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甘草人参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2217 2019.08.05 18:12

  僵局被暂时打破,一位容貌艳丽,身姿柔弱典雅的千金小姐款款而来,看到徐夫人,立刻面带羞涩乖巧,如初晨尚未绽放的花朵,谦虚美好。

  “徐夫人,家母让我给您问好。”徐夫人满意的微笑颔首,温婉贤淑,落落大方,相比较之下,赵若雪脸色漆黑,性格刚烈。

  “好,好,王夫人今日身体可好。”二人低语叙家常,徐万金这才反应过来,母亲真是奸诈,打着买衣服的名头卖儿子,有点思念父亲的爽直严厉。看了一眼王家女儿,又看了一眼赵若雪,还是看后者更顺眼一些。

  赵若雪心下了然,男子分明过了弱冠的年纪,趁着老女人与小女人寒暄之间,立马对管事重复,“帮我包起来吧。”

  管事静静等待,正眼看赵若雪,却不敢行动,又询问一遍徐夫人。

  “且慢,小姐给你100两。”王家女儿听到徐夫人利落声音,稍稍抬头,一头雾水,看向赵若雪,像泥土一样的面庞,像丫鬟一般得穿着,为什么白白给100两。管事张大嘴巴,有点头大。

  “姐姐,100两黄金购买多少甘草?”赵志不解。

  “大概可以覆盖整个京都,你怎么不问可以买几根人参呢?”话题自然而然转到中草药上面。

  “可以买几根人参?”赵志听话询问。

  “可能五根。”赵若雪认真回答。

  王家女儿噗嗤笑出声,像绽放的菊花,轻轻柔柔的单纯清甜。徐万金好笑的倾听二人的对话,是哪个医馆的学徒呢?认真钻研,资质不俗,应有大作为,有机会可以结识。

  “弟弟,你觉得呢?”赵若雪眉头一皱,略一沉思,开口询问到。

  “姐姐,我们再看看其他的衣服吧。”赵志不喜争执,性格温吞,柔声劝到。

  “慢着,君子不强人所难,不夺人所好。”徐万金抬手拦在赵若雪身前,不知为什么,突然不希望姐弟二人离开。又觉行为不妥,连忙收回手。

  王家女儿眼睛追着徐万金的身影,这么俊朗帅气的男子第一次有幸亲眼见到。见面之前,父亲提起过徐尚书家的公子,天资绰约,擅棋艺,工书画,未及冠之时便名扬京都。在其父徐尚书的悉心教导之下,文章出彩深刻,远超同龄人。闲暇时常常伴其母左右,据传及其孝顺乖巧,年纪轻轻,已经跟着打理家中珠宝铺,为众多闺阁中女儿仰慕。

  此时谈吐更是有礼貌气度,年轻俊秀,心中如小鹿乱撞般,面颊微红,悄悄低了头,仔细听着众人对话。

  “罢了,身外之物,赠给小姐。”徐夫人听到儿子的心声,赞赏点点头,等了这么长时间,该来的都来了,王家女儿瞧着倒是很顺眼,一件衣服而已,过几日来特意定制也无妨。

  “古管事,替这位小姐打包。”徐万金见母亲开口,心领神会吩咐着。没能顾得上亭亭玉立的王家女儿。

  “那就多谢夫人公子。”本就没有先后顺序,既然对方有大家风范,自己也不好推却拂了对方面子,于是爽朗道谢。

  “多谢夫人公子。”赵志见状,面无表情,随着道谢。

  王家女儿看着这一对时而木讷时而有趣的姐弟两,心中略微不适,不知是什么滋味。看了看那件满载星辰的服饰,布料上层,刺绣工艺倒是不复杂,一个月的时间,自己亲自设计绣制没问题,只是现在没有送礼物的理由。

  赵若雪带着弟弟道谢后自行付了银两,离开了。

  徐万金此时才从那张漆黑的脸庞回过神,眼神和小时候的女孩相像,多了几分坚毅与明朗,身材也明显结实健康了。抚了抚胸前的白玉狐,循着背影猛然想起精诚镖局门前的姐弟两。

  “那件衣服,我家小姐也会绣。”王家女儿身边丫鬟,仿佛看懂小姐的心思,一脸骄傲,帮着小姐暴露才艺。

  “秀儿,这哪里有你说话的份。”王家小姐心情舒缓,嗔怪道。

  “好好好,我们的小姑娘这么厉害呢。无妨,无妨,金宝,这是王侍郎家的女儿,你们小时候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你还夸她可爱呢。”

  什么时候的事,王家女儿心思微敛,疑惑而恭敬地点头,没有反驳。

  这句话从去年听到现在,母亲真是会没话找话。一声金宝将徐万金从回忆中拉回,打量了一下王家女儿,身材丰满,和刚刚离去的嫩黄色青衣女子不同,一种是滋补过盛,一种是本源健康。

  微微摇动扇子,露出一截白皙手臂,有人参般微甜的气息扑面而来,身上味道也相差甚远,那是一种坚韧的味道,淡淡的清甜,不浓不烈,好似在那里又不在那里。那女子就像幼时随着舅舅进入森林打猎,无依无靠的青草一般,却又隐藏生命的力量,在阴暗潮湿,树木林立的苍翠中硬生生扎根,然后静默生长。

  徐万金心中嫌弃一番,面上保持着优雅微笑,点头示意。又是一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

  徐夫人看着金宝神色,心中了然,轻叹一声,牵着羞涩贵气的王家女儿往楼上走。

  果然不出所料,徐万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母亲,你和王小姐帮我挑件衣服,周公子昨日约我比试棋艺。我先行告退。”过场的任务已经完成,徐万金脚下抹油就要开溜。

  王家女儿这边顺从乖巧跟着徐夫人缓步移动,听说徐夫人在家中说一不二,雷厉风行。先跟着夫人走吧,虽然心中有些失落,心道慢慢来。父亲和徐尚书互为挚友,机会以后会有的,先陪着夫人闲逛,培养感情最为要紧。

  桦涵阁门口,人流密集,人影攒动,刚才的姐弟两早已经没了踪影。

  “武二,你去打听打听精诚镖局四年前新晋的一批学员,其中的姐弟两这几年情况。一会到周公子处找我。”徐万金想起当初百两黄金的事件,少女还真是倔强,一块上好玉佩也不值百金啊。

  白玉狐和姐弟两还真是有缘,时隔四年,终又相聚,武二接了命令,迅速离开,心中腹诽,摊上这么个主子,博学又奸诈,还真是跑腿的命,没有任何办法。这次不知道又是什么商机,还是什么案情相关。

  武二目前是个愣头青,虽从小跟着徐万金,其他方面没有长进,搜集情报能力很是擅长,记忆力很好,却不会分析。上面一个哥哥武大,剑法轻功高超,基本看不到露面,却像影子一般一直伴在徐万金身边,来去无迹可寻。武二相比之下逊色不少,的确适合跑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