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还剩五组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481 2019.09.11 21:00

  藏蓝色的天空,月牙淡了颜色,变成薄白,观看着世间人的喜怒哀乐。

  突然之间,眼前金光万丈,太阳从两山之间露出光亮的脸庞,像是灿烂耀眼的珍珠。

  阳光在徐万金脸上镀上一层金光,赵若雪坐在徐万金身侧,转过头,被太阳的光芒闪的眼光迷离,有一瞬的恍惚。

  徐万金精致好看的脸蛋上,可以看到细小的绒毛。挺直的鼻梁,也熠熠生辉。

  徐万金感受到赵若雪的目光,朝着赵若雪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然后也深情款款看向赵若雪的眼睛。

  两个人四目相对,赵若雪仿佛能读懂那眼神中的爱意。霎时间,两团红晕浮现在黑的发亮的脸庞,像是围绕在太阳身边那一缕缕朝霞,让人心神悸动。

  两人相互看了一会,然后同时拿起筷子,意图掩盖什么,往碗里夹着菜,却并不吃,只是机械般的夹菜。

  秀才看着一桌子的珍馐,慢慢的品尝着,这红烧鲤鱼倒是新鲜,估计是商贩在山间溪边用渔网打捞而来的。

  这边,众人大快朵颐,那边,壮汉急匆匆跑了回来。

  “公子,主持说第二场比试结束了。”

  壮汉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昨天傍晚不是刚刚完成第一场比试吗?”

  秀才一脸的不可置信,问道。

  “那就是昨个晚上呗。”

  壮汉对着手指头,胖乎乎的手指头来回掰扯着,有点不安,鬼知道比赛什么时候结束。

  徐万金一脸了然,问道,“主持接下来说什么了?”

  赵若雪突然想起昨夜,准确来说事今日的凌晨,那位到访的白影老人。

  “那俺就不知道了,俺听说比赛结束了,着急的就赶回来了。”

  壮汉一脸焦急,好似热锅上的蚂蚁,自己脑子愚笨,本来也记不住主持说的那些啰哩啰嗦的东西。

  “算了,武二也去了,一会待他回来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徐万金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方明白过来老人家摇头的含义。

  很多东西,就是如此,看到了未必看懂,体会过了也会遗忘,亲身尝试才能真正了解其中意味。

  徐万金心想,看来兵法兵书还只是最基础的东西,有机会一定要做男儿应做的保家卫国,上战场杀敌。

  算算时间,估计也快轮到自己了,谁让自己生在尚书之家呢,这便是逃不开的命运。

  众人这边刚刚放下碗筷,那边武二一脸喜悦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摊贩大娘白给的叉烧包。

  “公子,第二场比赛昨夜结束了,那白衣老人果然是主考官,刚我瞧着主持身边站着一位白衣老人,一手持着白色的拂尘,就是昨夜那讨钱的老人家。”

  武二一边啃着叉烧包,一边来来回回说了一大通。

  壮汉在一边听得双眼冒金星,俺的个娘,这说的都是些啥,耳边好像瞬间出现了一万只蚊子,赶都赶不走。

  一边不服气想着,俺要在那边听主持说话,俺也知道这么多。刚吃了那么多锅包肉,还能啃的下包子,他奶奶的,肚皮真个大,撑不死他。

  “武二,长话短说,我们组有没有通过。”徐万金抚了抚额头,有点被武二的话绕晕了。

  秀才围着桌边另一角,也急急的催促到,“就是,你快说说怎么回事,昨夜第一场比试刚结束,什么时候进行的第二场比试?”

  “有公子在,咱们组三场比赛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武二一脸得意,面朝着徐万金,气沉丹田,屁股缓缓下沉,刚要坐在壮汉身边的板凳上,打算细细道来。

  壮汉注意到武二的动作,趁其疏忽,快速出腿,脚面勾起,将板凳勾离武二的屁股正下方。

  武二正打算好好歇歇脚,对同组之人毫无防备,一个屁股结结实实坐了下去。

  这一坐直接坐到空气上,然后众人就听扑通一声,武二整个歪在地上。

  “你这壮汉,你做什么你?”

  武二手脚并用爬了起来,看了眼屁股后面的凳子自己跑到壮汉身侧,突然明白过来。

  “我做什么了我?”

  壮汉梗着脖子,满脸涨红,努力将想笑的冲动压下,反问道。

  “武二,讲正事。壮汉,不要起哄。”

  徐万金知道壮汉有点嫉妒这个万事通,出声制止事态的进一步升级。

  “是,公子。”武二委屈了一阵,想到老大娘白给的猪头包子,心情又好了起来。

  张着嘴吧,对着口型,朝着壮汉无声说道,你给我等着,等你睡着了,看我不揍你屁股的。

  壮汉偷袭成功,没理会徐万金的话和武二的鬼脸,转过头去,偷偷捂着嘴偷乐。

  徐万金因为是公子身份,个人拥有独立的帐篷,武大、武二这些仆人都是在一个帐篷内居住。

  地上一张大毛毯,十多个人一个挨着一个,像是火柴盒里整齐排列的火柴棍。

  “你们还记得昨夜那仙风道骨的老人家吧,他是第二场比试的主考官,主要考察各位的临时反应。”

  “原来是这样,昨夜一个要饭的到门口,也没看清长什么样,给了两个铜板,就打发了。”

  秀才恍然大悟,昨晚几个人挤在一个通铺上,实在睡不着,正打算出门溜达溜达望望月色,碰到一个鬼魅一般的身影。

  壮汉一脸诧异,“俺怎么不知道竟还有这事?”

  “你睡得像个猪似的,能知道些什么。”武二刚才憋了一肚子火气,反唇相讥。

  武二还记得,自己从公子处返回的时候,众人都睡下了,自己走到床铺的个人位置,中间经过壮汉的身躯,不小心踩了好几脚,那家伙也没醒。

  然后过了没一阵,秀才起了身,铜板敲击银盘子的声响,响起两声,然后一切就陷入沉寂。

  壮汉憨憨的摸着脑袋瓜,不知道说什么,也就没有出声。秀才瞪了壮汉一眼,什么都做不了,就知道瞎掺和。

  武二将盘子里最后一块锅包肉吃掉,接过秀才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大口,然后继续说道。

  “第一场比赛的七组经过一夜,还剩五组。”

  赵若雪一直未说话,却对这去掉的两组很感兴趣,于是开口问道。

  “那去除的两组怎么了?是因为没有赏铜板吗?”

  徐万金点点头,表示自己也有如此疑惑。

  “那两组,一组抽刀,差点把老人家剁了。还好老人家身手好,几个掌风,将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哈哈哈,快些讲,另一组怎么回事?”壮汉狂野的笑着,来了兴致,于是打断武二的讲述。一边暗中思量,被淘汰的两组怎么能比俺还蠢呢。

  武二压低了嗓子,故意不让壮汉听到。

  “这另一组吗,看着老人家可怜,将身上所有财物一一交出,连身上的汗巾也给了老人家。好心好意希望老人家拿去卖钱,却差点没熏死个人。”

  “东西都交给他,还不好?这考核的标准是什么啊?”

  秀才奇怪的问道,满脸都是困惑。按理来说,这一组当排列在二次比赛的榜首啊。

  “老人家说了,善良的极端,不适合参加第三场围猎。还怨愤说道他们是怎么通过的第一场比试,简直是没脑袋。”

  徐万金心中暗暗好笑,这规矩都是人定的,标准必然是看那古怪老头的心情。

  恐怕这组应该是事先听到一些内幕,本想谄媚讨好,反倒适得其反,这围猎比赛当真是有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