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夜宿野外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353 2019.09.20 02:44

  天边星辰越发盈亮,草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壮汉低着头,本来打算一刀一只野兔的幻想,随着夜色逐渐加深,渐渐偃旗息鼓。

  这个时候,秀才却探着头,拨开晃动的草丛,细心仔细的查看,然后发出连续的叹息声。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一声弱过一声,语气里的失望越发浓重。

  赵若雪关注着周围草丛中的动静,一声不吭,心中的疑惑却渐渐加深。

  明明已经进入森林的深部,却一只野兔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空气中只有冷飕飕的风,斑驳晃动的树影,和面面相觑的同组人员。

  赵若雪感觉身侧一道冷气袭来,一双幽绿色的双眸越来越近,像是夜间无声的鬼魅。那黑影身形和膝盖一般大小,斜斜的掠过赵若雪身侧,然后俯冲到地面。

  赵若雪并未动作,很明显那是一只猫头鹰。

  随着几声尖锐的吱吱声,猫头鹰的尖喙已经将老鼠撕裂,然后狼吞虎咽,那咯吱咯吱的咀嚼声,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刺耳。

  众人脚步迅速,秀才冥思苦想,也想不明白。

  想着想着,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被地上的枯枝绊倒。

  稳住身形,想到徐公子神通广大,何不亲自问一问,于是率先打破沉静。

  “徐公子,我们将近这森林的腹部,怎么会一只野兔的身影都没见到?”

  秀才将自己的猜测同时说了出来,“有没有可能我们走的方向不对。”

  徐万金听到秀才的话,停住步伐,转过身体,赵若雪动作灵敏,将将停在徐万金面前。

  两个人脚尖对着脚尖,相对而立。这个距离,刚好可以嗅到徐万金身上好闻的味道,赵若雪有些不自在避开身体,站到徐万金的另一侧。

  却不想心神不稳,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枯叶残枝,一个转身,差一点跌坐在地上。

  “这森林占据山的一面,从山脚到山顶,我们从山脚而来,已经走了近半路程。若是按照。。。”

  徐万金还未说完,便看到赵若雪身形不稳,刚要伸手去扶。却因为不胜武力,只拽到赵若雪衣袖一角。

  赵若雪本来已经站了起来,被徐万金这一拽,又生生坐在地上,连带着将死死抓住自己的徐万金拖倒。

  武二捂着眼睛,从指缝看着两个人此时的姿势,偷偷笑着。

  秀才咳了咳,壮汉来了精神,喊了起来,“俺滴个娘啊。”

  本来徐万金正近距离看着赵若雪的脸庞,黑夜的荫蔽下,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眸更为明亮。

  却不想身后一道大力,将自己强行拉起。

  “公子,你可不能出事,俺们都指着你赢这第三场比赛呢。”

  赵若雪本来瞧着徐万金的脸庞,大脑一片空白,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徐万金的眼睛。

  突然徐万金被人拉起,心中莫名的一丝失落,好像触手可及的人就这样不见了。

  急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看着徐万金安好,心下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胳膊,胳膊,轻点,这是做什么?”

  徐万金被壮汉打断情思,有些不甘心,还有些愤恨。

  武二在一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心中想着,壮汉就是一个草莽,和自己相比差远了,一点都不会看公子的心思。

  “哎哟,公子,俺给您揉揉。”

  “雪儿,你没事吧。”

  徐万金并不理会壮汉,转头朝着赵若雪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

  自己刚要将赵若雪从地上扶起来,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的绅士风度,结果全都被壮汉给搅和黄了。

  “没事,不劳公子担心。”

  赵若雪掩盖住内心的情感,没有回给徐万金多余的关心。

  壮汉见公子不理自己,不明白怎么回事,以为公子一定是讨厌自己了。脸上一晒,将一双粗糙的双手藏在身后,没再说话。

  “第三场考验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大家不要灰心,先保持体力,明天还有一天的时间。”

  徐万金又眉头紧锁,拍了拍身边的树干,幼时倒是听过守株待兔的故事。

  “秀才的话有道理,其他的队伍这个时候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应该也走到森林的腹部了。估计他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遇到了大量的野兔。”

  徐万金又顿了顿,根据主持的性子,提出他的猜测。

  “这另一种情况,其他的队伍也一只野兔没看到。不过现在夜已经深了,辨不出方向,夜间行路,危险性也比较高。”

  “徐公子,我可以根据天空中的星辰方向辨认东西南北。”

  赵若雪补充到,众人一心,方能其利断金。

  “嗯,倒是有几分才能。”徐万金不知道怎么回事,嘴角渐渐扯开,心情莫的变好,好像特别自豪,不愧是精诚镖局的青衣。

  走了这么远的路,徐万金第一次听到赵若雪客套之外的话语,感觉又惊又喜,继续说道。

  “虽然如此,今夜我们也先不走了。大家也都乏了,不如我们在这里先行休息。”

  众人虽然不解其中意,却没有再问。经过几个时辰的长途跋涉,众人都深感疲倦。

  壮汉浑身臭汗,将身边的臭虫和蚊子熏的远远的。

  几人于是顺从的席地而坐,背靠着树木休憩。

  赵若雪站在树下,一脸的不解,按照这个进度,明日不知道何时能找齐50只野兔。

  武大一个闪身跳跃,没入茂密的枝叶中,悄无声息,不见踪影,好像变成了空气,无处不在,却总是令人忽略。

  武二在那棵树下,铺了一层厚厚的落叶,然后在落叶上铺上一层纯白色的棉布单子。

  徐万金将靴子脱下,盘腿坐在那柔软的垫子上,背靠着大树,闭目养神,好像睡着了一般。

  赵若雪一直盯着徐万金,站在徐万金对面,武二按照徐万金的命令,在周围打着转。

  没多大一会,捡回来一捧枯枝,在徐万金垫子前方几米处堆成一堆,然后用打火石点燃。

  熊熊的火光将徐万金的脸庞映照的晦暗不明,高深莫测。

  为什么不继续前行,是前面有什么危险,还是徐万金有什么策略。昨日比赛,无论什么问题,他都事无巨细一一解释,偏偏今日什么都不说。

  赵若雪心想,盯着徐万金看着,虽然隔的几米远,依然能感受到柴火的温度。

  其实徐万金也不知道,主持究竟玩的什么花样,与其一夜白费力气,不如先静静恢复体力,再行商议。

  有的时候,时间是金钱,浪费不得;有的时候,时间会揭示谜底,需要耐心等待。

  隔着火光的温度,徐万金那张白皙的面庞越发的温暖,让人不自觉想要靠近,赵若雪盯得时间久了,竟有些迷迷糊糊,渐渐闭上了双眼。

  这个时候,徐万金才缓慢睁开双眼,凝视着赵若雪,眼神中是藏不住的温柔。

  轻轻颤动的心房,那里跳动着火热而鲜明的心脏。

  夜,越来越静,静的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声,节奏而规整的轮替。

  火苗逐渐熄灭,零星的金黄被灰尘覆盖,发出萤火一般的小小温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