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回归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341 2020.02.15 21:10

  降临车厢内此刻有不少人,而且基本都是年轻男女,年纪最大的看上去也不超过四十岁。

  段续的目光在扫过他们时,这些人也在打量着他。

  但他对这些目光并不在意,他在找一个人。

  很快,段续就在降临车厢的角落找到了她。

  “这……这是赵唯?”一个卷发年轻男子怔怔地看着孟月手中的那团碎肉,“你把他捧回来干什么?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孟月,你疯了吧?”

  孟月摇了摇头,看着“赵唯”,说:“是我的结,鬼新娘的戒指绑定了我和他的生命,我既然还活着……他就一定还没死。”

  车厢内的众人听到孟月这句话后,神色各异。

  那个曾和段续聊过的年轻人,方年忽然走上前来,面向大家说到:“事到如今,大家还要隐瞒吗?我知道你们都有结,我也有,还能在这趟列车上活着的人,没有结才显得奇怪。但我们真的还要对同伴严加防范吗?互相隐瞒,欺骗,只能降低所有人的生存几率,只有坦诚地合作,才能扩大我们的生机。”

  方年扭过头,看向孟月:“把赵唯放到观光车厢去吧,只要他在上车那一刻还活着,就一定能恢复原状,就算他成了这样,我相信也只是时间问题。”

  孟月点了点头,赶紧捧着赵唯去了观光车厢。

  方年的话没有引起什么反应,良久后,方年才叹了一口气,说到:“时间会证明一切,马上下一站就要到了。我相信有些人已经注意到了,列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以往一月一站的速度,慢慢变成了半月一站,甚至是几天一站,这样下去,我们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很显然,这趟列车在开始清洗我们这些乘客了,都到了这种时候,难道大家还要互相猜疑吗?”

  段续回头看了方年一眼,这个男人的表演很卖力,但在这种情形下,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人类只有受过伤流过血之后,才知道疼痛。

  猜疑和防备不是几句话就可以打消的,他缺少一个时机,一个扭转这部列车整体风气的时机。

  段续回过了头,来到的车厢角落,半跪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段续的声音后,眼前这个双目无神的女孩忽然露出了笑脸:“我在等你……段先生。”

  “眼睛还没好吗?”段续伸手在花霁云面前晃了晃。

  花霁云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列车治不好的,它会疼一段时间,不过……它会慢慢恢复的!段先生不用担心!”

  他和花霁云之间的对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嗓音,很快,段续就注意到降临车厢内没了声音。

  他回过头,发现这个车厢内的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了他和花霁云。

  那个方年的神色也很奇怪。

  “有事吗?”

  段续站起来,转身看着他们。

  那个喜欢抽烟的阎寻不在,白非玉也没来。

  此处加上他和花霁云,车厢里一共有九个人,如果满员真的是二十五人,除去最近两次死亡的时南,王予礼,王长江,陈新岳,这里差不多已经有一半的人了。

  而这一半的人里,至少有三个人是站在方年那边的……

  “段续先生,我个人建议,先生不要和她走得太近。”方年诚恳地说。

  他说这句话时,完全没有在意花霁云在不在场,其他人的神情也一般无二,每个人看向花霁云的眼睛里,都满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以及……一些藏匿起来的恐惧。

  “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段续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一样,伸手把花霁云从车厢角落拉了起来。

  她在发抖……

  段续一怔,忽然,花霁云挣开了段续的手,抬起头,漆黑无神的瞳孔对着段续的眼睛,说到:“不要碰我。”

  她的演技太烂了。

  段续甚至有些想笑。

  他不仅没有松开花霁云,反而拉着她朝着过道处走去:“我不给你带路,你估计连自己的车厢都回不了,就算要绝交,也等你眼睛好了以后再说吧。”

  段续毫不在意地拉着花霁云,很快就从过道尽头的房门前消失,离开了降临车厢。

  他走后,车厢内出现了一个声音。

  “你们觉得他还能活多久?”

  ……

  帮花霁云输入号码,将她送回自己的车厢后,段续第一次输入了四十九这个数字。

  大门悄然打开,眼前黑洞洞的一片。

  段续凝视片刻后,走了进去。

  这里……就是他的车厢。

  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第四十九号车厢。

  干净整洁的床铺,靠车窗的书桌,没有任何杂物的地板……

  眼前的一切,让段续愣住了。

  好熟悉……

  一切都好熟悉……

  段续的感性还没来得及发散,他忽然心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有客人来访。

  只是念头动了一下,段续就看到了“门外”那个等待回应的人。

  阎寻?

  他来干什么?

  不过,段续还是放他进来了。

  车厢大门自动打开,阎寻随手掐灭了烟头,走进了段续的屋子。

  “这么简单的布置?你可不像是个年轻人。”

  阎寻自来熟地将书桌前的椅子拖出来,一屁股坐了上去。

  “你来干什么?继续告诉我,我是李经年的事?”段续坐在床边看着他。

  “我没那么无聊,你是不是李经年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做了一个梦。”阎寻纳闷地看了段续一眼。

  “和我有关?”段续问到。

  阎寻将椅子一转,认真地看着段续,说:“我问你,你真的相信预知未来这种事吗?”

  “不信。”段续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了他,“连你那句话里的标点符号我都不信。”

  阎寻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点了点头说到:“其实我也不信,未来怎么可能是既定的?但上车的这些日子以来,我发现了一件事。”

  段续用你继续说,我听着呢的表情看着他。

  阎寻似乎没注意到,自顾自地说到:“我一直觉得,这部列车所在的这个血红世界是虚拟的,它将我们带到的那些存在厉鬼的站点,也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这一切可能只是某个高纬生物的一场游戏。但……我每到一站就会确认一次那一站所处的时间,每一次在破解难题之余,我也会向那一站的“人”打听关于那一站的世界的情况,奇怪的是……无论那个时间点在过去,还是在未来,那些厉鬼存在的世界好像确实是我们上车前的现实世界,所有细节都和现实世界对得上!”

  果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阎寻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段续的记忆回到了槐村,谢华的妻子陈淑萍曾告诉他,当时槐村所处的时间,是2017年10月28日,而段续上车前的现实世界时间,是2026年8月27日。

  九年前,九岁多的段续看到了一则新闻,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他的记忆却将它一直保存在脑海里。

  那则新闻上写的是——向阳山槐村突发大火,村民搬离祖地,择地安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