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识破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77 2020.02.08 20:28

  另一边,段续背着暂时失明的花霁云,回到了阿云家。

  来开门的是阿云的奶奶,那个不愿意把橘子给段续吃的人。

  “哎呀,这闺女怎么了?快进来……”

  老人急忙将段续和花霁云迎进屋子,然后打来一盆清水,把毛巾浸湿后,轻轻地给她擦掉脸上的血迹。

  段续站在一旁,看着这个老人和花霁云,问到:“阿云呢?还没回来?”

  老人一怔,抬头看着段续:“丫头不是跟你们一起去后山了吗?”

  段续沉默,他离开后山的时候,注意到阿云也走了,从另一个方向走了。

  “奶奶,你知道阿云平常喜欢去哪些地方吗?”

  段续问到。

  老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意外地看着段续,犹豫了一会儿,她说到:“丫头平常喜欢去三个地方,一个是后山山腰的槐树,一个是村子中央的槐树,还有一个地方……是背后这座向阳山的山顶。”

  段续点点头,低声对花霁云说到:“我先走了,你安心呆在这里。”

  花霁云心中一紧,刚想说些什么,就听段续的声音继续响起:

  “奶奶,麻烦你照顾她一下,她的眼睛受伤了,我……会回来接她的。”

  “吱呀——”

  推门的声音响起,接着,段续离开了阿云的家。

  花霁云现在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但却仍然久久不愿收回目光。

  “闺女,你喜欢那个小伙子,对吧?”

  老人忽然问到。

  花霁云吓了一跳,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

  老人见状,一边给花霁云擦脸一边小声说着:“唉,闺女,别怪奶奶给你泼冷水,你那个朋友……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一些事……”

  ……

  向阳山山顶。

  段续穿过村子,径直爬了上去。

  九点钟的太阳斜着洒向身下的槐村,像一条金色的龙,驱走了山村的阴暗,寒冷,穷困,潦倒。

  段续到达山顶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正抱着膝盖,迎着太阳。

  山风吹得她的发丝随着些许薄雾轻舞,此刻的阿云,像极了向阳山的精灵。

  她似乎听到了段续发出的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后,见是段续,她脸上闪过了一些意外之色。

  “客人,你也是来看风景的吗?”

  段续深吸了一口气,清醒的空气却让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山村,总让我有一些熟悉的感觉。”

  段续看向被朝阳照得金灿灿的一切,平静地说。

  “也许客人上辈子也是山里人?”阿云似乎笑了笑,她凝视着向阳山的所有,说:“如果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人是会变的,山也是会变的。奶奶。”

  段续走向阿云,站在了她身边。

  阿云浑身一颤,她难以置信地扭头看向身边的段续,笑道:“客人?你为什么要叫我奶奶?”

  段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许久后,他才开口道:“我的记忆力很好,虽然你一直在避免和阿云同时出现,但我的脑海中还是印下了你们的模样,阿云,奶奶……你们的脸上一共有三颗痣,分别在左耳耳垂,右眉眉间,以及鼻梁左侧。”

  段续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眼前的阿云对他动手,他甚至一屁股坐了下来,平静地说:“三颗痣都长在同一个地方,就算是血亲,我也不相信这是个巧合。”

  阿云瞳孔微颤,她的身体越绷越紧,但段续话说完后,她反而松弛了下来,惊叹不已地看着他:“你真的很厉害。”

  段续没有说话,反而疑惑地看着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云转过头,看向了茫茫大山,低声说:“很小的时候,母亲告诉我,不要被山外的世界迷住了眼睛。”

  “所以,我一直只专注着眼前的事。春天的时候,我在菜地里种上蔬菜,给它们浇水灌溉,夏天的时候,我播种辣椒和西红柿,给菜地去除杂草,到了秋天,我收获播种的一切,并不时给村里人帮帮忙。冬天……我就支开窗户,看着大雪封山,从天到地,一切都是白茫茫的。”

  阿云的声音似乎苍老了些,眸子也迷离了几分:“我就这么只想着眼前的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生活在大山中,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九十岁了。村里人都说这是一件好事,我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我不太在意,可能……就是因为我什么都不太在意,我才能活这么久?”

  “我吃的是自己播种的一切,黄瓜,西红柿,南瓜,土豆……多余的粮食可以换布匹和针线,在过去的人生中,我和槐村,从来都不需要钱。”阿云转过头,看着段续:“你知道吗?直到三十年前,这个村子才通上电,才有了钱。”

  “现在想想,贫穷也许是一种好运,就像村子中央的那棵槐树。我还小的时候,虽然土地贫瘠,但它长得枝繁叶茂,现在……我快死了,它也快死了。是财富害了它,他们发现了埋藏在它底下的古物,也挖断了它的根。”

  “所以,你想阻止他们,你就杀了他们。”段续看着阿云,问出心中的疑惑:“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的分身不会杀你?”

  阿云眯着眼睛,一张年轻的脸对着太阳。

  “因为这个我,是槐树创造的,而你们的另一个自己,是槐树底下埋藏的诅咒创造的。”她睁开了眼睛,目光柔和地往下看去,“也许,它创造出这具年轻的身体,就是想让我保护它,保护这个村子。”

  “杀了他们就能保护村子?”段续不解地看着她。

  阿云摇了摇头:“我没杀他们,我只是想找回被他们挖走的东西,还回去。”

  “所以你听说村长死了之后才会那么急切?”

  “对。”阿云点头道。

  “村里人说,因为动了老槐树,村子里开始闹鬼了,这句话说得对,也说得不对。我从小就看得见,村子里其实一直在闹鬼,有些刚刚才死了的人,我能在夜间看到他们扭曲的身影,但他们从来害不了人,因为那棵槐树还在,它一直都是有灵的,虽然它不会说话,但它听到的,看到的,懂得的,要比这个村子所有人加起来更多。”

  “可笑的是,他们为了钱,亲手挖断了保护伞。”

  阿云脸上的讥讽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现在最可怕的事,是那些被放出来的怪物,比我先一步找到被他们挖出来带走的东西,它们只需要彻底毁了那个东西,这个村子,立刻就会变成人间炼狱。”

  

举报

作者感言

薄情书生

薄情书生

感谢天才喵喵草的打赏!大家元宵快乐!下周有三个大推荐,我要攒点稿子了,晚安!

2020-02-08 20: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