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两人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89 2020.01.30 17:06

  两人回到降临车厢后,发现人已经到齐了。

  除了他们外,还有一个让段续意外的人在降临车厢门口站着。

  “白小姐来找你的。”赵唯抬头对段续说到。

  段续朝白非玉看去,白非玉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嘴里又嚼上了泡泡糖。

  “找我什么事?”段续走到她身边问。

  白非玉朝一旁的观光车厢走去,段续低头看了一眼车票上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到站了,但他还是跟了过去。

  “你不会是要跟我表白吧?”

  刚进观光车厢,段续就问出了一句令白非玉翻白眼的话。

  “你高估自己的相貌了。”白非玉客气地说。

  “你不觉得男人的内涵更重要吗?”段续坐到了沙发上。

  “首先,我暂时没看出你的内涵。”白非玉看着她,目光略显疑惑,“其次,你好像变了。”

  “是吗?”段续摸了摸下巴,变了?

  要是变了为什么本人感觉不出来?难道是脑子在骗他?

  “哪儿变了?更英俊了?”

  白非玉无语地看着他,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知道,总之,现在的你不像醒来前的你,你在晕倒的时候伤到了脑神经吗?”

  白非玉这带着七分吐槽的话却让段续浑身一僵,强烈的刺痛在大脑中出现。

  “砰——”

  他身体僵直地从沙发上摔到了地面。

  “喂!”

  白非玉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去扶住段续。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段续的衣服竟然被冷汗湿透了,整个人的脸色也苍白得可怕。

  段续的眼神也很奇怪,像是庆幸,也像是忌惮,然而更多的却是疑惑。

  “李经年……”

  “你说什么?”白非玉好不容易将他扶到了沙发上,却突然听到段续的嘴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段续摇了摇头,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整个人的状态比刚才好了一些。

  “没什么,我只是抓住了一个贼。”

  没错,就是贼……

  刚才白非玉无心的一句话让段续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意识到了……自从醒来后,他的个性好像开朗了许多,言谈也更加随性无忌。

  段续很清楚自己的个性,他虽然不是一个内向的人,但也绝对不会热情,笑嘻嘻地叫一个算不上熟悉的女人姐姐这种事,他绝对做不出来。

  但……之前他确实这样做了,而且他自己没有发现半点异常!

  反应过来后的段续立刻开始回忆自己身上出现的异常,很快,他就锁定了他。

  那个出现在他记忆中的……名为李经年的人!

  昏迷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些关于李经年的记忆,虽然那些记忆支离破碎,但来得异常诡异。

  再结合眼下这种状况,段续得出了一个让他有些担心,又有些疑惑的结论。

  似乎……李经年的记忆出现得越多,段续就会变得越不像自己。

  最可怕的是,这种改变是潜移默化的,如果不是白非玉刚才突然提起,段续自己甚至都没能意识到。

  这部列车上,唯一知道段续之前大概性格的人,只有白非玉了。

  其他乘客因为没有对比,所以根本不会觉得段续不正常。

  想到这里,段续认真地看了白非玉一眼。

  “你可不能死了,我会想办法治你的病,这部列车连鬼这种离谱的东西都能出现,我想,一些延长寿命的特殊方法应该也存在。”

  “啵——”

  白非玉又把泡泡糖吹破了。

  她似乎惊讶于段续此刻的言辞,好几个呼吸后才反应过来,说到:“万一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车,你不是白白投资错人了?”

  段续捏了捏鼻梁:“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白非玉疑惑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起来,她微微低下头,拉了拉帽檐,“你……你不要想太多,我和你……没有未来的……”

  段续一脸无语地看着她:“虽然之前的我有些奇怪,但那句话是真的。”

  “哪句话?”白非玉好奇地看着他。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说过这句话?”白非玉瞪大了眼睛。

  段续仔细想了想,刚才那句话……好像只是自己心底的想法,并没有说出口。

  那这么说,真的是记忆出问题了?!

  段续喜形于色地扶着白非玉的肩膀:“我真的没说?”

  白非玉不明所以地看着突然开心起来的段续,摇摇头:“没说。”

  “太好了!”段续从沙发上弹起来,一边捶手一边来回踱步,“这么说,我的记忆在变成正常人,我也会记错,我也会有突出的深刻回忆,我也能忘掉不开心的事了……”

  白非玉看着他,连泡泡糖都忘了嚼。

  好不容易等段续冷静下来,她才想起正事:“我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什么事?”

  段续现在心情大好,本来因为自己在潜移默化地变成一个不认识的“李经年”而产生的负面情绪也消失了许多,连带着看白非玉时,都觉得她好像漂亮了点。

  白非玉认真地看着他:“你现在拥有结,这一次和你一起到站的人应该也有结。”

  “对,我们已经互相交了底,除了一个被排挤的女生,其他人都有结。”段续说到。

  白非玉抬起头,兜帽下的眼睛亮晶晶的:“你要留意……结是凶器的人。”

  段续一怔,他想起了那个说法。

  结除了是鬼最在意的东西之外,还能是在它生前时杀了它的凶器。

  “结是凶器,会有什么不同吗?”

  段续有了些不好的猜测,但还是想从白非玉这里得到答案。

  “嗯,结如果是凶器,持有结的那个人,就会很容易被结中厉鬼的扭曲怨恨影响,神不知鬼不觉地变成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鬼。”白非玉声音不大,却在段续的心底掀起了一阵波澜。

  “我记住了,谢谢。”段续看着她,认真地说。

  白非玉躲开了段续的眼睛:“活着回来再道谢吧。”

  段续笑了笑,到站时间已经快到了,他迈步朝降临车厢走去。

  在打开门的前一刻,段续忽然扭过头,说:

  “你不能死,因为知道真正的我的人,只有你了,我害怕,有一天我也会忘了我自己,忘了还有一个名叫段续的人存在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