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谁的玉狐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348 2019.08.07 16:42

  几天休息之后,孙潜没有跟着队伍离开,而是留在了金玉堂府上,等待赵若雪痊愈。

  徐公子霸道的将人隔离,孙潜每日只能从赵志口中了解到赵若雪的身体情况。

  隐蔽的金玉堂一角,与整个府邸的贵气风格显得格格不入,简易的木屋,在假山与竹林的掩映下,格外神秘。四外是一圈竹篱笆。竹篱笆入口和木屋门口都把守着府邸内的精炼护卫。

  每日,徐万金亲自把熬制好的药物端过来,这个庭院除了徐万金和一个贴身丫鬟,只有赵志可以自由通行。

  虽然是夏天,室内依稀烤着炭火,赵若雪安安静静躺在七层软床垫上,桌角摆放着六颗夜明珠,室内从白天到黑夜,都温暖明亮。徐万金头几日除了如厕,寸步不离床边。亲自给赵若雪擦去头上汗滴,一滴一滴的喂药,轻声低语宽慰。赵志诊断姐姐没有生命危险,徐万金还是担心那双漆黑如夜星的双眼,不会再睁开。

  竹林里是沙沙作响的树枝,奏着无人听懂的乐章。几只青鸟落在枝头,带了一丝清幽。假山在外围环绕,道路弯曲,机关满地。

  又过了几日,在赵志和其他名医的治疗与徐万金的悉心照料,赵若雪脸色渐渐恢复红润。

  徐万金使用竹管,将药物喂下,然后在床边守着,修长双手缓慢抚摸着赵若雪的头发,眼睛注视着赵若雪狭长的睫毛,精致的鼻尖,被药物浸湿的红唇。

  那双明亮的双眼不知何时突然睁开,轻轻柔柔还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视野渐渐清晰,赵若雪第一次离男人如此贴近,好似能看的到徐公子脸上细嫩的绒毛,洁白的肌肤毫无瑕疵,像神仙一般。还有那一点点扩大的笑容,像是春日的暖阳,恍惚间又像母亲的微笑。口中残留的药物辛苦涩,心脏不受控制表达欣喜。

  徐万金好像看到黑黝黝的皮肤瞬间充斥红润,手中满是粗茧的小手,快速的推开,那双眉毛轻轻皱起。

  赵若雪有点诧异,有点羞涩,没用多大力气,将徐万金的手推开。

  随意找了一个话题,出声询问:“这是哪,宝箱怎么样了?”

  “你醒了,醒了,我真是喜无复加。”徐万金有点结巴。

  “你放心,镖局的人都已经康复了,你是受伤最严重的。谢谢你救了我,宝箱已经安全到达。”徐万金安抚着赵若雪。

  赵若雪信任的点点头,这几日鼻尖清爽的味道与此刻重叠。虽然什么都看不到,漆黑一片,意识依然可以感受到温柔的男人气息。

  “这是我舅舅的府邸,我知道你应该是喜欢清幽。这里是我舅舅第一任夫人的居所,也是他最爱的那位夫人,那是一位优雅寡淡的女子,我幼时有幸见过一面,对人也清清冷冷的,却让人忍不住靠近。”徐万金温柔的讲述着。

  “感谢你的照料,我不关心这些。”赵若雪将被子向上拉去,遮住半张脸,冷声回到。

  “你的弟弟很好,现在属于府上贵客,他的医术真是高超,府上名医都自愧不如。”

  你怎么知道我要问我弟弟,赵若雪思绪飘扬,心情从不安中恢复正常。

  不止呢,徐万金又轻笑起来,好像能听到赵若雪心声。

  “小白,再添一层炭火,小姐好像有点体寒。”

  门外丫鬟应声,拿着炭袋,又加了几回。

  好热啊,赵若雪外来是客,不好意思有额外的要求。

  “好热啊,小白,去厨房取一盏金银花茶,加冰。”徐万金自在的吩咐着,眼神流转,甚是优雅。

  “是的,公子。”丫鬟低眉顺眼,除了命令,其他不听不看不想,一席鹅黄色飘来飘去,又飘走了,脚步轻快利落。

  “武二,去通知赵志,他姐姐已经醒来。”徐万金心思百转。窗外的竹林,不知哪里飞来一只喜鹊,停驻枝头,让人心情愉悦。

  “好热啊。”徐万金端坐桌边,小酌刚递过来的花茶,味道香醇,口齿留香,含混的抱怨着。

  “你要不要起来活动一下,应该可以行走了。”赵若雪将脑袋埋在蚕丝被中,看着都汗流浃背。

  之前没发现徐公子话真多,和弟弟的为什么有的一拼,赵若雪无奈不去理会,声音却徐徐传入耳朵,低沉磁性,使人不禁忽略了话中内容。

  炭火呲呲作响,空气越来越燥热,被内的温度逐渐升高,捂得人透不过气来。赵若雪索性去了身上的锦被,不经意打量着桌边白衣,眉眼温柔藏着一丝狡诈,真是矛盾,举止轻雅,翩翩自若,淡然潇洒。

  徐万金感觉到探究视线,不经意的摩挲衣领,貌似不小心,将胸前挂着的白玉狐带了出来。

  “那是我的玉佩,你这个小偷。”赵若雪直言直语。

  “这是我花了百金买的,小姐误会了吧。”徐万金故作不知。

  “我没有同意,过几日黄金还你,你先把玉狐还给我。”赵若雪声音还有些虚弱,却显然恢复了元气。说罢起身,像徐万金缓慢走来,徐万金顺势迎过来,自然而然,扶住赵若雪的腰肢。

  “你能拿到,就给你。”徐万金知道现在赵若雪体力不支,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赵若雪关注点在玉狐上,没有意识到此时二人动作亲昵。

  “姐姐,你醒了,我很开心。”赵志跟着武二快步走进屋。

  赵若雪听到声音,身体石化,慢慢转过头,身体依然被徐万金抱在怀中。

  “徐公子,你这是做什么,放开赵若雪。”孙潜为了避嫌,随后步入屋内,就见到二人貌似相抱的姿势。面色不善,语气冰冷,铿锵发声。就是因为救他,赵若雪差一点身亡。一个富家公子,瘦弱无能,病人也调戏,还真是喜欢沾花惹草,积累的不满在一瞬间爆发。

  “孙潜是吧,你误会了,这位小姐在抢我的玉佩,我可没动手。”徐万金也有些生气,非亲非故,管的挺宽。

  “弟弟,孙大哥,我醒了,谢谢你们的照顾。”赵若雪心下暗骂,径自走向弟弟。

  孙大哥,叫的倒是颇为亲密。

  “姐姐,这些天都是徐公子在照顾你。”弟弟补充道,没有意识到潜藏的战火。

  四大门将把手,不许任何人靠近,的确是徐公子贴身照顾,赵志不说还好,一说孙潜更是气愤。

  “谢谢你,徐公子。”赵若雪又一次道谢,被弟弟说的有点面容羞涩。

  徐万金在母亲送来的书本上,学过,身体接触会拉近双方,好感。

  “徐公子,既然雪儿已经醒来,不好继续叨扰,明日我们便离开。”孙潜打断二人的对话,故意叫赵若雪的昵号。

  “还是等雪儿完全痊愈吧,现在坐车骑马,伤口会裂开。”徐万金也不示弱,跟着叫到。

  “伤口不会裂开,身体虚弱不可以骑马,可以坐车。”赵志接着徐公子的话语,自然对答。二人天天一处照顾赵若雪,偶尔聊一聊医术、棋艺,已经熟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