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戌时出发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485 2019.09.14 21:00

  徐万金在赵若雪耳边轻声呼唤着,只说了一遍她的名字,赵若雪便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在门边的脸盆中快速的擦了把脸。

  赵若雪动作迅速,快速掠到门边,步伐规整有力。被赵若雪带起的秋风吹拂着,徐万金先是一惊,然后心中知晓,这便是精诚镖局青衣的行动水准吧。

  同时心脏莫名的跳动,好像有些紧张,醒来的赵若雪总是那么冷漠,却让人移不开眼睛。

  徐万金想到晚上的围猎比赛,让武二将人召集起来,在帐篷外集合,一齐等着戌时的更声响起。

  中心的帐篷内,白衣老人故作镇定,面不改色,来回移动着剩下的小卒。

  虽然知道结局终将被吞没,还是要义无反顾的过河前行。

  主持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沉稳的一步步将对方逼至角落,然后一网打尽。

  棋盘上白衣老人只剩下一个君和两个士。

  趁着主持和男子说话间,偷偷从棋盘下拿回来的小卒,也被无情的再一次吃掉。

  白衣老人哭丧着脸,捂着肚子,一副着急上茅厕的表情。

  “哎哟,哎哟,肚子疼,我去个茅房,去去就回,去去就回。”

  白衣老人拿起拂尘,身影迅速消失在帐篷边,心中腹诽。这个老东西,下手真狠,一个子都没给自己留。

  主持淡然的收了棋盘,什么都没说,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白衣老人日常琴艺茶道无一不精,单单不擅长七拐八拐的象棋。

  两人每年围猎比赛都会来一盘,往往都是一盘未结束,人已经跑的没影了。

  估计下次再见,就要等到明年的围猎大赛了。主持呵呵笑了两声,然后叹了口气,掐着手指头,抬头望着挂起的门帘上月亮的高度,估计大家都入场了。

  是活局,是死局,还是各凭本事。

  这第一名是哪一组,主持心中有数。这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位置究竟哪一组能争取到,自己倒是有点好奇。

  此时,猎场的内部栅栏也缓缓打开,两个硬朗的青年男子,一人拽着一侧的围栏。

  单扇围栏足有五米宽,看上去蓬勃大气。随着两男子的动作,围栏和地面的沙土摩擦着,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亮。

  五组人员像是羔羊一般,被放入栅栏中,栅栏哗啦哗啦被快速关上,伴随着秋风吹着树叶的沙沙声。

  众人手中拿着火把,武二提着一大包食粮,众人身上佩戴着各自的武器。

  在赵志高超的医技下,高良公主的身体恢复的又快又好。

  但是赵志还是不放心,寒深的秋夜,将自己的纯白色披风,亲自披在高良公主身上。

  两个人经过一日的相处,更为熟悉,两人的交谈也不知不觉变得多了。

  高良公主和半夏各自背着自己的弓箭,跟随着不同的队伍,没入森林中不同的方向。

  二皇子的队伍直直向前行进,赤练跟在最后,摇动着腰肢,隔空送给赵志一个飞吻,然后不见了踪迹。

  主持并没有划分围猎的范围,也没有规定围猎的手段,这才是第三场比赛的问题所在。

  徐万金为了避免围猎区域的重叠,防止不必要的冲突,提前带领着大家向西而行,和其他四组的方向完全不同。

  这五组的队长都心中有数,在二皇子先行离开之后,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进。五组队伍在栅栏边呈放射的光线,向着密林的深处走去。

  随着地面上的枯枝枯叶越来越多,只会逃跑和爬树的徐万金被众人保护在人群中心。

  十多个人,一人拿着一只火把,盯着杂乱的地面,寻找着白色的野兔身影,却一只没有找到。

  这也太奇怪了,众人进入森林,至少行进了千米有余。

  而树下一只野兔的身影都没有。

  风变得隐秘,在树干与树干之间来回穿梭,密林中的杂草没过众人的长靴。

  徐万金一脚深一脚浅,在众人之间缓慢的移动。脑中思绪不断,按理来说,距离栅栏的黄土地已经走了很远,野兔喜欢吃草。这里的草这么丰盛,不会一只兔子没有。

  就在徐万金疑惑之际,壮汉大声吼了开来,“老大,那草丛里有兔子。”

  “那么大声做什么,一会兔子都让你这粗人吓跑了。”秀才被壮汉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格外不满。

  壮汉没听那秀才说的什么,整个心思扑在草丛里的野兔上。只要捉够50只,便能获得奖赏,那自己这一辈子都不需要拼死拼活挣饭钱。

  壮汉拿起大刀,朝着那晃动的青草丛挥去。

  徐万金还在想,自己就说,应该能看到野兔了,肯定是大家的注意力不够集中。

  在黑暗的密林中,找藏匿的野兔,并不是容易的事。

  众人在那一刹那,屏住了呼吸,竖起了耳朵,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壮汉的屁股。

  壮汉灰头土脸的将活物掐在手中,一阵刺耳的“吱吱吱”响彻树林,很显然,这不是兔子的叫声。

  众人将火把靠近一看,这是一只变异的老鼠,通体灰白,乍一瞅,还挺像个小版的野兔。

  “唉,头疼。”秀才拿着扇柄拍着脑瓜门,想着为什么壮汉会被分到这一组。

  众人白高兴一场,耷拉着脑袋,赵若雪刚想出声安慰,这老鼠和兔子长的挺像的。

  就听到壮汉一声厉叫,划破长空,惊飞了树上打盹的小麻雀。

  “啊——啊——啊——”壮汉借着火把才发现手中提着老鼠,吓得浑身哆嗦,将老鼠抛向天边,没想到老鼠从天上掉下来,又砸在壮汉身上。

  壮汉一脸惊恐,连声喊了三个啊,然后老鼠又被摔在地上。

  老鼠福大命大,皮糙肉厚,从地上挣扎着翻了个身,钻进草丛,四个腿加紧倒腾,一溜烟跑的没影了。

  “俺滴个娘。”壮汉欲哭无泪,将自己的手往树皮上狠狠蹭了几下才罢休。

  “哈哈哈。”武二先忍不住笑了起来,秀才也情不自禁,跟着哈哈大笑。

  赵若雪正要将手中的手帕递给壮汉,被徐万金发现,率先抢到手里。

  徐万金不冷不热的开口了,“一个大男人还怕区区一只老鼠,都别笑了,继续往前面走,找到野兔才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在天亮前全部抓到,那样大家就可以早早休息了。林子这么大,快些找吧。”

  众人于是噤了声,壮汉哆哆嗦嗦,也只得跟着。本来以为自己会成为第一个抓到野兔的人,没成想自己是第一个挨训的人,壮汉在心中默默叹气,无语望天。

  徐万金抢了赵若雪的手帕,转过身去,将手帕贴着胸口处放好。

  武二跟在徐万金身侧,就发现,貌似公子刚才又几不可见的笑了一下。

  100只野兔,在这么大的森林中找到,一定会费一番功夫;另一方面,如果主持那老滑头故意将野兔装在笼子里藏起来,那会更难找。

  主持肯定会想尽方法让二皇子得到第一名,自己这组能走多远,还是得往前走,才知道结果。

  徐万金看了看壮汉一副委屈的样子,自己这一组能不能赢真的挺难说的。

  徐万金摸了摸怀中的帕子,上面好像还有赵若雪的体温,自己这组一定要赢得。

  赵若雪跟在徐万金身后,以防野兽突然从林子里窜出。情绪竟然难得的平静,脑海里没有一丝杂念。可能是因为徐万金在身边吧,他总是有足够的智慧保护大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