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王家女儿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083 2019.08.25 20:34

  还有四个月便是公主大婚,定都却并不安宁,风雨满城,人心惶惶。

  已经有两个未出阁少女,遭了采花贼的毒手。全城戒严,时隔十日嫌疑人抓了一大把,却不见真身。这两个少女一个是富家子女,一个是平民女儿,皆容貌美丽清秀。氏族大家纷纷增加守卫或者是将女儿送出定都;长相稍微好看的平民女儿别无他法,有的适龄女孩匆忙嫁了人,有的出门必然将脸蛋涂黑。

  如云武器铺旁边的森林,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痴缠在一起,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二人起身穿衣,猥琐的声音响起,“两年不见,身材还是那么好。”

  “你个死鬼,这么长时间才来定都一趟。”身材娇艳的女人,穿上衣服,胸脯依然露出一大截,一手捂着脸庞,做出娇羞的样子。

  “别跟我装了,你有多少男人,我还不知道,荡妇。”男子一双小如老鼠的眼睛,滴溜溜转着,手往女人的屁股上掐了掐。

  “打算呆多长时间?丑鬼。”女人没有理会,一边笑着说话,一边将头发拢起。

  “玩够了,就出关,还是得给你赚点嫖费啊。”下流的话,顺着男子厚厚的嘴唇,自然流淌而出。男子佝偻着后背,抚摸着女人的腰。

  女人浑身颤栗,心中厌恶,一想到猥琐男刚刚给自己看的钱袋,又强压了下去,努力陪着笑。

  “你嫖那些少女的时候,就没想过给她们留点银子?哈哈哈。”

  “他们哪有你的味道好?”

  两人打情骂俏,没入森林深处,不见踪影。

  定都财富大家王家,为了保护自家尊贵的千金,除了增加守卫,所有侍人全部替换成女子,又特意邀请精诚镖局的人专门守卫。

  赵若雪因是女子,和同为青衣的小阅一同被邀请来到王府,直到贼人被捉住。

  赵若雪不知道的是,自己是王家女儿专门指定的人选。自从两人在桦涵阁一见,王家女儿便把赵若雪当做自己婚姻中的一块绊脚石。

  王府假石嶙峋,树木茂密,鲜花纷呈。宽敞道路,两侧每隔十米守立着一位家丁。穿过回廊,后院两架秋千映入眼帘,庭院之间密密麻麻的相挨。墙壁上雕刻着九尾鲤鱼,镀上一层金色表漆。路过几座房子,有的房顶冒着缕缕青烟,当是府内的厨房。

  一座略微宽敞的房子,屋内地面由汉白玉铺就,墙壁上两幅颇具特点的画作。

  一幅是罕见的吊脚楼,房子和房子之间相互堆叠;其间伸出几处平台,平台上有香花青鸟,栩栩如生,入木三分;左侧落款处是当代名家的朱砂印记;另一幅是波澜壮阔的山水画,黑白色的笔法,明暗均匀,留白恰到好处。

  房间内一女子正规整坐于绣架之后,仔细耐心的绣着一幅牡丹花,针脚错落有致,颜色搭配美妙。脚边是一只胖乎乎的橘黄色猫咪,正枕着胳膊,悄悄睡着。侍女在女子背后轻轻扇着风,看到赵若雪和小阅站在门边,没有说话。这女子就是那徐夫人相中的王家女儿,王馨雅,这丫鬟便是口齿伶俐的秀儿。

  赵若雪和小阅站在门边,静静等着。

  不知多长时间,王馨雅将牡丹花的一片叶子绣完,抬起头来。状似刚刚看到赵若雪,嗔怪秀儿到:“秀儿,你没看到门口的人吗?怎么也不通报一声?”

  转过头来,一脸和善起身,“两位快快请进,歇一歇。”

  秀儿满不在乎,声音清亮,却让两人感到浑身不适。“小姐,本来精诚镖局的人就是要站在门口保护你的。”

  小阅知道秀儿说的是事实,却想开口反驳,不过都是侍候人的工作,怎么偏秀儿那么轻狂。

  赵若雪拍了拍小阅的胳膊,恭敬回到。“是的,小姐。我们二人就不歇息了,从现在开始便日夜守候小姐。”

  富贵人家势力庞大,里面无论家丁还是丫鬟,都借着富贵之势,轻微骄傲。见的多了,便也习惯了,两个人来这里是为了好好保护王馨雅,其余不应多说一句。

  “秀儿,多嘴,去倒两杯热茶给两位姑娘。”王馨雅从小在后院长大,虽然父亲宠爱母亲,自己没受过什么气,但是后院女人勾心斗角的手段,倒也学了不少。

  “是,小姐,是秀儿多嘴。”秀儿腿脚麻利,出了房间,很快就回来了。

  “两位姑娘请。”秀儿嘴角一抹得意的微笑,低着头将茶放在桌角处。

  小阅撇撇嘴,“这茶是温吞的。”秀儿心想,不止呢,这茶是昨夜小姐喝过的,刚刚又兑的开水。

  赵若雪见状,没有说话,一饮而尽,弯弯腰,拉着小阅退了出去。

  王馨雅居住的房子,外面围了一圈半人高的矮墙,墙上是各种复杂的花纹雕饰,墙上面是蓝色的琉璃瓦。墙内玫瑰花和牡丹花竞相绽放,一眼望去,蔚蓝天空。

  赵若雪和小阅没有再说话,时刻关注周围的动静。刚刚天空中飞过去五只麻雀,树上有两个鸟窝,猫咪醒来来回走了两圈,然后跃到树上继续打鼾。

  屋内王馨雅姿势优雅,抬平胳膊,放松两肩,松了松颈背,温温柔柔开口。“秀儿,我们去荡会秋千,休息休息。”然后抬脚迈过门槛,出了屋子,目不斜视,没有理会赵若雪二人。

  “看着做什么,跟着啊。”秀儿看着王馨雅的动作,心领神会,声音严厉说道。

  王馨雅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进花园,花园中坐在秋千架上的小妾赶忙下来问好,然后退了下去。秀儿又将园子里其他的家丁撵了出去,整个后院只有一对主仆,一对女保镖。

  秋千架是赵若雪幼时熟悉的豪华,毛茸茸的坐垫,柔软的绳索,坚固的地基。坐在上面,好像瞬间变成了空中的鹰鸟,可以畅游蓝天。

  王馨雅坐在秋千上,秀儿自觉的前后推着她,两人竟如亲姐妹一般,说说笑笑。

  赵若雪和小阅站在两侧,烈日烤的人身体发虚,气力好像随着汗水蒸发。

  中途,秀儿取了新鲜的水果,放在秋千旁的石桌上。王馨雅晃得累了,只静静坐着,吃着水果,秀儿举起纸伞罩在小姐头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