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万金不弃千金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求取解药

万金不弃千金雪 紫色天南星 1965 2019.08.12 18:00

  孙潜从何松那返回赵若雪处,已经是深夜。万籁俱寂,月亮被乌云遮挡。耳边只有秋风呼啸的声音,穿过草丛,树木,猖狂的渲染黑暗。

  进了屋子,只见徐万金抱着赵若雪,二人睡梦香沉。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燃的烛火,只剩下指甲盖大小,快要燃尽。

  “暗阁的毒,都是特制。除非找到下毒的人,否则很难能配制出来解药。这个工作就交给你吧。”

  何松知道孙潜和赵若雪,形影不离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大致描述暗阁和精诚镖局的明争暗斗,把这事交给孙潜办理。

  房间突然一片漆黑,什么都无法看到,孙潜从回忆中回神。蜡烛已经燃尽,看来明天要去如云武器铺一趟了。孙潜怕惊动赵若雪,什么都没做,悄悄退了出去。

  “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几年前,如云武器铺门口,面堂宽广,身材魁梧,目光如炬的中年男子,蹲下身子,轻声询问。

  “我没有名字。”小男孩用树枝熟练的扣着土里的蚂蚁。

  是个好苗子,根骨极佳,毅力不俗,身上有自己当年不服输的样子。

  “我给你起个名字,不如就叫无名。”

  “以后跟着我吧。有肉有酒,保你一日三餐,食宿无忧。”

  管家进入武器铺内堂,店铺已经打了烊。

  “公子,听说赵若雪中毒了。是胭脂干的,现在精诚镖局已经炸了锅。咱们武器铺外面围了一圈侍卫,是徐尚书府的人。”管家在黑暗中,声音苍老而清晰。公子因为逃难的经历,从小不喜欢太阳,所以室内无论白天夜晚,从不曾点着烛火。

  “你为什么不喜欢太阳?”公子幼时,管家知道这是未来的主人,备是关心。

  “太阳让我感觉又饿又渴又热,我宁愿在雨里淋上一天,也不愿在阳光下暴晒一天。”青稚的话语让人心疼。

  “什么时候死?”无名一身墨色,脸上面无表情。

  “大概能活到明晚。”

  “把胭脂召回来,配制出解药后,在明晚之前派人送去。”语气森冷,看不到表情。

  “是,可是公子,这毒药易配,解药难调。”

  “配不出来,胭脂就不用再呆在暗阁了。”

  “配制出来之后,关禁闭一个月。”

  “公子,这,为了一个精诚镖局的人,不值吧。”

  “不用多话,下去吧。”

  “外面的守卫怎么办?”

  “无所谓,正常营业。我明天去烟雨阁,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赵若雪的命,就看她能不能挺到解药出来的时候了。

  徐尚书府,徐尚书和夫人还未起床。徐万金趁着天空灰蒙蒙还未全亮,快马加鞭赶了回来。推开门,扑通一声就跪在徐尚书床前。

  “父亲,求您就赵若雪一命。”

  “怎么说。”徐尚书看儿子一额头的汗水,示意讲的详细一点。

  “赵若雪上次跟镖救了金宝一命,这次中毒无药可解。但是皇上手中有一颗回魂丹,可解百毒。父亲可否求取一颗,赵若雪今夜若还未服药。”徐万金尽量全面叙述,说到最后,声音哽咽,胸中烦闷,无法继续说下去。

  “跟我一道吧。”徐尚书点头表示同意。

  “金宝,你怎么不找高良公主?她一定有办法把还魂丹拿给你的。”徐夫人亲自替徐尚书理好服装,提醒着。

  “最后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也只能按照母亲方法试一试。”徐万金对着母亲眨眨眼,瞬间明白过来。

  “我看没什么区别,结果差不多。”徐尚书分析道。

  “未必。”徐夫人瞥了一眼徐尚书,心中同意,嘴上不甘反驳。

  太监一嗓尖利的退朝,官员哗啦啦陆陆续续离开了。

  皇宫花园内,秋海棠、蔷薇、玫瑰竞相开放,还有一些稀罕的叫不出来名字的花朵。花园打理的整整齐齐,一根杂草都没有。徐尚书跟在皇帝右后方,笑谈中都是治国之策,举手投足,大家风范。皇帝一身明黄色的龙纹服饰,脸上看不到皱纹,身材精干,笑呵呵的倾听交流具体的问题。

  一个时辰后,正事谈的差不多了。皇帝好像才看到徐万金,一脸和蔼的夸奖。

  “真是越大越俊俏,我听说高良又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徐万金一脸恭敬,一个时辰的对话一句也没有入心,对于病人来说,每一刻流逝的不是时间,而是生命。也不敢追究皇帝话里面的“俊俏”两个字的内涵。

  高良公主是自己心尖上的唯一一个女儿,自己惯得跟什么似的。自打认识了徐万金这小子,没事就往尚书府跑。忘记了自己没时间,打发高良去尚书府游玩的事了。

  “皇上,臣有一事相求。听说太医局有一颗还魂丹,可否赠与臣下。臣下犬子有一友,危在旦夕。”徐尚书看皇上心情不错,斟酌出声。

  “这还魂丹,整个朝廷上下只有一颗。只有皇室才能使用,这你看。”我留个自己孩子用不好吗?

  “皇上,臣给您下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皇恩圣明。”徐尚书没思考,直接跪下。

  “男儿膝下有黄金,您看您这是做什么?起来起来说话。”皇帝被徐尚书这一跪一捧,不好意思拒绝,心思回转,计上心头。

  什么黄金不黄金,生死大事,何况每日上朝都要跪安,习惯就好。

  徐万金在一边眼睛泛红,莫名心酸,自己的父亲能替自己做到这个地步,让自己无地自容。

  “是,皇上。”徐尚书是朝廷老人,准确知道皇帝的优点和弱点,一脸恭敬谦卑起了身。

  “你家牡丹开的很盛啊。”皇帝话头一转。

  “是,没有这满园蔷薇华贵,不值一提。皇上您喜欢,明天就全部给您搬过来。”

  “不不不,几株就好。高良公主喜欢的紧,你看这公主也到了及笄的年龄。”话语中意有所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