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赛前准备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069 2019.09.13 21:00

  位于休息区正中的一间简约的帐篷,门边有两个仆人把守。

  帐篷内十多个老鼠夹摆放在床榻旁边,床榻上铺着一张老旧的虎皮。

  房间宽敞明亮,床榻前方是一张深棕色长桌,桌子上是一盘茶壶和茶杯,另有一盘还未下完的象棋。

  白衣老人和主持宣布完第三场比赛的规则,在帐篷内玩起象棋。

  两人相对而坐,一人一手茶杯,一手棋子。

  主持虚长白衣老人两岁,二人心情好时常以兄弟相称。

  主持将炮对准了对面的小卒,作势要隔子打卒过河。

  白衣老人连忙跳马护卒,伺机反攻。

  主持虚招一晃,将大军挪了出来,一顿直线狂轰乱炸。

  先拿掉白衣老人的两个炮,老人护理不及,只剩余一个。主持一气呵成,丝毫不给对方反攻的机会,瞬间又端掉白衣老人的两个马,最后将君。

  白衣老人边角的两个军跑来跑去,也没躲的掉主持的大部队进攻,最后只剩下小卒和君士,无奈只好来回挪着小卒,打算做垂死挣扎。

  此时,外间进来一模样硬朗的男子,附到主持的耳边,悄声禀报着什么。

  白衣老人用了内力,双耳竖起,努力听着两人的话头。

  男子悄声询问,“主持,猎场外围已经检查好,并无任何障碍。是今夜将野兽放出来,还是明日凌晨放?”

  “明日凌晨放,趁着众人放松警惕,还在顺梦中,将野兽和野兔放出来。”

  主持声音干脆,不带一丝感情,身上的威严不自然散发出来。

  既然能经过两场考验,这五组自然也是各有神通的,那便也就不必手下留情,多加顾虑了。

  白日,赵若雪回到自己的帐篷内补觉,昨夜神经紧绷了一夜。

  帐篷外面的空地上吵吵闹闹的,时不时有长剑划破长空和众人呼呼哈哈的喊声。

  赵若雪想好戌时之前,徐万金定会来寻自己。

  明日露白之前,众人便尽快将猎物捕获完全。

  晚间开始的围猎必然会消耗大量的体力,所以赵若雪趁着白日大家练武的空,快速补充睡眠。

  赵若雪睡的香沉,徐万金来探望了赵若雪两次,看着人睡的香沉,便也没有叫醒她。

  来回两趟,围猎人员男人众多,又感不放心,于是让武大静悄悄将他的书卷一一搬了过来。

  徐万金坐在桌边,一身雪白的星辰服饰,白皙的手指,卷着手中的竹简,动作轻柔舒缓,不急不忙。

  武大守在赵若雪的帐篷边,武二偷偷跑到猎场外的商贩摊,徘徊着,打算找一些新奇的玩意。

  壮汉赤了上身,身上背上满是刀痕,手臂上肌肉发达,分成了几个结块,像是水中的莲藕。

  主持也没说抓捕方法,壮汉心中想着一刀一个小野兔,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于是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呼呼哈哈喊着节拍,这最后一场比赛与前两场相比真是简单多了。

  心中这么想着,自信心倍增。手下动作越发轻快,刀也挥舞的更炫了,让旁边围观的人看得眼花缭乱。

  半夏还扯着孙潜的袖边,手中提着五袋美食,孙潜手中提着十多袋美食,两个人继续采买明天一天需要的食物。

  阳光正好,秋风正飒,剩下的五组不是在休憩就是在练习,人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终于熬到最后的一场比赛了。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太阳早已经落到山的另一边,只能隐约看到太阳外面的轮廓光圈。

  武大入内,将桌子上的蜡烛点燃,又悄悄退了出去。众人已经开始进食晚餐,帐篷周边静悄悄的,只有徐万金静静翻着书卷的声音,清清脆脆。

  林间的山居小户,男人孩子都各自归家,茅草屋上面的烟囱冒着白色的烟气,随着风,朝着一个方向升腾,然后消散于密林中。

  黄色的树叶也追随着风,打着旋,跳跃挣扎,终究是没能再次回到那滋养它的大树上,无力的落向地面,安安静静。

  又一阵风吹来,树叶像是鱼儿回到深潭,欢快的跳跃起来。

  赵若雪从第一次跟镖开始,睡眠变得浅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一种人体的自我保护功能。

  听说猎豹睡觉的时候,耳朵依然在探听附近的声响,这是自然的恩赐吧。

  赵若雪当然知道徐万金来回两趟,他的脚步声,他的身影,他的样貌,自己早已了然于心。

  赵若雪只是听着,并没有起来,后来听到徐万金翻书的声音,身上竟一点点放松下来,陷入一片空白温暖,好像深处白色的鹅绒床垫上。

  赵若雪记得幼时,自己居住的国家总是下着雪,那个时候,天空白茫茫一片,大地白茫茫一片,红墙绿瓦也全被白色覆盖,整个世界像一个巨大的棉花团,令人感到舒适安逸,正如现在徐万金在自己身边。

  好像母亲还在身后,母亲格外喜欢白色,所以将自己的房间也布置的雪白,雪白的天鹅绒,舒服的可以将一天的疲劳散去,后来,后来,想不起来了。

  赵若雪迷迷蒙蒙中,夜风透过帐篷的布帘缝隙,潜入室内,徐万金感觉略微的凉意,头脑越发清醒。

  于是出了帐篷,派武大将自己的锦绣被子取来。

  武大又额外取了一件外袍,绿色的外袍,和树木的颜色极为相像。

  徐万金披着外袍,将被子加盖在赵若雪身上。

  被子很轻,里面是天蚕丝的材料,帐篷内的东西都是母亲替自己打点的,自己不在府内,母亲一定又无聊的祸害父亲了吧。

  徐万金轻轻笑出声,摸了摸赵若雪束起的头发,回到桌边,添了红色的蜡烛,继续阅读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天色大黑,灰蒙蒙的看不清人的身影。

  山边的住户,孩子在火炕上安然入睡,时不时的在睡梦中开心的笑着。

  妇人放下手中的针线,将蜡烛吹灭,和丈夫相对而卧。

  武二溜达一圈,吃饱喝足,回到帐篷内,看着徐万金的眼色,蹑手蹑脚走进来,催促着,“公子,还有一刻就到戌时了。”

  “嗯,知道了。”徐万金揉了揉有些疲累的双眼,挥了挥手,武二便退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