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针锋相对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030 2019.08.05 18:16

  祥和宁静的街头,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两个神情严肃的侍卫如石狮子般,一丝不苟地看守。金灿灿的房宇,红木门窗镶金,彩色琉璃做瓦,牡丹花盛开在一处院落,香气扑鼻,蜿蜒小路由玉石造就。

  着粉色衣裙女子立于花间,肤如雪,柳叶眉,樱桃嘴,手中拿着小巧团扇,步履轻轻缓缓移动,悠闲自得。

  清凉的一处屋内,“万金,今天把男德抄写100遍。”一位头发灰白,身材健硕,相貌与气质俱佳的中年男子坐在主位,命令道,语气威严,不容置疑。

  “是,父亲。”少年敬重地答道,嘴角微微抽动。头戴绣花白色缨带,腰间佩戴温润透明白玉,一身洁白如雪长袍,衬的身材修长,面容明丽俊秀。

  得到肯定答案,中年男子却有点不好的预感。

  “金宝,金宝。”淡淡柔柔地,悄悄流淌进屋内人的心中。粉色贵妇慈爱呼唤着,手中携着团扇,身后跟着两个乖巧伶俐的丫头,一步一挪进了屋。

  “明天给舅舅送珠宝准备好了吗?今天跟我去趟街上,给你看看衣裳。”贵妇吐字如兰。

  “准备好了。母亲,我需要抄写男德,今天就不去了,好嘛?”少年语言调皮,带着撒娇的意味,尽力乖巧回答,眼角顺带撇过中年男子。

  “徐大官人,昨夜几时回来的,喝了几斤酒,后来做了什么?”贵妇眼角一挑,慈母形象立时褪去。

  “再抄100遍,金宝,咱两走。”语气又突然温柔,中年男子浑身瑟缩,不敢接话。瞧着万金,使了两下眼色,徐万金抑制住扬起的嘴角,低下头,赶忙答是,心中思绪却转了百转。

  昨夜可是精彩,坐在亭子里看着父亲一朵一朵把牡丹花摘下来,扔到地上,又喊又叫,母亲的话全然不听,最后还是自己找了两个家丁将父亲拖回房间,后续发生了什么还真不知道。突然之间有点同情自己的父亲了,两百遍可不少,起码十倍于落地的牡丹花。

  深深庭院,假石树木耸立,赵若雪牵着弟弟的手排队等着领取月银,夏风干燥,吹在粗糙皮肤上,浑然不觉。

  “姐,孙潜怎么没来,你们两不总是形影不离么。”每次见面,弟弟总是能找出来一堆问题,同龄的少男少女聚集在一堆,眼睛粘在赵志身上,久久不能回神,弟弟却毫无知觉。

  “他的白条在我这,应该又在练武场呢,一会我给他送去。”

  “这样啊。”赵志恍然明白过来。

  “什么,提前支出,不行不行,去找当铺,这个月入不敷出了都。”镖局四大管事之一钱多余声音尖锐,语气刻薄。

  “钱管事,我妹妹生病了,您宽容一下。”着灰布衣的厨房丫鬟涕泪连连恳求道。

  “不行,不行,都生病,镖局不用开了,回去让你妹妹多锻炼身体。”钱多余胖胖的双手一挥,言辞稍缓,将丫鬟赶到一边。

  “一会结束了,我去帮你看看吧。”赵若雪知道,弟弟不是心地善良,而是钻研疾病不可自拔。只要听到疾病或者病人两个字就眼冒精光,像钱多余看到进账的财宝一般痴迷。

  镖局的医馆每次会派一人跟镖,防止人员因病劳损或者富贵子弟身体不健,影响镖局送镖水平和名声。另外知婆婆手下的人皆天赋异禀,低调行事,不好管闲事,镖局内部其他人患上疾病,皆自找外面的医馆。

  “弟弟,一会看完病来找我,明天跟镖,去给你看看衣裳。”忘记和自己道别,没有一丝戒备地弟弟,就这么被一脸崇拜的丫鬟带走了。赵若雪赶忙大声喊道嘱咐着,也不知听没听见。钱多余瞥了一眼径自离开的二人,撅了撅嘴,这白衣看着不傻,怎么脑袋不开窍,净干些费力不讨好的事。

  空旷的练武场,木桩像被灼烧一般泛着黑亮,箭靶残留一圈圈孔洞,刀剑摩擦,空气震荡,冲击人耳。

  大部分人坐在场边柳荫中休息,只有一身青衣的孙潜不知疲倦的一遍遍重复招式,赵若雪看着手中两袋银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出,只见钱袋载着重量直冲冲飞向孙潜,孙潜挥舞着的大刀立时转了方向,一挡一接,成功将钱袋维持在身前,沉重的冲击力在孙潜刀下好似柳絮轻飘。钱袋在孙潜身边化了半个圆弧,最后被系在腰间。

  场边叫好声不绝于耳,赵若雪一脸铜黑,拍拍手,抽出身边长剑,走向武场中间,二人刀剑重逢,又是一局高低难分。刀剑明晃晃光色照的人心激动,眼花缭乱,二人眼睛紧盯对方,一刻未停。

  一边打斗,一边对话,“孙潜,明天跟镖,今天还这么卖力吗?”赵若雪许是被弟弟感染,以问句开启话题。一剑挥出分秒后紧接另一剑。

  “正是明天跟镖,今日才不可松懈。”孙潜脸庞越发硬朗,话一出口,男儿低沉、中气十足的嗓音扑面而来。几秒之内连接两剑,然后瞬间反击。

  “啊哈,第一次随行,准备衣裳了吗?”双臂用力接住攻势,脚步略微吃力,地面尘土溅起。

  “哈哈,不劳你操心。”孙潜双臂继续施力,盯着赵若雪涨得黑红的脸庞,故意说道。

  “啊哈。”赵若雪开始蓄力,坚持抵抗着手上力道,使出全身力气再次反击,几个回合之后体力消耗殆尽,败下阵来,累的直接躺倒在地。

  “哈哈哈,可还服气?”孙潜发出爽朗的笑声,坐在赵若雪身边。

  “跟镖回来再比试。”孙潜的技巧掌握的一点不落,比拼身体素质,赵若雪还是逊色几分,最后几分力气用拳头砸向地面,地面瞬间出现胭脂盒大小的土坑。

  “哈哈哈,好。”旁边围坐的青衣也同时喝彩,畅快地直叫好。

  赵若雪喘息几口气,拍了拍身上灰尘,习惯性挥了挥手,起身转向离开。

  “下午带半夏那丫头训练,你们去,改天约。”孙潜安抚着冲着背影认真回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