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二次比试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063 2019.09.09 21:00

  众人经过一天的奔波,吃饱喝足,各自回了帐篷。

  高良公主脸庞发烫,面色微红,额头上一块湿润的暖帕。侍女小翠守在一边,不时的替公主更换手帕。

  帐篷一角摆放着黑色镀金圆底砂锅,砂锅底部是炽热燃烧的柴火,砂锅里面蒸煮着治疗风寒的草药。

  赵志守在蒸腾的雾气边,偶尔看向床上平躺的高良公主,眼中满溢温柔怜惜。

  相隔的帐篷中,徐万金端坐在简易的木制桌边。手中一卷竹简,竹简边缘处书“三十六计”四个楷体正字。

  听闻父亲说,西部边疆最近有异动,金宝王朝西部与狼族和虫族相邻,狼族善武以畜牧业为生,虫族善蛊,以种植业为生。

  近年降雨减少,多地产生旱情,紧邻的狼族旱情更为严重。

  草原大片退减,所养牛羊因为食物缺少,很多被活活饿死。

  大量牛羊的尸体无法一时间售卖出去,形成堆积,又爆发瘟疫,细菌病毒感染,造成恶性循环。

  狼族因为经济单一,多年的旱情令狼族人民无以为生。这些人于是成片逃窜到金宝王朝边境,造成混乱。恐怕过几月,狼族的危机,会在两国相邻之地,以战事的状态显现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徐万金最近的日常读物变成了兵法兵书。徐万金自然还有另一番考量,那就要看高良公主和赵志的感情进展如何了。

  发出滋滋响声的蜡烛,坐落在桌边的青铜制烛台上。骨节分明的手,在跳跃的火光中不断卷动着竹简,目光汇聚,全神贯注。

  一连竹简看完,徐万金目光远眺,透过掀起的帐帘,看到远处的群山和群星。

  寂静的夜总是更适合休息沉睡,徐万金却一直保持清醒。

  徐万金放下手中的竹简,起身来到帐篷边。

  “武二,去备一壶上好的碧螺春,然后你们便自行休息吧。”

  “是,公子,武二不累。”武二身体挺直,转着眼珠子,很是精神。

  武二跟在徐万金身边这么长时间,徐万金当然能猜透武二的几分心思,他一定是对接下来的人物感兴趣,所以才会留下来。

  不然以他怕苦怕累的性子,肯定在茶壶刚端上桌之后,就跑的没影了。

  “嗯。”思及此,徐万金简单回答,不再说话。

  须臾,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翁出现在帐篷边,脸上是一层又一层的褶皱,眉目甚是慈善。

  一身雪白的长袍,一尘不染。一手拖着托盘,托盘里是几粒铜板,一手提着一头大蒜。

  大蒜辛辣的味道,透过蒜皮和老人的粗糙手掌,隐隐传来。武二已经将鼻子捂住,一脸嫌弃的转过身去。

  “老人家快快请进,请坐,品几口碧螺春,歇歇脚。”

  徐万金神色多几分恭敬迎了上去,一手伸出,将老人往案边带去。

  徐万金正猜测着老人接下来的动作和即将说出的话语。

  “年轻人,你手中可有多余铜板,赠予老汉我几个。”

  老人明明一身仙骨,说出的话却令人大跌眼镜。

  武二站在门边,嘴角向下咧了咧,这是第二场比试的主考官吗?这是什么人啊?上来就伸手要钱,什么意思啊?这也能叫考试,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徐万金一脸镇静,脸上看不出喜怒,答到,“老人家,看您一身长袍是上好的绫罗绸缎,家中必是不缺钱财,为何要向在下求取铜板呢?”

  老人腿脚麻利,步履轻快,坐到桌边。手一挥,茶杯便到了嘴边,“年轻人,没有原因,你给还是不给?”

  徐万金正了正神色,“老人家,看你腿脚,应该尚能挑扁担,捞鱼砍柴,何苦做这让人瞧不起的乞讨行为。想要铜板,各凭本事,您老人家还是自己赚吧。”

  老人家眼眉一挑,好似有几分生气,身体却稳稳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又抿了两口清茶,摇了摇头。

  徐万金又补充到,“又或许,老人家,您看您这茶也喝了。不如您亲自泡一壶碧螺春,我可以给你一锭银子。”

  “说的倒也是,是门好生意,那老夫便亲自为公子煮一壶正宗的碧螺春。”

  武二在门边听着,心中转了十八个弯,也没明白帐篷里这事情走向。自己一个月能泡二十壶茶,月钱才一锭银子,倒是让那老匹夫赚了去。

  这边两个人喝茶谈天,聊的好不热闹,那边赵若雪一行人早已经沉沉睡去。

  赵志将最后一副药剂交到小翠手上,看到高良公主迷迷蒙蒙的喝了下去,才安心返回自己的帐篷。

  武二将青铜制的茶壶、茶杯备好。茶壶里装着新烧开的热水,老人家拿起茶盒里的银制镊子,熟练取出二两茶叶。

  将茶叶放在茶杯中,用热水清洗一遍,然后倒去热水,重新注水,水面到杯口半处停止,盖好杯盖。

  待茶叶静置一刻,继续添热水,滚烫的热水将茶叶冲翻,空气中散漫着碧螺春的清香。

  这二次注水是为了将茶叶的能量味道激发出来,使茶水更香醇浓郁。

  老人家一边徐徐念叨着,一边倒腾着茶壶与茶杯,白色的袖子随着动作来回翻转,气度风雅。

  “公子,请,趁热,这个时候的茶水是最纯净的,搁置的时间久了,茶汤会逐渐混浊,味道就乱了。”老人家此刻的神思多了几分正常与郑重。

  “谢谢老人家,这是承诺的银两。”

  徐万金说罢,从袖口摸出一锭事先准备的银子,双手放到老人家的银色托盘中。

  “客气,公子资质不俗,来日有缘再相聚吧,哈哈哈。”

  老人家拖着白色的长袍,潇洒的离开了。这还有六组需要自己考核,可不能再为了身外之物耽误了时辰。

  徐万金刚刚抿了一口碧螺春,入口清香,舌尖处略微苦涩,待茶水滋润般滑过喉头,口中香醇停留。

  抬头再寻那老人家的身影,哪还有一点踪影。来无影,去无踪,一身本领,令人钦佩。

  待这次围猎比赛结束,不知何时能再次相会。

  徐万金品着口中的清茶,心神清朗,每一口都比上一口清醇。确实好手法,比定都高端茶楼炮制的茶叶更耐人寻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