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启程归京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1772 2019.08.07 17:00

  第二日清晨,天空浅蓝,太阳的方向出现一丝明亮,还未扩散。

  徐万金吩咐府中人,安排了两辆精致小马车,每一辆只能容纳两人,武大武二骑马开路。自己则借口多日的照顾经验,和赵若雪共处一辆马车内。

  赵志在第二辆马车中,看着府上特赠的一书,安安静静,不言不语。虽然空气闷热,这辆马车中却气温极低,有一股冷气从孙潜身上发散。

  第一辆马车内熏着香炉,赵若雪身上盖了两层薄被,手中拿着镀金暖炉,半靠在车厢一端。

  徐万金坐在座位下首,只垫了一层坐垫,简易方桌上是赵若雪从来没有见过的翠绿色茶壶和茶杯,还有一些调制的器具。

  赵若雪从自己的角度看去,是徐万金的修长背影,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白色缎带,白色绸衣,一身洁白无瑕,恍惚间像弟弟的身影,心头不禁一柔,从后面看,徐万金毫无防备,像一个乖巧的孩子般。

  如玉般的骨节,漫不经心的调制热茶,技法娴熟,举止翩翩,方桌上飘荡着清香,蒸汽如烟,缓缓飘荡,一室安逸和美。

  马车轻轻摇晃,像是母亲的怀抱,不觉疲累。时而触摸到徐万金的发丝,触感细嫩柔软。脖颈被衣服衬的更加雪白,一根红线尾部暴露在空气中,赵若雪突然想起自己的白玉狐。

  “把我的白玉狐还给我。”

  “你先把钱给我,我就把玉佩还给你。”跟镖出门在外,徐万金相信赵若雪肯定不会吧那么多银两放在身上。

  “到了精诚镖局再说,你先把玉佩还我。”

  “一分不差吗?”上次在桦涵阁,那么多钱,很大概率是从百金拿出来的,时隔四年,说不准钱都被花光了。

  “差的后期补给你。”

  “那可不行,我不答应。”

  赵若雪无可奈何,闭目眼神。徐万金也不再言语,突然一双黝黑小手从后背伸了过来,就要抢走玉佩。徐万金早已预料,赵若雪可不是一个好哄骗的女人,身子一躲,赵若雪捞了个空,有点气愤,双颊涨红。

  “你这种行为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你话怎么那么多。”

  二人歇了下来,停止动作。

  没过多长时间,赵若雪有些哀伤开口道:“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了。”

  徐万金背影明显一颤,心中莫名酸涩心痛,转念一想,赵若雪虽然耿直,未必不会撒谎,博得同情。

  “那等到你把钱凑齐了,我把玉佩还给你。”

  真是万分不舍,这块玉佩跟了自己四年,每天日出日落,对弈读书经商,无一日不陪伴在自己身边。有些舍不得,何况这块玉佩价值可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赵若雪不一定何时能把钱凑齐,到时候见招拆招。

  武二若是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在心里嫌弃,自家公子真是掉价,为了一块上等玉佩,无赖到这个地步。

  徐万金转过头,竟不小心发现满脸泪痕的赵若雪,那么坚强勇猛的女人,在生死边界无所畏惧的女人,居然在这个时候静默流泪。

  明亮的双眸聚集泪水,巴掌大的脸紧紧皱着,融化心间的戒备。徐万金心神一摄,下意识伸出手触碰到粗糙的皮肤,轻轻揉了揉,为赵若雪拭去眼泪。又忍不住掐了掐,像是对待府中幼童一般,宠溺抚慰。

  “把你的手拿开。”赵若雪立马收了眼泪出声喝到。

  “好好好,你不要生气,我这里有一块玉镯,先放在你那里,黄金凑齐了,再换回来,这样公平吧。”徐万金拿出弱冠之日,母亲赠送的玉镯。

  “这也是我母亲给我的。”徐万金补充,说完不顾赵若雪的反应,将玉镯套在赵若雪的手臂上,大小正好合适。

  赵若雪知道这代表什么,京都民风开放,弱冠之时,家中主母会将传承的宝物交到男子手中,由男子自己选择心仪女孩,然后转交信物,下一步就是提亲。赵若雪将玉镯脱了下去,然后又递交到徐万金手中。

  “你生病的时候,我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不如你再考虑七日。”徐万金知道赵若雪性子倔强,不会轻易同意,现在就是创造机会让自己能和赵若雪多多接触,这样孙潜,那只会舞刀弄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彪形大汉肯定就不会有机会了。

  徐万金又递出自己的玉镯,交到赵若雪手里。

  赵若雪听着这话,一愣,这是什么情况,一时无法反应,手中静静躺着玉镯。徐万金有些不自在装过身去,没有言语。

  赵若雪有些走神,眼光专注在玉镯上,玉镯素面无纹,内外圆润,没有多余修饰,脂感润泽,细腻严密,盈透如水,娇俏灵动,散发贵气。这是除了白玉狐,自己最喜欢的玉制品。

  看来还是先收着,等到七日之后再说吧。赵若雪怕将玉镯磕碰,小心用手帕包好,贴放在胸口处,竟有丝丝暖意,缓缓流淌。

  二人一时间有了默契,都低下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归来的途中只有两辆小马车,没有沉重的宝箱引人注目,这一路倒也安全,没有任何阻挡和危机。

  很快,前方是京都独有的红漆木大门,两三人的高度,庄严肃穆,静默守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