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拜见皇后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302 2019.08.25 23:29

  夜间,赵若雪和小阅一个守前半夜,一个守后半夜。天空的星星依然明亮,身上略微寒凉,皮靴中的脚板早已僵麻。

  两日,除了偶尔吹过的风,夜间不停摇动的青草,王馨雅没有受过任何的打扰,整个庭院竟如死寂一般。

  王馨雅每日早上去父母处拜访问候,赵若雪二人都寸步不离,然后等着王馨雅用完早膳,两人可以稍微休息一阵。

  王馨雅梳妆打扮之后,圆润的脸庞更显明亮,从屋内正要出去拜访父母。王夫人已经来到门口,环佩叮当,步履轻踱。

  “乖女儿,今日跟着母亲进宫拜访皇后娘娘,你重新梳妆打扮一番。”王夫人一脸欣喜,身体丰满,和王馨雅眉眼极为相似。王夫人与皇后娘娘因家世相仿,均出身于书香世家,所以未出阁之前,便已成为至交。

  “是的,母亲。”第一次进宫,王馨雅脸上却没有几分喜悦。

  王馨雅心中暗暗思量,本该属于自己的徐万金,最后却要和公主定亲,并且在一起一辈子。做了公主的男人,就不能随意纳妾,即使自己愿意做小,恐怕也不会有机会,定都谁人不知道高良公主的大名。

  高良公主因受过度宠溺,天不怕地不怕,顽劣不堪,因为公主的身份,无人敢惹。自己也是从小被捧在手心呵护大的,凭什么要落于人后,凭什么徐万金一定要娶公主为妻呢。

  “粉色不够端庄,换一身紫色长裙来。妆容不够华贵,母亲刚刚给你带来一枝新制造出来的夜明珠宝钗,一会记得戴上。”

  “是的,母亲。”王馨雅在母亲面前很是乖巧,一一照做。母亲每年都会入宫一次,给皇后解解闷,经验丰富,知道该穿什么衣服,该如何说话。

  “去了,记得多夸赞皇后娘娘。这女人都喜欢听耐听的话,你屋子里这两幅画都是当年,皇后娘娘开心了赏赐的。”

  “知道啦,母亲,您先出去,我换个衣服。”王馨雅有些不耐烦。

  站在门边的赵若雪却一脸贪婪,希望多听听王夫人关怀的话语,心中羡慕不已。

  与往日相比,王馨雅梳妆打扮的速度加快了几倍,然后携着王夫人的手,坐上了马车。赵若虚和小阅和一帮王府家丁一步一步跟在轿子两侧。

  进了宽敞的大红门,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众人才浩浩荡荡来到皇后的寝宫。一路上,赵若雪眼睛四处扫描,手中带戟的士兵七八一列来回巡视着。

  赵若雪还是第一次看到魅力的宫殿,和豪华的富贵世家不同的是,皇家宫殿红墙绿瓦,都显得格外大气恢弘。殿宇与殿宇之间,是望不出去的红墙,地面铺满灰青色的砖块,经风霜雨雪依然光滑平整。

  皇后的宫殿两侧是宽阔的平地,栽种着千年的古树,红色城墙与宫殿墙壁遥遥相望。宫殿四周皆是二十多层的台阶。宫殿上方的屋顶边檐玉制麒麟肃穆屹立,宫殿大门雕刻龙凤的花纹,干干净净,没有多余的雕饰。

  皇后宫殿分两个房间,左侧的房间是简约的床榻,金黄色的锦被帷幔,显得高贵神秘;右侧房间为皇后日常书画聊天所用。珍贵的梧桐木案板,外面一层棕褐漆,颜色简单深沉。案板上几卷半开的书卷,纯玉制的笔架和砚台。

  这是一位保养的很好的妇人,脸上不见一丝皱纹,皮肤细嫩光滑,浑身散发着高贵不可侵犯的气势。赵若雪和小阅低着头跟在队伍后方,皇后听到传报说,王夫人到了,于是迎出房门。王夫人率领女儿一众不得不跪在外面的台阶上,纷纷叩头问好。

  “快快请起,都说了多少遍,无需客套。”皇后在众人行完大礼之后,开口说道,声音温柔,却隐藏着不可忽视的威严。

  皇后牵着王夫人的手,进了房门,一边关切的说道,“这丫头长得真是眉目清秀,娉娉婷婷,貌若天仙。”

  赵若雪和小阅守在门边,小阅一脸好奇四周打量,浑然不觉危险。

  赵若雪却站直身体,一刻也不松缓。在皇宫内,更多了十分警惕。赵若雪喜好阅览,护卫工作闲暇之余,总是喜欢看野史外传,从而了解到皇宫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少有差池,死无全身。偏偏因为保卫的工作,不能擅自离开,不然赵若雪这一辈子都不会踏入皇宫半步。

  “多谢娘娘夸奖,馨雅,快谢谢娘娘。一年未见,你还是那么美丽。你去年吃的补药,还在吃吗?”王夫人坐在皇后下手的软凳上,自如交流着。因为与娘娘多年的结交,对娘娘的秉性清清楚楚,但也总归忌惮着对方的身份,从未恃宠而骄。

  “谢谢娘娘夸奖。”听到母亲的提醒,王馨雅端正身体缓慢开口,尽量让自己显得端庄气派。

  “恩,乖孩子。一直在服用,所以啊这皮肤未曾衰退过,下午你离开时,给你带一些回去。”

  “那便谢皇后恩典。”王夫人正是此意,皇后还真是善解人意。皇后与自己一般文人之家出身,却能坐到如今的位置,真是不可小觑。

  “恭喜皇后娘娘,很快喜事将近。”王夫人想起定都上下老少皆知的大喜事,满脸堆笑,谄媚地恭贺。

  皇后娘娘反应快速,知道王夫人所指何事,便也跟着微笑,一脸满意。“高良公主她自己选的驸马,我和皇上也都很满意,徐尚书这一生可是为朝廷尽忠尽力,这儿子肯定也是不俗的。”

  “那是当然,皇后娘娘的福气,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马上将会添半个儿子。”

  说道乖巧懂事,很明显和高良公主性格不符,每日不是男装打扮到处惹事,便是喜那男儿的东西,骑马射箭,每一样不会的。王夫人这话却勾起了皇后的忧心,适得其反。皇后不但没有开心,反而转过话锋问着王夫人。

  “我听说徐尚书的夫人很是看好你们家的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皆精不说,刺绣也是出神入化。”

  “谢皇后夸奖,我家女儿不才,哪敢肖想未来的驸马。皇后谬赞,我家女儿惫懒,幼时学的琴棋书画早就生疏了,只有这刺绣还能拿出来看看。”

  王夫人一听皇后的话,这是在嘲讽自己的女儿啊。虽然各项优秀,以后还得靠着未来夫婿的能力。于是面上带笑,却不敢反驳也不能反驳。手中却是拿出女儿绣给自己的绣帕,上面的牡丹花徐徐如生,好像是在反讽什么。

  皇后仔细一想,这是说高良公主连一样拿的出手的才艺都没有。

  于是两人开始温温柔柔唇枪舌战,面上带笑明着暗着来回嘲讽。

  两人表面上聊得热火朝天,心中却越发郁闷。时间过得很快,太监过来上报午间的菜肴,两人于是就着饭口停了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