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危机酒宴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498 2019.08.08 18:00

  “万金,今晚史家酒宴,你准备两份礼物,代替为父去一趟。”

  “是,父亲。”徐万金看着父亲低头批改公务,敬重回答。

  袅袅的香炉旁,一叠公文下面露出一角,徐万金退出门去,徐尚书挪开公文,一张白色的折叠纸上标注,“今晚史家会被处理。”

  “徐达,你晚上跟着公子,注意周围环境,务必保证公子人身安全。”

  “是。”一道人影瞬间出没,又隐去,只余尾音绕梁。

  一座隐蔽的街角,一座小巧精致的府邸,牌匾上是“史家庭院”,一副对联,潇洒的草书字体,气势磅礴,文字四面圆滑没有突兀,上联书,家财万贯只为民,下联书,金玉满堂鸿儒往。

  大红色的灯笼高高挂起,分立两排顺着石板路,直达正堂,上面“史”字尽着黑衣,每隔两个灯笼站立一个护卫,两个家丁守在门口,史老爷带着家眷,迎着贵客。

  看着徐万金马车到来,赶忙小步下了台阶,候在马车边,亲自迎接,满脸笑容,倒是一副憨厚样子。

  “啊呀呀,徐公子能来真是,蓬荜生辉。”还未等徐万金祝贺,便出声寒暄,一边说着一边让开身体,把两位女儿展示出来。

  从徐万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两位女孩面容,一个清秀,一个娴淑,容貌不俗,各有千秋。心下了然,点头示意,亲手送出礼物,随着史老爷进了府。在徐万金后面祝贺的人寥寥,稀稀落落,穿着朴素,都径自入府。

  各位落席,史老爷朝南坐下,夫人和女儿落座其侧,徐万金坐于史老爷右下首位,武二站在后方。座位对面是刑部侍郎,往日甚少参加应酬,不知今日听了哪阵风。

  依次排开,按照官位身份排下去,每位官员身后站着一位侍女。史老爷开始念开场词,徐万金无趣,静默观察着场中的状态。有的官员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自己身后,恩,肯定不是在看武二,啧啧啧;有的诚恳万分,仔仔细细听着史老爷讲话,偏偏位置最靠后,听不真切,有点急躁;有的自顾自喝着清茶,假装不经意的摸着倒茶丫鬟的小手;有的忙着拉关系,交头接耳,面色友好。

  这丫鬟们长相都很普通,唯独有几位面色黝黑,竟像是凑数的烧火丫头,徐万金认认真真看了过去,对面刑部侍郎身后不正是——,突然不经意和赵若雪四目相对,微微讶异,赵若雪一身粉色的丫鬟衣服,两个朝天髻,一左一右,竟有几分可爱,在丫鬟中很是亮眼,很多目光打量着赵若雪,她却纹丝不动。在和徐万金眼神相交时眼神有几分恍惚,很快恢复严肃。

  半个月前,徐万金特意来看望赵若雪,距离二人相约之日已经过去七天,院内安安静静,赵若雪躺在庭院的躺椅上,晒着太阳,翻着《孙子兵法》。

  树木青葱,阳光温暖,打在赵若雪和徐万金身上,才子佳人,唯美浪漫。

  “你想的怎么样了?”徐万金有些不安,率先开口,耳朵上是淡淡的潮红。

  “对不起。还是——”赵若雪神色愧疚,满是遗憾又偏偏故作不在意的开口。

  “时间太短,先不要轻易下结论,你再想一想吧,一个月之后我再来。”

  几句简短的对话,徐万金没有稍作停留,转身离开,赵若雪好像是第二次感觉到徐万金的愤怒,第一次是自己受伤的时候。赵若雪躺在椅子上,心思杂乱,想一想富家女儿的故事,犹豫彷徨,很久很久没有回神,那白色的背影让人感觉心疼。

  突然在宴席上见到徐万金,赵若雪有点慌乱,但很快掩饰好了,保镖这一行,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轮番祝贺后,宴席正式开始。点心与上好的女儿红已经就位,众人开始行起酒令,面色微醺,一场舞蹈之后,大家开始来回走动,互相离开席位拜访。主位周围围了一圈的官员,大家七嘴八舌的继续恭候着,好像送礼也不能表达他们的尊敬喜悦之情。

  “徐公子,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老夫平日喜欢下棋,记得到府上切磋。”

  “好好好,改日一定上门拜访。”徐万金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从挺远的地方朝自己走来,虽然不认识,话语爽朗,倒是心生几分好感。

  “哈哈哈,好好好。”老人脚步不稳,晃晃悠悠,心满意足离开了。

  “那位是七品小官,以耿直著称,行事作风直白,得罪不少人,所以年过六十,没什么同僚,也一直没晋升。”武二在身后悄悄传信。

  “徐公子,久仰大名,替我给家父带声好。”相挨着的邻座,一位谄媚的肥耳中年人,拿起酒杯敬向徐万金。

  “好好好,一定带到。”徐万金挂着标准的微笑,回敬。

  “这位是宰相的外甥,家中姬妾无数,好色但是有手段,后院从未有纷争。”

  “你可以啊,武二,后院的事你都知道。”徐万金随意调侃,真心笑起来。

  “我可以不知道。”武二油嘴滑舌回道。

  只见肥耳中年走向刑部侍郎,刑部侍郎一脸冷冽,二人交谈几句,没说的,肥耳中年人又回到座位,盯着赵若雪色眯眯的笑,撮了几口酒。

  只见赵若雪头一次嫌恶的翻了个白眼,正巧落在徐万金眼中,徐万金不禁好笑,掩了掩唇,轻咳几声。

  “许侍郎为人严厉,不喜交际。”武二没有发现自家主子的异常,继续提示。

  “我们去会一会吧。”徐万金开口,第一次离开座位,拿着酒杯,经过肥耳中年人时,脚下一个趔趄,不小心撒了半杯酒在肥耳身上。

  肥耳刚要发怒,抬头一看是徐公子,硬生生忍了下去。赵若雪一声小心差点喊出嗓子,徐万金已经好端端站起身子。徐万金没有回头表示歉意,抬脚继续走向刑部侍郎走去,偏巧又把肥耳视线挡住。

  肥耳心中骂了个遍,脸上却没有一点显示,武二在公子身后,发现肥耳把视线转到其他丫鬟身上,继续窃笑。

  “许侍郎,家父让我带声好。”

  “好。”许侍郎简短回应,脸上不悲不喜,自斟自饮。

  徐万金敬酒之间朝着许侍郎拜了一下,又朝着赵若雪拜了一下。

  赵若雪本来打算假装不认识,只得点头回礼,徐万金心中莫名喜悦,赵若雪这一身越看越好看。

  贺寿的木台后面丝竹之声依然响起,嘈杂缥缈,只有刑部侍郎和赵若雪感到不适,其他人来去随意自然。众人觥筹交错间,门外传来火把和皮靴踩在石板路上的声音,刑部侍郎手下带着人已经把府邸内外包围。

  “其余人尽快离开,史老爷和家眷留下,哪也不能去。”刑部侍郎声音洪亮宣布着。

  众人慌乱从府门离开,好似并不认识高台之上的官员是谁,前攘后推,仿佛身后有厉鬼一般,逃命般各回各家。

  赵若雪和其他五位镖局女孩,本是被派来保护史老爷的安全,现在有点理不出头绪。赵若雪看了一眼徐万金,后者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那昏昏沉沉的大红灯光下,徐万金的眉眼格外明亮,脸部若隐若现,赵若雪的心没有缘由的悸动。一位年长的镖局师姐,招呼统领,带着大家离开了。

  徐万金已经猜到几分,不好妄下结论,目送赵若雪离开后,带着武二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