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地洞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98 2020.02.04 20:55

  树林。

  陈新岳躺在地上,瞳孔里满是惊骇之色。

  那顶帽子垃圾一样地掉在了地上,不停地上下起伏,像是活物一般。

  更诡异的是,帽子的下方正在持续地流出血液。

  “你到底是什么?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陈新岳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花霁云慢慢地走向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情绪。

  许久后,她才幽幽开口道:“你已经死了。”

  陈新岳脸色的疯狂之色一闪而逝:“你不能杀我,花霁云,这是规则!杀人者会扣除被杀者持有的所有寿命天数!你比我上车晚,你的寿命天数没有我多!你杀了我,马上就会和我一起死!”

  “我说的不是现在,”面对他的癫狂,花霁云显得异常平静,她抬头看向天空,“在另一个世界,你们口中的现实世界,你的尸体已经腐烂,你的存在已经被抹杀,没有人会记得你,世界会修正成没有你的世界,达成那一切所需要的,是你在这个世界的生命被终结。”

  “你会彻底死去。”花霁云的眸子一片纯黑。

  “嘿嘿,你不敢的……你杀不了我,除非你自己也不要命了,花霁云……”陈新岳擦了擦眼角与嘴角流下的鲜血,厉声笑道。

  “我不会杀人,”花霁云漆黑的瞳孔里闪过一丝茫然,“但……你不该威胁他……我好像……很生气……”

  花霁云忽然转过身,露出了后脑勺。

  陈新岳的瞳孔骤然放大,他看到……一张满是尖牙的血盆大口在花霁云的脑后张开……

  ……

  村子中央。

  就是这里……

  段续虽然下定了决心,但真的到了这里,他的情绪也并不完全淡定。

  之前,段续意识到一个问题。

  就算谢华拿了什么东西去城里卖,为什么非要和村里的这棵槐树扯上关系?

  答案很明显,槐树虽然只是个幌子,但不得不挖掉。

  因为他们要的……是槐树下面的东西。

  只有用卖槐树的理由,才能正大光明地施工挖掘。

  这棵槐树已经快死了。

  段续抬头看着它。

  它的枝干粗大,但已经干瘪枯萎,现在并不是寒冬腊月,但它的叶子已经完全枯黄,一阵山风吹过,叶子就打着旋儿不断地飘落。

  一圈板子围住了槐树,唯一像门的地方写上了标语——非工作人员禁止进入,违者罚款两百。

  两百……多精妙的数字。

  多了会勾起村民不必要的好奇心,少了起不到喝止的作用。

  段续推开“门”,走到了被围住的槐树下。

  它的根部被挖出了一个黝黑的洞。

  段续看了一眼,取出了血红色的玩偶,捏在手上,深吸一口气后,钻进了洞里。

  刚跨入洞口泥土做的台阶,一股浓烈的寒意便席卷了段续全身。

  强烈的危险预感与恐慌陡然爆发,就像这个幽深的洞是通往九幽地狱一般。

  段续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玩偶,继续向前走去。

  每下一步阶梯,他就发现自己的周围越冷一分。

  这股寒冷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寒意。

  这个槐树下被挖出来的地洞就像是冰窖一样,甚至让段续的眉毛都凝结出了冰花。

  这种感觉……

  这和蓝天公寓那次不一样,这一次,尽管还没有碰上任何诡异之物,但段续有一种预感。

  一种强烈的预感。

  如果,他继续这么往下走……

  会死在地底。

  这个预感没有来由,却无比真实。

  就算……段续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握着的血红色玩偶,就算有它,还是会死。

  这份强烈的危机感如果出现在小说或者电影里,一般都在预示着什么。

  但如果仅仅因为某种预感就放弃,他就不是段续了。

  段续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迈步,忽然眼前一暗。

  鸡皮疙瘩在脖子上出现,段续猛然回过头看向下来时的洞口。

  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是谁?

  段续心中的不安飞快飙升。

  然而,一声轻唤却让段续一怔。

  “段先生?”

  是花霁云?

  段续松了口气。

  这时,那个洞口的人也顺着阶梯下来了。

  她确实是花霁云。

  “你怎么来这里了?”段续问到。

  花霁云低着头,没有说话。

  段续看了她一眼,没有追问。

  “这里很危险,你要下去吗?”

  段续没有劝花霁云上去,而是把选择权交给了她。

  花霁云看了看段续,又看了看下方黑黝黝的地洞,点了点头。

  “嗯……”

  “好。”段续也没有多说什么,摸出了手电筒,刚想按亮,却听花霁云说:“这里有电灯的……”

  话落,不知她在哪里按了一下,黝黑的地洞骤然亮起了橙黄的灯光。

  这一下,地洞的布局立刻展现在了段续眼前。

  它不大,但很深,盘旋着向下延伸,通道也较为狭窄,没有太多的杂物,只有一些挖掘用的工具随意靠在洞壁上。

  段续看了花霁云一眼,他刚才就想问了,为什么她会知道地洞里的是他?

  为什么她能在黑暗中看到灯的开关?

  也许花霁云能在黑暗中视物?

  但她既然没说,段续也就选择了没问。

  他放慢了步速,沿着蜿蜒的通道一直向下。

  地洞的土壁上,偶尔能看到老槐树的根茎,埋在地下的部分比地面上的要有生命力,凸起的根须紧抱土壤,就像埋在人体中的血管。

  这时,二人来到了一个拐角。

  花霁云忽然拉住了段续的衣角,段续回过头,看着她:“你……害怕吗?”

  花霁云摇了摇头,张了张嘴后,又沉默下来,松开了手。

  段续站在原地,这里越来越冷了。

  他能感觉到,只要转过这个拐角,应该就能看到在地洞中持续散发寒意的东西是什么了。

  但……这股阴冷又让他不敢贸然前行。

  因为这股感觉很熟悉,段续曾经在一个地方感受过这种气息。

  那是医院的太平间。

  手中的血红玩偶忽然诡异地颤动了一下,段续低头朝它看去,忽然看到……地面上一道蛇一般的阴影正在扭曲着伸过来!

  他心底一寒,立刻朝后退去,下意识的反应引发了后果。

  花霁云就在身后,她被他撞倒在地,段续自身也被花霁云绊倒。

  而眼前头顶上的东西,让段续和花霁云大脑一片空白。

  

举报

作者感言

薄情书生

薄情书生

应该问题不大,有点小感冒,没有发烧。

2020-02-04 20: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