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悬崖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79 2020.02.07 20:32

  在极端的恐惧之下,人类的表现大致可分为两种。

  因为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而爆发出比往常更强大的力量。

  或者,发挥严重失常,甚至脚软得跑不动路。

  大部分乘客都不会存在脚软这种事,不然他们也活不到现在了。

  但此刻的王长江,却处于这种情况之下。

  不过不是因为恐惧,而是疲惫。

  他已经亡命般地逃了很久,身后的脚步声似乎依旧若有若无。

  雾气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王长江过人的体力也快耗尽了。

  疲惫的他压抑着自己的喘息,既不敢停下脚步,又不敢出声呼救。

  强烈的疲惫让他的大脑如同缺氧一般浑浑沌沌,膝盖更是止不住地想往下弯曲。

  不行……不能停下……

  我不能死……

  王长江强行打起精神,他已经从马树的口中知道了这次的关键所在,只要能活着走出这场大雾,他就能逃离槐村,活下去!

  汗液从额头滑到眼角,盐渍让他的眼睛一阵酸涩,王长江刚揉了揉眼睛,忽然——

  他脚下竟一脚踩空,滑下了悬崖!

  王长江吓得肝胆欲裂,连忙死死地抠着崖上的土壤妄图减缓速度。

  下坠的力道将他抠在土壤里的指甲翻折撕裂,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王长江的双手就已经鲜血淋漓。

  但……他竟然真的抓住一块凸起在崖上半坡的石头,止住了下滑的趋势!

  王长江已经感受不到指甲翻折带来的剧痛了,他正在为自己的劫后余生而庆幸。

  但很快,一阵寒意便自他心底产生。

  刚才从悬崖斜坡上滑下来,身体和崖坡的剧烈摩擦发出了这么大的响声,这些声音在雾气中飘荡,能传出去很远。

  那些鬼听到后……会不会来这里看一眼?

  想到这里,王长江手臂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而且……这里为什么会出现悬崖?

  虽然刚才揉了揉眼睛,但王长江明明看到自己三四米的前方是土地啊!

  这个起码有二十米的悬崖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自己脚下?

  虽然它并不是完全垂直,还存在一些坡度,但这么摔下去就算不死也会完全失去行动力,躺在原地动弹不得。

  往身后看了一眼后,王长江的脸色更是吓得煞白。

  怎么办……

  他死死地抓住坡上凸起的石头,上不去,也下不来。

  以这个悬崖的坡度,他只要一松手,根本就别想站稳脚就会摔下去。

  绝望的情绪悄然出现。

  王长江莫名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进入列车时的情景。

  他明明只是如往常一样,打开了保卫处的大门,但……一辆诡异的列车就这么出现了。

  他看不到它的来处,也看不到去处。

  他的工牌变成了一张纯黑色的车票。

  说来也奇怪,他当时,竟然就这么鬼使神差地登上了那趟列车。

  如果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绝对不会踏上这部列车……

  王长江想到了妻子,想到了儿子。

  进入列车前,他刚生了个儿子。

  然而,儿子却检查出了先天性心脏病。

  我失踪这么久……于丽一定带着儿子改嫁了吧……

  王长江苦涩地想。

  但……不管怎样,他都要活下去,三千天,王长江已经快攒到一半了,很快……很快就能下车了。

  我不能死在这里!

  强烈的求生欲从王长江的心脏中涌出,压住了不安与恐惧。

  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拼尽全力思考着脱身的办法,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从悬崖的半坡上离开?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上面丢一根绳子下来就好了……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一个声音就从悬崖上传了过来。

  “下面……有人吗?”

  王长江先是一惊,随后又一喜!

  这个声音是……阿云!

  昨晚农家乐的主人,阿云!

  “阿云!救救我,我是昨晚住在你家的客人王长江!”王长江压低了嗓子又叫出了些声音,好让阿云能够听到。

  悬崖上忽然没了声音。

  王长江心中一惊,她不会……不愿意救我吧?

  不对……

  她真的是阿云吗?

  悬崖上的那个,会不会就是一只鬼?

  或者说,就算她真的是阿云,谁又能保证阿云不是鬼?毕竟阿云在起雾前那么诡异的消失了。

  说不定,这个阿云才是这场大雾的源头!

  王长江越想心中越是恐惧。

  从一开始的期待阿云救自己,变成了期待悬崖上的人不是鬼。

  雾气让一切都变得诡异莫测起来。

  这时,一条长长的藤蔓从悬崖上滑了下来,垂在了王长江触手可及的位置。

  藤蔓……

  王长江心中一颤,他更不敢去抓眼前这条“绳子”了。

  毕竟根据马树之前说的那些话,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动了那棵槐树后才发生的……

  “你抓住了吗?”

  阿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王长江心中一颤,到底是抓……还是不抓?

  他完全没有办法判断悬崖上的阿云是人是鬼。

  如果她是鬼……抓住这条藤蔓爬上去的自己,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如果她不是……自己就白白错过了一个绝佳的逃生机会。

  到底该怎么办?

  到底该这么办!

  王长江的心跳越来越快,他的手臂也在微微颤抖。

  终于,他做出了决定。

  上去!

  这时候不上去的话,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在悬崖半坡不上不下,也是个死字,还不如搏一搏!

  “你抓住了吗?你再不上来,我可走了!”阿云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

  这种态度更加坚定了王长江的判断,他不再犹豫,一把抓住藤蔓往自己的手臂上绕了几圈,就开始往上爬!

  王长江的体能只是恢复了少许,但对爬上这个悬崖而言已经是足够了。

  一米……两米……三米……

  每前进一点,悬崖上的轮廓就越清晰几分。

  王长江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汗水大滴大滴地从额头上往下滚落。

  快看见了……快能看到悬崖上的人了……

  王长江紧张地盯着悬崖,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只要有一点不对他就松手滑下去!

  哪怕是摔成残废也比死在鬼手里要强!毕竟回到列车上还能救回来。

  王长江的眼前,渐渐出现了阿云的样子。

  她神情如常,没有任何怪异之处。

  王长江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用力地抓住崖边,爬了上去,感谢的看着阿云,说:“谢谢你了,阿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阿云诡异地看着他,开口道:“那不如,现在就报答我吧……”

  王长江浑身一颤,寒意从心底涌上脑门。

  因为这次阿云的声音,是个男声,而且……是他自己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