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入局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275 2020.02.26 20:35

  风都。

  段续和秦念冰眼前一花,回过神时,自己已经站在街边。

  段续不知道现实中过去了一天还是一瞬,一阵深深的疲惫涌了上来。

  看着繁华的城市,他竟有了一丝恍若隔世的感觉。

  段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八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半。

  本来,他的手机从上车那一刻起,时间就已经停止了流动,但这一刻,它又回到了正轨。

  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了。

  那个戴面具的人……是谁?

  段续的心中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

  “段续……我……”秦念冰的神情很复杂,似乎有些话难以启齿。

  “对不起。”段续先她一步开口了。

  “把你卷进了这种事里面。”

  秦念冰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你也是受害者。只是……”

  秦念冰低下了总是昂着的头,一双透亮的眸子也躲闪了几分。

  “段续……我想回去了,回去之后,我会马上搬家……我很害怕……”秦念冰抬起了头,她的身子颤抖得厉害,嘴唇也在发白,“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秘密,我……我只是个普通人,对不起……我会忘了你,忘了自己这两天看到的一切,我只想……在这个世界正常地生活着,对不起……”

  段续安静地看着她,认真地听完秦念冰的话后,他摇了摇头:“你的决定很正确,我很快就会在你的生活中消失的,请放心。”

  秦念冰沉默不语,她闭上了眼睛,拳头捏得很紧。

  说出这些退缩软弱的话,已经不像是以前的她了。

  但……这个世界也不像是以前的世界了。

  见她这幅样子,段续转过了身。

  “时间不早了,祝你……往后一切顺利。”

  秦念冰低着头,紧闭着双眼,她的睫毛微微颤抖,终于在听到这句话后,她猛然抬起了头。

  但眼前已经没了段续的身影。

  他走进了茫茫人海中,秦念冰已经认不出,哪一个是他了。

  ……

  街边。

  段续贴着墙,仰头看着天空。

  黑压压的云层像是直接压在了他的心里,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也许……一开始决定去业城就是个错误?

  段续的眼中掠过一丝茫然。

  人生真是变化无常,转眼间,这世界就已经没了他的去处。

  养父段国平,养母魏萍,妹妹段小灵……他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人生中。

  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段续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样轻松。

  他只是不愿意去深想,但该有的疑问,其实一直埋在他的心底。

  那部列车是什么?

  结是什么?

  脑中的记忆从何而来?

  刚才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是谁?

  他口中的时间再次流动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没有尝试的机会了……

  段续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自然也听到了他口中李经年做的事。

  那个李经年……好像用自己的彻底死亡,换来了他的出现。

  段续闭上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接触李经年的记忆。

  李经年似乎一直在尝试着什么……

  太多太多的疑问堆积在段续的脑海里,甚至还有阎寻口中的林桑落,那个知道他会上车的女人。

  段续不想再欺骗自己,他知道……自己的出现,绝对与李经年有莫大的关系。

  甚至很可能……他就是名为李经年的身体所产生的新的灵魂。

  而且,段续一直知道自己的记忆有问题。

  不是记忆力太强,而是他的脑海,只会保存最近十年的回忆。

  他的时间每新产生一分一秒,就意味着临近过去十年的末端,有一分一秒在被删除。

  段国平以为自己瞒得很好,但其实和身世一样,早就被段续察觉到了。

  他不说不是因为不能,而是不愿。

  因为段续知道,一旦他准备去探究自己记忆的谜题,平静的生活就会彻底告破。

  他舍不得那些日子。

  然而,一双看不见的手仍是将他推上了某个既定的轨道,他的一切……仿佛浪潮一般,身不由自地在狂风暴雨之中滚滚前行。

  “呼……”

  段续吐出一口浊气,他睁开了眼睛,目光比起以往深邃了一些。

  既然已经没了归处,既然已经身陷其中,既然时间已经恢复了流动,那么……他就没有再逃避的理由了。

  距离风都大剧院的窃鬼任务,还剩下六天。

  足够去一趟那里了。

  业城。

  ……

  秦念冰一路上精神恍惚,脑子里尽是光怪陆离的场景。

  她的心理素质已经比普通人好很多了,她的选择也很正确。

  世界也许还有另一副样子,但……为什么要去接触它?

  秦念冰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段续这个名字……

  就随着这两天诡异的一切彻底被遗忘吧……

  只要忘了他,忘了这些事,她就还是那个她,世界也还是这个世界。

  秦念冰终于说服了自己。

  她站在公寓楼下,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秦念冰被吓了一跳,但又反应过来,是自己太过敏感。

  她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

  “……”

  对方没有回应。

  “请问找谁?”

  秦念冰又打了一次招呼。

  “……”

  手机那边依旧没有回应。

  秦念冰疑惑地放下手机,挂断了电话。

  也许……是打错了吧?

  秦念冰低头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

  “滴答……”

  一滴水滴落在秦念冰的手机屏幕上。

  秦念冰擦了擦,忽然面色猛变!

  因为屏幕反光的原因,她没有看清楚这滴水的样子……

  而用手指抹散之后,她才发现……这不是一滴水,而是一滴……血。

  秦念冰仰起头,看向公寓的上方。

  一个熟悉的面孔正从高空飞速坠落!

  秦念冰浑身僵硬,大脑一片空白,强烈的恐惧瞬间占据了她的身心。

  “嘭——”

  重物坠地的声音引起了周围居民和行人的注意。

  “有人跳楼了!”

  “这……这是哪家的姑娘?”

  “唉,可惜了,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跳楼了呢?”

  议论,攀谈,吵嚷,相机的闪光,围观者脸上的害怕与嬉笑。

  声音逐渐从秦念冰的世界消失,她仿佛坠入了一个无声的噩梦中。

  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形扭曲。

  秦念冰快疯了。

  她被围在中间,围观的人群将她包围了起来。

  但……他们的目光都在地上那具尸体之上,仿佛根本就看不见她。

  为什么……为什么注意不到我?

  我不是……站在这里吗?

  秦念冰瞳孔颤抖着看向脚边的尸体。

  这是一张美丽的面孔,她的脑后,猩红的血液已经在地上蔓延开了一朵妖艳的花。

  死者的眼睛没有闭上,当秦念冰看去时,仿佛她正在和她对视。

  冰凉的窒息感出现,秦念冰的眼中,这具尸体好像忽然诡异地笑了一下!

  她吓得跌跌撞撞地后退。

  这时,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

  “这不是秦警官吗?她怎么跳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