冉看见高宠右手臂骨头都已经支出体外,她很是心疼。

  “小冉,这时一块巅峰兽将的魂骨,有了它你就能突破到大契师了。”高宠将握在左手的魂骨,交到夜冉的手中。只是他并不知道,这颗魂骨此时已经在无一丝脉息,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哥哥……”夜冉看着地面上那死去的六头兽将,她自然可以想象这先前到底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虽然高宠有着再生之躯,但这种剧痛是不可避免的。

  “好累啊,我先睡一会。”说着高宠便闭上了眼睛。

  夜冉站起身,看向两里外的高塔。

  “那股吞噬之力…”风雪小队将高宠斩杀六头兽将的全过程都看在眼里,那最后全身透着黑色吸力的高宠,他们自然也都看的真切。

  “是魂技。”雪竹荷说道。

  “他修炼如此迅速,应该就是修复了经脉所致。”北哲继续说道。

  “这魂技好强,竟然可以直接攻击念海,恐怕又是一个青叶。”

  青叶这个人风雪小队很熟悉,因为早在一年前就打过交道,青叶与其老师到北雪城的时候,青叶展示过他的魂技,那是极其少见的一种魂技,通过魂技可以改变自身体态。

  风、雨、雷、炎,是四种SS级别的魂技,而青叶就是这SS魂技中的雷体,雷体是攻击最强的,也是小范围内速度最快的,可以称作为无敌一般的魂技。

  其余四人听到北哲对于高宠的魂技评价不弱于青叶的雷体,就连北雪公主雪竹荷都没有反对,的确强!强的有些可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