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病人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58 2020.02.24 21:45

  邙山精神病院来了一位新医生。

  医院的职工都在猜测,那个英俊的年轻人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个没有前途的医院?

  他的学历和履历都无可挑剔,完全可以去其他更好的医院。

  所以,当他表达出愿意来邙山精神病院工作的意向时,院长几乎立刻就拍板决定了,并像怕他临时改变主意又跑了一样,赶紧让人给他安排了住宿,甚至暂缓了体检流程,直接就给办理了入职手续。

  “傅医生,以后你就在这个办公室,你放心,他们都很听话的,这里的工作很清闲,每周只需要做几次简单的心理疏导就行。”院长笑呵呵地说。

  这位年轻的医生转过身,点头道:“我明白,院长,不过我刚来,还是先开展一次工作吧,能不能让一位比较典型的病人来我这里?”

  如果方年他们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人是谁。

  他就是口中有私事要处理的傅见鹿。

  显然他并没有去处理什么私事,而是根据自己现实生活中的医生身份,提前一天进入了邙山精神病院。

  “比较典型的……”院长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会儿后,他犹豫着说:“那行吧,我去给你找来,傅医生,这里的病人……都有些奇怪,你不要被他们的话吓到,都是他们胡思乱想的。”

  傅见鹿笑了笑:“精神病院当然都是疯言疯语,您放心,我是专业的。”

  院长满意地点了点头,想到傅见鹿的履历后,他觉得自己的提醒完全是多余的。

  “那好,你等一会儿,我这就让人带一个过来。”

  傅见鹿眯着眼睛注视着院长离去,他坐下来休息一小会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就在他正要起身脱去外套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身穿蓝白条纹病号服的人正站在办公室的门口。

  他的长相几乎没有任何特征,傅见鹿第一眼扫过去后,竟有些无法记得他的长相。

  不过……这个人的体态告诉了傅见鹿,他是一个腼腆,内向的人。

  傅见鹿一伸手,微笑着招呼着他:“进来吧,你叫什么名字?”

  他有些迟疑,望了傅见鹿几眼后,才缓慢地走了进来,站在他的面前,低着头。

  “放轻松,你没有犯错,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傅见鹿的语气和蔼而亲切,他起身从旁边拖了把椅子过来,放在他身边:“来,坐下说吧。”

  “田柏华……”

  他缓缓地坐到傅见鹿面前,虽然脸上仍是焦虑不安的神情,但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嗯,我记住了。”

  傅见鹿点了点头,并没有催他说话。

  好一阵后,田柏华终于开口道:“医生,这里有鬼!有很多鬼!我是正常人,我没疯!我遇到了很不可思议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您是新来的医生,您一定要相信我!”

  来了……

  傅见鹿点点头,认真地看着田柏华:“你说,我听着。”

  “已经一个月了……这样的事已经连续发生了一个月……”田柏华咽了口唾沫,身体不自觉打了个寒噤,像是在回忆某些可怕的事。

  傅见鹿脸上露出了些好奇之色,问到:“发生什么了?”

  田柏华脸色苍白地说:“是……是这样……我是司机,专门负责往这个精神病院运送瓜果蔬菜和一些生活用品,一个月前,我到这里来送货,平时,我都是不进去的,在门口就把货卸下来交给他们,但那次……负责和我对接的人突然肚子疼,他去厕所了,让我帮忙直接送进去,放在外面不安全,我就……我就答应他了。”

  说到这里,田柏华的脸色愈发难看:“然后,我搬着东西进了精神病院,我不知道为什么,一走进这个医院,我就心脏狂跳,冷汗直冒,我……我不想继续再往里走,但答应了人家的事,也不好不完成,所以……我还是继续往里走了。”

  “我去了……地下室,我打开了门……然后……”田柏华突然抱住脑袋,眼睛瞪得极大,猛然往前一扑,直勾勾地盯着傅见鹿:“我忘了,我忘了那是什么!”

  “我明明应该记得的,那里有什么东西,对……是鬼,一定是鬼!这个医院的地下室里有鬼……”

  傅见鹿没有被他此刻的状态吓到,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轻敲,渐渐地,田柏华异常的情绪也随着他手指敲击的节奏缓缓平复下来。

  田柏华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他的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了。

  “后来呢?”傅见鹿问到。

  田柏华牙齿打着颤,结结巴巴地说:“梦……后来……我……我一直在做梦,做关于那个地下室的门。”

  “医生!我明明只梦到了那扇门,明明什么恐怖的东西都没出现,但……我每次醒来,身上都是一身大汗……”

  傅见鹿递给他一杯水,安慰道:“这不奇怪,那个场景给你的大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你在它的影响下,大脑皮层长期处于紧张状态,是有可能一直做关于它的梦的。”

  “不!医生,我还没说完。”田柏华没有接过水,他急切地打断了傅见鹿,“不是那个梦……那个梦是其次……关键在于,我每次从噩梦中惊醒,都还是在梦里!每天晚上……每天晚上我都要惊醒三次才能彻底醒过来!”

  傅见鹿手上的动作一停,他抬头凝视着田柏华的眼睛:“也就是说,你每天晚上会有三层噩梦?”

  “是……是的。”

  田柏华咽了咽口水,忽然他猛地站了起来,焦虑的朝空无一物的身后看了一眼,惊慌的说:“医……医生,我先走了……”

  他没有等傅见鹿回答,就这么匆匆忙忙地消失了。

  在他消失后不久,院长来了。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穿着蓝白病号服的病人。

  本来心中波澜不惊的傅见鹿在看到这个病人后,心跳终于加速了。

  “傅医生,就是他,这就是个典型的病人,来,告诉医生你的名字。”院长拍了拍病人的肩膀。

  这个面貌普普通通,毫无特点的病人目光空洞地看着傅见鹿,说到:

  “我叫田柏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