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能力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66 2020.01.28 20:20

  “是什么?”

  赵唯几人的眼睛亮了亮,一般来说,就算是相同的结,落到不同的人手中,也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诡异能力。

  就像这个玩偶,它在时南手中时,能够以寿命为代价强行抹除诅咒与诡异现象,具体消耗视恐怖程度而定,总的来说,时南的结是一个相当强大且有用的结。

  所以,列车上几乎没人认为他会活不过上一次,然而现实就是这么讽刺。

  时南不仅死了,他的结还落到了段续手中。

  那个玩偶外形的改变也许就是它能力发生变化的外在表现,大家都很期待,它在段续手中时会出现什么能力,毕竟从之前段续的表现来看,能够在生死关头拯救同伴,他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这样的人手中的底牌越强大,对整个团队越有好处。

  然而,段续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它……好像想要我的血?”段续看向赵唯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祭品!”孟月惊呼出声。

  “祭品?”段续看着她疑惑道。

  赵唯神色复杂地看向段续,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了。”

  “绝大多数情况下,使用结只需要消耗车票上的寿命天数,但还有一种情况,寿命天数和祭品都需要。所谓祭品,就是使用结的特殊需求,这些祭品千奇百怪,可能是一块石头,一片叶子,一滴眼泪,一根头发……还有像你这样的,一滴鲜血。总的来说,需要祭品的结展现出的能力更加诡异,也更加凶险,甚至引起过两位持有者的死亡,还有一起……入侵列车事件。”赵唯说这话时,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你能告诉我们它的能力吗?如果太过凶险,我建议最好还是不要使用它,这种需要祭品的结实在太难掌控。”

  段续仔细感受了一下,说到:“我能将结里的鬼释放出来,存在时间由寿命天数决定。”

  “算了!”

  “别用!”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段续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孟月与赵唯。

  “你这个结的能力,根本就是一个简化版的失控状态,绝对是弊大于利,别用!”赵唯严肃地说。

  “好吧,我也不打算用,毕竟还要划破手指滴血,挺疼的……”段续将血色玩偶放入怀中,小声地说。

  经过他这么一出后,降临车厢内的氛围要缓和了些,赵唯看向孟月,刚想开口,孟月便翻了个白眼:“好啦,知道了!”

  她举起自己的右手,她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这是一枚鬼新娘的戒指,只要我使用它,我的生命就会和一位异性强行绑定,他不死,我就不会死,同理,我不死,他也绝对不会死。”

  孟月的声音不大,但话音刚落,在场的四个男人眼睛便亮了起来,段续更是屁股往孟月身边挪了挪。

  “姐姐,我突然发现我也挺喜欢你的。”

  孟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对周围这几个虎视眈眈的男人说道:“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厉害,以我目前的寿命天数,它最多只能保持五分钟的有效时间。”

  “五分钟也够了,有了你的戒指,哪怕是正面去与厉鬼周旋,生还率也能大大增加!”赵唯环顾了一圈四周,说到:“这一次我们有四个男性,孟月的结对我们的好处不言而喻,我建议,大家一人拿出一部分寿命天数交给孟月,好让她在危急时刻有本钱使用这枚戒指的能力救人,大家觉得呢?”

  “我没意见。”王长剑第一个表态。

  “好。”陈新岳也点了点头。

  “可是我加起来还没两百天,孟姐,你要多少……”段续可怜巴巴地看着孟月。

  他现在的寿命天数一共是185,白非玉和他一样,根本就经不起消耗。

  “段续的话,考虑到他是新人,大家照顾一下,我们一人给孟月两百天,段续就给一百天,大家有意见吗?”赵唯又问了一句。

  “没这个道理,他的结本来也发挥不了作用,现在又要让我们平摊寿命天数的消耗?谁想当这个烂好人谁去当,反正我的天数紧张,我不同意。”陈新岳双手抱怀,第一个表达了拒绝态度。

  “我……看你们。”王长江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但这番作为,已经是一种态度了。

  赵唯面色一冷,刚想说话,却听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我……我可以多出一点……”

  段续转过头去,只见一只瘦小的胳膊缓缓地举了起来,是花霁云。

  她还是低着头,似乎是因为大家的注视,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

  孟月的脸色有些难看,冷冷地说:“你是女人,我的戒指你本来就用不了,关你什么事……”

  话音还未落,赵唯便插嘴道:“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段续少出的部分由你补足,你自己也要出两百天,别忘了。”

  段续闻言,眉头一挑,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花霁云点着头小声说:“我……我知道了……好……”

  “你还有问题吗?”赵唯注视着陈新岳。

  陈新岳瞥了花霁云一眼,说到:“有人愿意当傻子,我当然乐意。”

  “我的结是一顶帽子,放在车厢里了,没带在身上,它能让我短暂地拥有飞行能力。”陈新岳简单地说了两句。

  “你在车厢里听到了下一站有自己的名字,还不把它带在身上?”赵唯看着他问到。

  “走的急,忘了,不行?”陈新岳毫不示弱地看着赵唯,“赵唯,你管不到我头上,说了我的结的能力,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还想怎样?”

  赵唯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王长江这时出来打了圆场,说到:“好了好了,眼看下一站就快到了,这时候可不能发生矛盾,我说说我的结吧,大家看,就是它。”

  一边说着,王长江一边拿出了一样让众人吃惊的东西。

  王长江是老人了,但是……好像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结是什么。

  直到现在。

  几人看着王长剑手中的那半截舌头,有些愣神。

  “就是它,它能让我拥有一种能力,我的声音,能让鬼短暂地失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