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魇道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280 2020.01.10 17:04

  “轰——”

  列车在这个瞬间开进了一条漆黑的隧道,它前进的声音像极了刺耳的尖啸,在狭窄的通道中激荡徘徊。

  “快到下一站了,祝你们好运。”

  温升见列车开进通道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立刻跑出了这节车厢。

  “喂!这是怎么回事?”王予礼的心跳陡然加速,他急忙朝温升追过去,然而,在他靠近过道口的刹那,一道木门陡然出现!

  王予礼来不及停下脚步,扑到了木门上,就在接触到木门的瞬间,一股极为可怕的寒意突然来临!

  木门上的这股寒意让王予礼立刻撒开了手,但他的后背,在这短短的一个呼吸间已经出现了大片冷汗。

  然而在他离开木门之后,那股渗人的寒意却也在飞快退去。

  “闭嘴,安静。”

  时南的声音严肃了很多,段续注意到,即便是这种时刻,他也没有松开自己怀里那个诡异玩偶的意思。

  “看你们的车票,现在它的正面应该已经出现了下一站的名字,这条隧道的尽头,就是下一站。到站后,除了我们这四个人,谁也不要相信,包括刚才的温升。”时南飞快地说。

  下一站……

  段续拿起黑色车票,翻转回正面,只见那诡异的灰色骷髅头之下,真的出现了四个血红色的诡异文字!

  “蓝……天……公寓?”

  王予礼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下一站是什么?蓝天公寓又是什么?我只想回去……别搞我了……”他的声音尖锐到有些变形,显然一连串的诡异事件已经让他的精神濒临崩溃。

  “听着,关于这趟列车的基本情况,等你们活着回来之后,自然会明白,刚才温升说的话,我奉劝你们不要全信,下一站,我们四个人必须通力合作,才有可能逃出生天。”时南飞快地说到,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时南知道这一趟轮到自己和三个新人,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新人刚上车没多久,列车就开进了魇道当中。

  这是之前从未发生过的事!

  从某方面来说,列车是很人性化的,它会给予比较充足的时间让刚上车的旅客理解当前的状况,但这一次,甚至连基本的自我介绍都还没做完,列车就开进了魇道之中。

  这条三分钟的魇道,就是留给旅客最后的准备时间……

  “蓝天公寓,就是我们的下一站,你们先做好心理准备,在那个地方,你们也许会遇到一些难以理解,匪夷所思,甚至是恐怖离奇的东西,我们要做的,就是撑到列车下一次到来,或者彻底干掉那些东西。”

  时南的声音传到三人耳中,立刻让三人的神色变了变。

  匪夷所思……恐怖离奇……

  时南的面色告诉段续,他并没有在开玩笑,所以说……这趟列车真的会将旅客带到另一个世界吗?

  段续的目光快速地扫过其他人。

  那个戴着兜帽的女人终于不再是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态度,但奇怪的是,她的脸上仍然没有恐惧之类的情绪,相反,段续从她的神情中读出了一些藏得极深的跃跃欲试?

  这节被封闭的车厢内,只有一个人的表现算是正常人,王予礼。

  看他的此刻的模样,估计是上车之前拉得干净,不然现在八成已经尿了裤子了。

  至于自己?

  段续低头看着手中的车票,今天发生的事,明明应该让人惊恐,害怕,但他的心中,竟然莫名生出了一丝熟悉感……

  这丝诡异的熟悉感,从见到这趟列车的第一眼就凭空出现了。

  它的存在远比即将要到来的“蓝天公寓”更让段续毛骨悚然。

  他弄不清楚这丝熟悉感的来源,但他明白……这一定与自己的记忆有关。

  ……

  “爸,妈,你们带哥去检查过,那些医生就没一个人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回事吗?”

  段小灵的脸上满是不解,自己的父母几乎从不谈段续的事,她知道的这些,已经是这些年来的全部了。

  段国平摇了摇头,也许是段续已经离开了风都,也许是段小灵已经知道了段续的身世,他也不再藏着掖着,说出了一些陈年往事。

  “你只知道你的哥哥很聪明,但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聪明。”段国平神色复杂地看着窗外的大雨,“有些人,也许生来就是不同的,你哥哥就是这样的人。”

  “他的大脑,会完美地记下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所以对他而言,翻一遍书,就等于直接背了一遍书。”

  段小灵满脸惊疑之色,问到:“那……为什么说哥的记忆出了问题?”

  段国平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叹道:“我给你打个比方,正常人去草坪上和家人郊游一天,回家后大抵只能记得今天吃了些什么,发生了什么趣事,有哪些人。但你哥……他能记下那一片草坪上所有草的形状,颜色,姿态,每一朵云的轮廓细节,甚至是每一片树叶的位置。”

  “这也……太变态了吧……”段小灵的瞳孔剧烈颤抖,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你以为他想?这种可怕的能力,根本不受他主动控制,眼里见到的一切全是被动地烙印进他的脑海,仅仅一天,他就要记忆比正常人多成万上亿倍的细节,繁杂庞大的信息无时无刻地堆在他的脑子里。而我们,在大脑刚接触到信息时,就已经进行过一次筛选,你不会记得来串门的阿姨用的什么颜色的发卡,哪怕你曾经看到过。这是因为你的大脑在告诉你,这个信息无关紧要。但你哥的大脑,没有进行筛选的这个环节,明白了吗?”

  “难怪……无论我的东西掉在哪儿,他都能给出答案……”段小灵终于解开了这个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疑惑。

  “我们的大脑筛选信息,实则也是在保护我们,但小续无法做到,所以……他的大脑采取了另一种办法进行保护。”段国平目光复杂地看着女儿,低声道:“他会被动地失忆,为了让他的思维保持正常,他的大脑只会保留下最近十年的记忆。”

  段小灵豁然起身,难以置信地问到:“也就是说,如果我哥十年不回来,他连我们也会忘得一干二净?”

  段国平点点头,低声道:“没错……而且这个遗忘的过程,他自己完全无法察觉,因为……是他的大脑在欺骗着他……”

  ……

  列车上。

  时南抓紧了自己的诡异玩偶,低声道:“到站之后我们会自动下车,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出现在哪儿,总之,从名字来看,那个地方是一栋公寓,到了之后,第一时间来公寓门口汇合,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们说。”

  时南话音刚落,段续三人忽然眼前一白,大脑一阵天旋地转,没了知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