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人形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64 2020.02.05 20:08

  头顶的洞壁上,嵌着一个个扭曲的人形。

  段续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景象竟能怪异恐怖到这种地步。

  这些“人”浑身赤裸,他们被槐树树根包裹着,身上沾满了恶心的粘液和泥土。

  他们紧闭着眼睛,胸膛在上下起伏,这些“人”,还活着……

  诡异的冲击让花霁云的眼眸疯狂颤抖,她浑身发抖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时。

  头顶那些嵌在土壤里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段续和花霁云顿时头皮一紧,他们看到……这些人的眼睛里,凝结着一种难以想象的疯狂!

  他们是人是鬼?

  他们和槐树是什么关系?

  “他……他们是什么……”花霁云脸色发白地问。

  段续一只手捏着血红色玩偶,另一只手抓着花霁云的手腕,半蹲在地,仰着头,盯着那些诡异恐怖的人形。

  很快,他就在头顶这些密密麻麻的躯体之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村长!

  “村长?”

  段续用不大的声音对着那个躯体呼唤了一句。

  就在这时,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嵌入土壤中的人形忽然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

  他们的四肢,关节,皮肤,全身都在扭曲,都在畸变!

  一个个鼓鼓囊囊的脓包从他们的身体里钻出来,并“啪”地一声炸开。

  段续拉着花霁云往后一直退,勉强躲开了那些撒下来的腥臭液体。

  按理说,眼前发生的恐怖场景会让这些“人”异常痛苦才对。

  然而,如果只看面部的话,他们除了那双瞳孔充满了恶意之外,并没有其他表情。

  那么正常,那么鲜活,就像浑身扭曲,皮肤腐烂皲裂的不是他们一样。

  压抑,怪诞,诡异的气氛在地洞中弥漫。

  段续和花霁云两人一时间都说不出任何话来。

  这种恐怖的变化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段续一直紧紧地捏着血红玩偶,随时准备放出那只女鬼,但直到最后,他也没找到使用结的机会。

  这些“人”的变化停止了。

  他们的瞳孔完全失去了神采,有的睁开,有的闭上,他们死气沉沉地盯着地面,瞳孔涣散,阴郁诡异。

  “唔——”

  花霁云忽然捂住嘴,打了一个干呕。

  段续扭头看了她一眼,这终究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比起赵唯告知的信息,段续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他察觉不到眼前的花霁云对其他人有什么恶意,只不过……他也觉得花霁云的身上,有一些怪异的地方。

  “对不起……”

  花霁云低着头,小声说道。

  “为什么道歉?”段续看着她,不解地问。

  花霁云沉默着,没有说话。

  段续有些无奈,但他现在也没有说教她的心思。

  头顶上这些扭曲的躯体,让他推翻了自己先前的猜测。

  他本来觉得,槐树并没有诡异,诡异的是槐树底下埋藏着的东西。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许多故事里都会出现某些邪祟古物被开启,然后引起灾祸的剧情。

  段续本来也以为,槐村的故事会往那个方向发展。

  但眼下的情况,似乎出现了令人意外的转折。

  这些躯体分明就是村里的村民,这棵槐树的根须捆住了他们,将他们嵌入了土壤里,然而……地洞之上,还有一个村长,那个村长,刚刚死了。

  那其他人呢?这棵槐树根须裹住的其他人一定也有对应的地面人物在村子里活动。

  这里……有九个人。

  段续仔细地看了所有躯体的脸,除了村长之外,还有两张脸被他认了出来。

  一个叫高览,而另一个……叫谢华。

  他们都被槐树的树根裹挟在地底,但还有另一个他们在地面上活动,甚至是死亡。

  不……也许不止一个?高览在带路进山之时,就曾经出现过至少两个分身。

  看来,从那时起,这一站就已经在暗示这只“鬼”的阴谋了。

  “我还要继续深入,你呢?”段续问到。

  花霁云不解地抬起头,眼中满是拒绝之色,对段续摇头道:“不要去……我感觉到,下面很危险……”

  段续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不这样认为,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个位置,最诡异的事,也仅仅是放出了一些扭曲的村里人躯干进行恐吓。如果它有能力杀我们,我们绝对无法像现在这样聊天,我想……它应该离开了槐树,去追杀其他人了。”

  段续看向通道拐角,目光似乎想要将其穿透:“我想知道,这地下藏着的到底是什么。”

  花霁云看着他的侧脸,面色不停变幻,她很矛盾,很挣扎,但……又看了段续一眼后,她似乎做出了决定。

  “我……能帮你,但是……我的结……可能会吓到你……”花霁云不安的说。

  段续拿着血红玩偶,转头问到:“为什么会吓到我?”

  花霁云缓缓转过身,轻轻甩了甩自己乌黑的头发。

  接着,她用颤抖的手拨开了头发,结结巴巴地说:“这……这就是……我的结……”

  段续的瞳孔逐渐缩小,他看到了……

  花霁云的后脑上,长着一张拥有细密牙齿的恐怖裂口,此刻,它正紧紧地闭合着。

  冷汗悄然渗出,凝结在他的额头上,这极度诡异的一幕出现在此时此地,让段续不得不怀疑面前的女孩是人是鬼。

  花霁云很快放下了头发,转过身看到段续出汗的额头时,不由得面色一白。

  “对不起……”

  这软弱无力的三个字让段续迅速回过了神。

  不……她不是鬼。

  如果她是鬼,自己现在早已经没命了。

  “不用说对不起,是我见识太少了。”段续下意识地看了她的头一眼,犹豫了一下后,问到:“还有这种类型的结?”

  花霁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它是结,但却不是物品,那一天后……它就一直附在我身上……”

  段续静静地听着,没有再问。

  两人朝着通道拐角继续前进。

  头顶上的躯体已经不动弹了,那根悄然伸过来的槐树根须也已经缩走。

  但段续和花霁云依然严阵以待。

  终于……段续走到了拐角处。

  他看了花霁云一眼,冲她点了点头,一步踏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