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三 乱世鸳鸯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江南的风雨 3253 2019.06.13 17:03

  ……

  “若颜,就先送你到这儿了……”

  “刘策,多谢你今天教会若颜这么多东西,若颜今日才算明白很多事情必须亲历而为,方能做出正确选择,以前的我,确实太过想当然了……”

  “你我之间就不需要如此客套了,先进屋休息吧,此间事已了,明日我军就要向涿州边境进发了,你要多注意身体……”

  “这么快?你的伤势真的不要紧么?不如再歇息几天?”

  “呵呵,不碍事,吴医师的膏药确实神奇,这几日已经好多了,虽然是无法预期赶到河源,但也不能再拖了,还有三个行省的路程要走呢……”

  一路带着姜若颜观察军务处理事宜,又在军营用过午饭后,刘策便带着姜回到了她的安身之所。

  经过今日刘策的实地指点,姜若颜这才开始明白自己这个未来夫君的做法完全超过自己的预计,同时也学到了很多知识,除此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第一次在军营之内吃了一顿军粮,不过,她实在太过瞩目,搞得周围将士都不敢好好用餐,都腼腆的端着碗,努力摆出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就这么站在原地守着……

  其实用过这些将士们吃的东西,姜若颜才发现这些粗粮其实还是很合自己胃口的,尤其那红薯,自小被家人称之为“贱物”的东西其实也挺好吃,不似想象中那么难以下咽。

  如今,见刘策要离开,心中又有些舍不得,与是说道:“刘策,你先随我进屋,若颜有块平安玉一直想给你带上,今日正好到这儿,你再忙也不差这点时间吧?”

  刘策想了想,笑着说道:“若颜,这平安玉可是妻子给出门的丈夫才能系的啊……”

  姜若颜脸色微微一红,小声说道:“若颜早晚都是你的人,又跟夫妻有什么区别?难道你……”

  刘策微微一笑:“开个玩笑,走吧……”

  说着二人都步入了姜若颜和薛如鸢暂居的屋子内,一进内屋,这才发现薛如鸢正躺在床上合衣而睡,刘策顿时眉头一蹙。

  姜若颜见此小声对刘策说道:“这薛姑娘也当真是个可怜人,希望她见到我表哥后,我那表哥能好好待她,莫要辜负她吧……”

  刘策点点头,随后问道:“平安玉呢?”

  姜若颜这才想起,忙道:“刘策,你且在这里稍待片刻,若颜把它放在东房了,这就去取……”

  刘策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取吧?”

  姜若颜摇摇头说道:“不必了刘策,你且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话毕,不等刘策出声,便急忙出门向东屋走去了……

  刘策无奈,只好叹了口气,开始环顾屋内的布置景色,虽然在行军途中暂居的屋子,但姜若颜居然硬生生将这件旧屋打理的跟书香门第一般,不愧是天下第一世阀姜家的人,刘策自问这份本事就算是穿越者的自己也绝对学不来的……

  “不要,不要,走开,别碰我,别再碰我了,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不要了,真的不要了,我错了,饶过我吧~”

  就在这时,一直沉睡中的薛如鸢忽然恐惧的大喊起来,让刘策为之一怔,本能的进入内屋薛如鸢的床边坐下出声宽慰起来。

  “薛姑娘,你做噩梦了?醒醒,快醒醒……”

  “救我,不要……”

  就在刘策刚轻声安慰的时候,薛如鸢猛地从床上直起身子,就连刘策也为之稍稍一怔。

  “薛……”

  不等刘策说出口,薛如鸢忽然扑入刘策的怀里,将他紧紧抱住抽噎起来。

  “卧槽,伤口裂了,痛……”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这是何等人生幸事,可刘策被这才貌不下姜若颜的薛如鸢抱住时,第一反应却是担心后背的伤口会裂开。

  咬了咬牙关,刘策缓缓将手放在她肩上拍了拍小声说道:“好了,薛姑娘,我不是史宗杰,你可以放开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薛如鸢依旧死死抱着刘策没有松手的迹象,他能感受到薛如鸢现在的身体在不住颤抖,显然是因为害怕和无助造成的……

  “我梦到他们又向我扑来,一个又一个,眼里都燃烧着欲望的火焰,怎么求他们都没用,我好怕,真的好怕,我想喊却怎么都喊不出,就这么一动都不能动,眼睁睁任由他们逼近……”

  薛如鸢在刘策怀里哭着诉说着自己梦中的景象,此刻的她发现刘策的胸膛是那么宽敞,给了她充足的安全感。

  “不过是个梦而已,薛姑娘,没事了,起来吧……”刘策忍着背后的伤痛,再次轻声劝慰道,他可不想姜若颜进来看到这一幕被误解,免得又生什么事端出来……

  “刘策,我……”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刘策刚想到被姜若颜看到这一场景时的尴尬,姜若颜就真的出现了……

  “薛姑娘,你先松手,冷静点……”刘策用力从薛如鸢手中挣脱出来,轻声安慰道,“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你不必害怕……”

  “又做噩梦了?”此时姜若颜悄声来到薛如鸢床前,忧虑的说道,“没事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薛如鸢这才边擦拭眼角泪滴边说道:“对不起,军督大人,姜小姐,我真的太害怕了才会……”

  “不用多说了,我明白,你先好好休息吧……”

  姜若颜轻抚薛如鸢略显凌乱的发丝,柔声安慰着她,对与这位和自己齐名的佳人,姜若颜对她的遭遇是倍感同情。

  刘策起身叹了口气,随后步出内屋来到外厅一把靠背椅前落座,拎起一边的水壶往杯子里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缓缓情绪。

  不多时,姜若颜就从内屋出来,和刘策四目相对,二人都从对方眼神里读出一丝无奈。

  自从知道薛如鸢在凉州城内的凄惨遭遇后,有时刘策也在想,如果当初自己在河源听到薛鹏和自己说及她的遭遇时,若全力西近是不是能救回薛如鸢,或许她就不会有这种悲惨的命运呢?

  但刘策也知道,自己当时处在一个人吃人的血腥地方,莫说救人,就算自己也是朝不保夕,成天在生死线挣扎,又怎么可能会让新建不久的精卫营冒死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脱离苦海?自己不是神,做不到能阻止一切悲剧的发生,哪怕是现在手握重兵,也依然是在乱世之中苦苦挣扎罢了……

  良久,刘策放下茶杯起身说道:“若颜,我先回去了,薛姑娘这边就由你好好照顾吧,缺什么和萧煜说,他会给你安排好的……”

  “等等……”

  见刘策要离开,姜若颜上前挡在他身前,随后从宽敞的袖子内取出一块橙红色的玉佩,玉佩晶莹剔透呈长方形,首端挂有一条红色丝带,显得格外耀眼。

  姜若颜将平安玉系在刘策皮腰带上,最后打了一个结,整个过程是相当细腻仔细。

  待做完一切后,姜若颜脸上才舒展开来,对刘策轻声说道:“刘策,希望这块玉佩能保你一世平安逢凶化吉,这样我这心也算稍安了些……”

  刘策拿起平安玉,只见上面印有“平安”二字,边上的花纹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巧匠之手,做工是异常的精致。

  收起玉佩挂回腰间,刘策柔声对姜若颜说道:“谢谢你,若颜,适才的事需要我和你解释下么?”

  姜若颜摇摇头:“不用解释,若颜稍微想想就明白来龙去脉,其实薛姑娘真的很可怜,一路好几次都被噩梦吓惊醒,

  不过,若颜更怕的是,我表哥介时与她见面,会嫌弃他的遭遇,毕竟薛姑娘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真怕她受不了那个打击……”

  “你表哥会是这种人么?”刘策问道,“毕竟薛姑娘发生这种事又不是她自己的错,史宗杰应该不至于如此狠心吧?”

  姜若颜忽然问道:“刘策,我问你,如果换成是我,你还会要我,还会这般待我么?”

  “你在胡说什么呢?”刘策闻言眉头一蹙,望着姜若颜想都没想地说道,“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你身上,只要我在你身边一天,你就不用去想这个不可能发生的悲剧,别再瞎想了……”

  姜若颜心中一甜,点头对刘策说道:“我知道你会保护我,但我是说如果啊,你会接受一个清白尽失的女子做自己的妻子,并一如既往地对我么?”

  刘策说道:“当然愿意了,假如真有那一天发生,我自然是一如既往不离不弃的对……等等,我在说什么呢?这种事不可能在你身上发生的,行了别胡思乱想了……总之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抛弃你不顾的……”

  “噗嗤……”

  姜若颜见刘策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抿嘴轻声一笑,随即说道:“干嘛这么严肃啊,刘策,你果然和若颜接触的其他男子不同,但是,我表哥就未必了,只希望这些年他也能有所改变吧,不然我真怕薛姑娘连最后活下去的念头都没了……”

  刘策叹了口气说道:“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把她也带来,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后悔……”

  姜若颜说道:“就当是考验下表哥和薛姑娘之间感情是否牢不可破,放心,若颜会看好薛姑娘的……”

  刘策点头,望了眼屋外的太阳,对姜若颜说道:“你今日也累了一天,早些休息,明早还得赶路前往涿州,我也得回去找许文静商议涿州的布略了……”

  姜若颜美眸微颌半下:“嗯,让若颜送送你吧……”

  “好的……”

  刘策应了一下便在姜若颜的搀扶下离开了屋子向大门之外走去。

  而此刻的薛如鸢则静静地侧躺在床上,嘴里轻声呼唤着……

  “史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