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当灵气复苏撞上深渊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诡镇

当灵气复苏撞上深渊入侵 空一弄琴 2053 2020.06.30 12:12

  “要么请摘下纵横塞外的鞍,就当做臣服战利送抵长安。要么请在朔风中枕戈待旦,秉烛控弦与我一战~”

  音乐声从王衡的衣服口袋里响起,不由使得他楞了一下。

  今天早训完毕,校内召集《阳神计划》的参与者,每人分发了一部手机,没想到刚刚分发没多久,竟然就起到了作用。

  手机铃声是王衡在课间随手设置的,用的是一首他很喜欢的老歌。

  歌名叫《冠军侯》,唱的是西汉骠骑大将军,因勇冠三军而封侯的“冠军侯”霍去病。

  “抱歉教授,我要接一下指令。”首先跟正对着一堆理论思索着的教授道一句,得到了有些不耐烦的首肯,王衡才起身,找了个角落接通手机。

  “代号老虎,请立刻到九号教学楼地下室集合,有紧急任务。”

  “收到!”

  得到回应,电话的对面瞬间挂断。

  “教授,收到通知,我将接取紧急任务,现在需要立刻离开了。”收好手机,王衡转身面向仍在思索着的教授道。

  说完,立刻准备离开。

  既然通知里明言是紧急任务,那么相应的自然是需要参与者迅速到达。

  “等等!”却不料面对着厚厚的理论,正在思索着的教授仿佛回神似的唤了一句,叫停了王衡离去的脚步。

  “紧急任务......现在的紧急任务......难道是......”教授喃喃自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接着迅速的转身,朝着拉开了实验室东南角一张桌子的抽屉,从中翻找了大约两分钟。

  “戴上这个,你们带队教官要是问起来,就说是我要你带的。”两分钟后,教授把他从抽屉里翻出的东西递给王衡。

  那是一块红色的宝石样式的贴饰,背面撕下来之后就可以贴到某些光滑平整的地方。

  “这是什么?”王衡有些疑惑的问。

  “最新研发的远程定位装置,能够突破大部分诡异的力量封锁。”教授随口回答到,他的思绪又回到了手上满满地记载着理论的A4纸上。

  “这一段好像有点小问题......”他小声的自语,以至于并没有发现,实验室里的另一人已经离开。

  或许发现了,只是没有在意。

  ............

  时间回到二十分钟之前,华联邦第九修行者学院九号教学楼三层的某间办公室内,久未使用以至于有些积灰的座机响起。

  “我是张追。”粗糙的手掌覆上座机的机身,精准有力的如同组装枪械一样,将机身拿起挂到耳边。

  “张上校你好,我是修管局槐阴分局二级专员。刚刚接到修管局总局紧急通知,槐阴市郊区诡镇事件发生重大恶性变化,要求地方分局与地方修行者高校组织人员配合总局专员前往探查。”

  “是,我知道了。”

  当张追说完这一句,对面便挂断了电话。

  接着,张追将座机上的号码拨到“00000000”,这是用来通知全体《阳神计划》参与者的特殊号码。

  “请立刻到九号教学楼地下室集合,有紧急任务。”说完,他挂掉了电话。转身走向办公室的门。

  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是宛如帘幕一般的大雨,这样的大雨有些狂暴的美感和意境,且并不常见,但张追只看了一眼便没再关注。

  他要到地下室去,等待所有接到他通知的人的集合。

  那位拨打电话的专员既然说的是紧急通知,那么也就是说,这场要求配合修管局总局特派专员的任务,会快就会到来。

  这个很快,大概是在两到三个小时之内。

  张追这么想着,却突然想起了,自己带的这批《阳神计划》参与者里,似乎还有一个正在执行特殊任务中。

  “算了,少一个大概也没什么关系。”他摇了摇头,但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

  张追掏出手机,拨向某一个号码。

  “请在代号‘白狐’的《阳神计划》参与学员完成任务回归之后,通知其尽快前往槐阴市郊区‘诡镇’参与紧急任务。”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那个号码通向的是校内的人工智能,它会完成布置的一切任务。

  至于非《阳神计划》参与者的召集?这就是另一位教官的事情了。

  ............

  槐阴市郊区,被命名为“诡镇”的原B级现A+级(最新出炉的诡异事件判断方法)诡异出没区域。

  外界正飞扬跋扈着的风雨,在这个小镇里似乎也平静收敛了许多。

  它们滴落下来,却只是缓缓地,不着痕迹地,绝不敢拿出半分嚣张霸道的气势出来。

  小镇边缘的田地里,一个稻草人正面画微笑的挥舞着锄头,勤勤恳恳的犁动着被雨水润的松软的土壤。

  在它的身侧,一根木头制成的棍子上,绑着一个似乎是昏死了过去,脑袋偶尔晃动,浑身赤果的女人......的上半身。

  这个女人宛如被电锯锯开过一样,肚脐下四寸以下的肢体已经完全消失。

  不远处的一个草屋旁边,一个匍匐在地的男人,抱着一段已经有些腐烂发臭的下半身,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崭新的落季亚手机。

  这个男人的气息微弱,眼睛却死死的睁大,死死的盯住那个稻草人。

  他就快死了,所幸,临死前发出了求援的信号。

  而那个稻草人似乎没发现他一般,依然沉浸在自己犁地的快乐之中。

  直到松软湿润的土壤里,土壤被犁出一个坚硬的物体。

  稻草人弯下腰,并没有手指的手,用不知道什么样的方法拾起了那个硬物。

  那是一对眼珠子,上面充满了愤怒的血丝。

  稻草人脸色,被画出来的微笑似乎变得大了一些。

  它把那对眼珠子放到被画出来的嘴边,画上的嘴竟然真的张开了。

  而不远处,那个匍匐在地的男人,眼眶里已经空空如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