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高良公主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374 2019.08.10 18:00

  “徐万金——我来了,快出来摆驾迎接。”一声清脆,打破沉静。一道翠绿色的身影,腰间一条青色璎珞,上好的绫罗绸缎。黑黑的长发一半盘在头顶,一半披散在身上,精致的巴掌脸,气质高雅,惹人怜爱。

  “公主,公子不在。”武二记得公子吩咐过,任何小姐来找他,就说不在,硬生生扯出一个微笑。

  “让开,骗人,我问过门外的家丁,今日公子都没有出府。”高良公主生气的反驳,一个侍卫而已,居然敢欺骗公主。

  “公主,您请。”为了平息公主的怒火,武二立马改口道,高良公主从小和徐万金一起长大,其他方面堪称完美,琴棋书画皆精,打猎骑马俱会,就是喜欢捉弄人,还有就是黏徐万金了。徐母听说高良公主驾到,早就偷偷溜出府,徐母与高良公主生母为老朋友,两人见面就吵,何况高良公主和自己性子太像,很难对付。

  “算了,放过你。”高良公主带着丫鬟小翠,起步走进书房。

  “徐万金——”高良公主撒娇似的呼唤。

  “公主您来了,武二,怎么不通报一声,真没有礼貌。”看似讽刺武二,实为提醒公主,早在公主第一声呼唤,徐万金就听到,嘴角抽搐到现在。

  一个是徐母的金宝,一个是高良公主的长音徐万金,都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因为一个代表相亲,这另一个嘛,更让人头痛。

  “徐万金——你带我去打猎好不好。”高良公主眼睛狭长,微微眯起,竟别有一番风味。

  “不好,明天我还有公务。”徐万金委婉拒绝。

  “父王说今天开始官员休沐三日。”

  “是这样吗?我怎么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呆在家里,我让父王带我去打猎,他让我找其他的人。”

  “我帮你找——其他的人,好不好?”

  “不行,我就要跟徐万金去打猎嘛。”高良公主坚持不懈的说道,站在徐万金书桌前方,双手叉腰。

  “我是公主,你敢不听从我的命令?”高良公主看徐万金没反应,威胁道。

  徐万金索性不去理会,不听不看,劝自己道,心静自然凉。威胁无效。

  “徐万金——你不答应,我就一直在你书房待着,哪都不去,晚上也在这住。”高良公主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赖皮道。

  徐万金回想起上次高良公主说这话的时候,在尚书府足足住了一个月。把书房里的书搬到外面晾晒,遇到雨天,全都泡了汤;树上的鸟巢、蜂巢捅了个遍;在厨房学习烧菜,烧了一个厨房,后来单独为她建了一个厨房;不止这些,烧完的菜黑乎乎的硬要每个人吃一口,徐万金记得一整天,自己都没有吃东西,一直在喝水。

  徐尚书与徐母早早料到,去了京都的偏院居住,那里有一块田园,夫妻两个喜欢偶尔除除草,种点花菜,陶冶情操。高良公主有一天无聊,去看望二人,帮他们拔草,把地里面的幼苗、花骨朵全部用锄头铲平,一点没留,最后剩下光秃秃的土地,二人也不敢吱声。

  “没问题,公主你随意吩咐。”徐万金打了个寒颤,秋天的风就是凉飕飕的,脊背都快要吹弯了。

  “徐万金——你真是太好了。”高良公主笑开了花。

  “哈哈哈,公主去买打猎的用具吧。武二,跟着公主。”徐万金无奈的笑了笑,打算先把公主支走,自己才能真清净。

  “不需要武二,满口谎言的臭男人。小翠,我们走。”

  清脆的声音听多了,也是一种折磨,武二揉了揉耳朵,没有回嘴。

  翠绿身影匆匆离开,徐万金抹了抹额头的汗,吩咐武大暗中跟着。

  为避免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高良公主和小翠换好准备好的深蓝色长袍,将秀发高高束起,假扮男子。

  街头攒动,高良公主摇了摇街边的拨浪鼓,然后让小翠付钱;那个假的镯子也很好看,镶嵌假钻,却很是漂亮,阳光照射下一闪一闪,套在手上;那个山水画很漂亮,足以和宫中画师媲美,京都街头有趣的东西好多。

  一处酒馆门前,对面是狗肉摊,高良公主停下脚步,前方聚集几个人正拦截一位白衣女子,只看得到背影。路人很多,却无人理会,几个人开始一脸猥琐,走进白衣女子。

  高良公主注意到,立马大声呵斥,“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当街调戏民女。”

  “什么眼神,明明是男人。”路人甲吐槽。

  “哟,这小姑娘也挺漂亮,跟大爷们一起玩玩吧。”猥琐男脸上带着刀疤,有点渗人,高良公主却一点都不害怕。

  “调戏男的也不行,你们怎么都看热闹,不出来帮忙啊。”高良公主一脸不明白,不说还好,一说,周围的人都跑开了。

  只剩下街边的摊贩和酒馆里的看客。高良公主拿起手中拨浪鼓丢向刀疤男,刀疤男开始生气,竟被一个小姑娘给欺负了,骂骂咧咧上来就要抓人。

  小翠浑身发抖,还是毅然挡在高良公主身前。高良公主有点感动,把小翠手中画轴抽出来,扔向街边摊贩,一砸一个准。摊贩纷纷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高良公主手指一指,表示不是我,是刀疤男干的,众人摇头,没有上前。刀疤男像看小白兔一般,慢慢靠近。

  高良公主大声喊道:“大家上啊,揍他一下,我给一两黄金。”说着把钱袋扔到刀疤男面前,大家一哄而上,红了眼睛,也不害怕混混的伤害和报复。

  高良公主趁乱扯着白衣女子的手跑开,白衣女子还有些愣怔跟着跑起来,小翠紧随其后跟着。

  渐渐远离人群,高良公主气喘吁吁,脸色微红,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没顾得上休息一阵,出声询问到:“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姑娘。”声音潺潺,清凉低沉,开始道谢。本来打算把手中的痒痒粉撒到他们身上,结果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女孩,先是制造混乱,然后牵着自己的手跑开。

  “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高良公主面向白衣女子,突然秀美漂亮的女子居然有喉结。

  “你是男的。”分明是男的。

  “你的眉毛很细,脸蛋精致,没有喉结,很明显啊。”赵志一本正经的回答,知婆婆吩咐他出来购买药材。痒痒粉,是姐姐提醒自己带在身上的,虽然当时不明白怎么回事,还是乖乖带着。

  “这样啊,你是——男的。”高良公主不可置信又重复了一遍,那帮人也太不是人了吧,对男的都能下得去手,如果不是自己碰上,还不知要出什么事呢。

  “你以后上街记得带防身的东西,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高良公主嘱托,领着小翠离开,向武器铺走去。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高良。”

  “高良姜吗?”赵志望着翠绿衣裳的女子越走越远,心情像看到医书一般喜悦。

  后来,那几个混混不知去了哪里,刑部牢房的人数增增减减。京都守卫增加了一倍,酒楼对面的摊贩开始建起了狗肉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