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分门别类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218 2019.08.30 20:51

  几个人吵吵闹闹,过了一阵才开始进入猎场,猎场中人潮汹涌,大家都早早到达。赵若雪和孙潜好不容易找到一块空地,相互配合着搭着帐篷。

  帐篷搭好之后,左侧还有一块空白。徐万金一直跟在赵若雪身侧,看了看旁边的空地,派武二去把猎场另一端已经搭建好的帐篷拆卸。

  众人位于第二座山峰的山底,而猎场从山坡蔓延到山顶。

  围猎持续三日,晚间天黑之后,会进行分组。

  赵若雪刚刚拿起最后一块石头,压在帐篷的一角。身边传来欢快而亲切的女声。

  “徐万金——”拉长的尾音,让徐万金摇着扇子的手松了下来,扇子应声而落。

  “拜见高良公主。”徐万金打起精神,面带微笑。

  “原来你也来参加围猎比赛,怎么没有通报一声,这样我们就可以结伴而来了。”高良公主狭长的丹凤眼,满是崇拜。每个人对自己不是毕恭毕敬,就是不断谄媚,只有徐万金总是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所以高良公主喜欢和徐万金在一起。

  刚刚带着仆人搬家的武二,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高良公主,抚了抚额头,心想,公子正在为婚事烦忧,躲避高良公主还来不及呢。

  “万金也不知公主回来参加围猎大会,不知公主是否搭好帐篷了吗?”徐万金委婉回答。心中想的却是,如果公主没有搭好帐篷,一定要派人将她送到山的另一角,远远的,两相望不到。

  “我的帐篷昨日便已经搭好,在那边。”高良公主纤纤小手一指,在赵若雪帐篷右侧,正是一顶粉红色的独特帐篷。

  徐万金心里微微一抽,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么粉嫩精致的帐篷会是公主的呢。武二站在一边,无话可说,在心里默默同情自家公子。

  赵若雪看到两个人相谈甚换,心脏好似突然抽痛,刚想转身进入帐篷休息。赵志认出街头为自己解围的高良公主,于是兴奋的抓住赵若雪手臂,一边说道:“姐姐,这是我提到过,定都最美丽的女子,当初是她在街上替我解了围。”

  赵若雪一脸惊诧,没想到公主不仅为人直爽,而且心地善良,但是心中却无法生起喜爱之情,反而有几分酸楚,能够和徐万金一同长大,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赵若雪心中如此想着,看了眼弟弟,极为尊敬地拱了拱手,向公主表达感谢。

  “若雪见过公主,多谢公主为志儿解围。”

  高良公主眼中满是徐万金,此刻听到柔弱出尘的公子开口说话,身体便转了过去,感觉甚是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直到赵志提到街边解围,高良公主才想起来,在街上偶然相遇,令人耳目一新的美艳少年。听到赵若雪发自内心的感谢话语,点了点头,仔细打量起二人。从气质和外貌上来说,赵若雪和赵志确实极为相似。想不到姐姐如此威勇,弟弟却如此柔弱。

  徐万金在一旁察言观色,很明显这赵志有点喜欢高良公主,也许是豪爽的性子和赵若雪相似,所以令赵志感到亲切。

  徐万金心念一转,挥挥手将武二叫到跟前,耳语了几句,武二随后转身离开,不知道去了哪。

  高良公主本来打算跟着徐万金,研究一下明日的比赛。却看到徐万金和武二说了两句话,跑回营帐里面,自顾自的休息了。

  于是剩下的几人相互寒暄之后,也各自回到账内休息,等待晚间的分组。

  徐万金吩咐完之后,一脸兴奋,为了避免高良公主缠上来,于是跑回帐篷假寐。

  天上繁星点点,夜凉如水,千号人聚集在空旷的山脚,围绕着一大簇篝火,听着赛台上面的分组。

  赵志本就是陪着赵若雪前来,此时心不在焉,只是静静看着高良公主。高良公主凑在徐万金身边,徐万金挨着赵若雪身侧。在昏黄的火焰和漆黑的光线中,高良公主的脸庞若明若现,狭长的丹凤眼像是空中的流星,美丽却很难触碰。赵志静静看着,发现公主比医书还要好看。

  徐万金听着高良公主开心的话语,感受到身边的目光,然后朝着赵志轻轻一眨眼,好像有一股难言的深意。

  赵若雪记得,登记的时候,自己、孙潜、弟弟、半夏在一个组别中。这个时候,台上一个个符号一般的名字,突然变成了赵志。赵若雪竖起双耳,听得更为认真,没想到赵志后面跟着高良公主的名字,然后是孙潜和半夏,完全听不到自己的姓名。一组大概十多人,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自己。

  孙潜出声质疑,“雪儿,登记的时候,我们是一组吧。”

  “是啊,没有问题。”赵若雪也一脸疑惑。

  然后两人共同看向徐万金,徐万金一脸懵懂,好像新生的婴儿一般,什么都不知道。

  台上的主持念完一组的名字,歇了歇,清了清嗓子,又开始声音洪亮的念到,第56组,徐万金、武大、武二、赵若雪……

  高良公主满眼失望,却心思缜密,很快推理出问题,“徐万金——是不是你搞鬼,为什么我们没在一组,我都和主持说好了啊。”

  “按理来说,马上大婚,公主是不应该随意出宫的。你肯定又没有通知你父皇。”徐万金毫不示弱,挑了高良公主的弱点。

  高良公主安慰自己,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从小到大,不是徐万金让着自己,自己很难赢过他,无论是做文章,还是射箭。

  这件事若是让父皇知道,一定会将自己关到成亲那一日。更何况比赛激烈,即使在一组也很难相互照应,想明白之后便附和着,“还是徐万金——了解人家,那我们比赛之后再见。”

  狭长的丹凤眼,凌厉一闪而过,等着婚后慢慢折磨这臭男人,先不着急。

  谁又能想到世事难料,生活从来不按照剧本走。

  整整两个时辰,从分组到比赛规则,一一宣布完毕。夜幕变得深邃而富有魅力,赵若雪一脸无奈看向徐万金,他总是有本事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晃得自己心神难安。这一眼便直直看向徐万金的眸中,那是一双自信满满的双眸,好像星辰一般明亮,闪烁着焰火的光彩,饱含春日的温暖,又深藏着溪水的柔韧。

  徐万金也看向赵若雪,他从小到大都忘不了那双漆黑清澈的双眸。那是一双具有灵力的双眼,见之便可以忘记忧愁。

  孙潜一身别扭,打断两个人的含情脉脉,“那就按照分组来吧,雪儿,我们回帐篷那,今晚先好好休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