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存在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94 2020.02.19 21:44

  雨还在下。

  警方已经撤离了现场,同时带走了所有有价值的线索。

  段续无奈地坐在副驾驶,举着自己的左手:“秦警官,你这样开车涉嫌危险驾驶。”

  “安静。”

  秦念冰眉头紧皱,虽然目光直视着前方,看似在认真开车,但其实已经有些走神了。

  更何况,她的右手上还铐着一个诡异的已死之人。

  “你现在要带我去哪儿?警察局?你真的不管社会骚动吗?我倒是无所谓,但这些事让普通民众知道真的好吗……要是我的话……”

  “别说话!”秦念冰扭头瞪了段续一眼,脚下加大了油门。

  “警官!”

  “闭嘴!”

  秦念冰话音刚落,白色轿车就“砰——”的一声,撞在了树干上。

  安全气囊猛然弹了出来,直接砸中了秦念冰的脸。

  “前面被风吹断了一棵树……”段续小声地说。

  秦念冰一脸茫然地从安全气囊中抬起头,看着段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

  大雨中,一女一男一前一后地走着,他们身上都很狼狈,尤其是……手上还戴着一副铐子。

  偶尔路过的行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还有一些窃窃私语。

  “现在的年轻人在大街上就这么玩吗……”

  “可能这就是青春吧……”

  秦念冰脚步越来越快,眉头越皱越紧。

  “警……”

  “你又要说什么!”段续刚蹦出一个字,秦念冰的情绪就炸裂了。

  其实她能撑到现在段续已经很为她感到骄傲了,这可是摧毁世界观的事,这位警官硬是憋了这么久,可见其心理素质还是十分强大的。

  “我的意思是,你其实没必要趟这浑水,今天你就当没看见我,我也依旧是死亡的状态,这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段续说到。

  秦念冰停下脚步,转过了身,看着段续一字一句地说:“我是警察,你有嫌疑。”

  段续看到了她眼中的认真,即便是这磅礴的大雨,也没能遮住她眼中的光芒。

  “好吧,当我没说。”段续移开了视线。

  秦念冰一扭头,继续前行,走着走着,她低声说道:“没把你送往警局,我已经是渎职了,但你说得对,你现在已经死了,你不能继续存在,你也不能被发现……”

  段续无奈地看着她的背影,现在的人,都喜欢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吗?什么事都要自己来扛……

  段续也不知是她的责任心太强,还是他自己对这个世界太过无所谓。

  两人在大雨中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进入了一栋公寓。

  这很明显是秦念冰的家。

  她家里的布置和她的性子差不多,简单,方便。比起女生喜爱的鲜亮颜色,她公寓里更多的是黑白灰。

  “等着。”

  她依旧把段续铐着,只是其中一头从自己的手换成了茶几下方的钢制支柱。

  段续看着她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不到三分钟就出来了。

  换了一身干衣服的秦念冰走到段续面前,又拔了三根头发,说到:“我去警局一趟,你在这里呆着,如果检查确定你就是段续,我会向你赔礼道歉,你也可以要求补偿。如果你不是,我会先打你一顿,再把你送回警局。”

  段续看着她,张了张嘴:“能不能让我也换身衣服?”

  “我没有男人的衣服。”秦念冰说到。

  她左右扫了一眼后,扔了一条围裙给段续。

  “你要想换,就穿它。”

  段续瞪大了眼睛,看着秦念冰急匆匆地离开了屋子。

  他拿起这条围裙,脑子里出现的尽是古怪的画面。

  这算什么……裸体围裙?

  ……

  秦念冰急匆匆地赶到警局,拿着用信封装好的段续的头发,进了鉴定科。

  “刘姐,帮我个忙,这是我从现场一个角落发现的头发,你看看是不是那个死者段续的。”秦念冰说到。

  被她称作刘姐的中年女性诧异地抬起头,问到:“段续?谁是段续?”

  秦念冰一怔,随即解释道:“刘姐还没得到消息吗?下午一点多的时候,陈队带队出警到火车站去,发现了三起命案,其中一位死者的名字就是段续。”

  刘姐更加疑惑,她犹豫地看着秦念冰,低声问说:“小秦,你最近……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秦念冰不解地看着她:“我……没有啊?刘姐为什么这么问?”

  刘姐站了起来,走到秦念冰身边,摸了摸她的额头,疑惑地说:“也没发烧啊,怎么净说胡话?”

  “刘姐,到底怎么了?”

  秦念冰心中忽然涌起了一阵不安。

  刘姐递过来一份资料,说到:“今天陈队确实去了火车站一趟,也确实带回来了三具骸骨,但根本没能确认他们的身份,你是从哪里听到的段续这个名字?他是谁啊?”

  刘姐的话让秦念冰一股凉气从后背升起,并飞快地蔓延到了四肢。

  她感觉到了一阵诡异的寒意。

  秦念冰立刻转身,跑出了鉴定科。

  “小秦!你去哪儿?”刘姐担忧地看着秦念冰的背影。

  这孩子……不会是魔怔了吧?

  “陈队!”

  秦念冰猛地推开办公室大门,因为用力过猛,门撞在墙上发出了“砰——”的一声。

  陈新华皱眉看着秦念冰,问到:“小秦,今天怎么这么冒失?有事吗?”

  秦念冰三两步冲到陈新华办公桌前,飞快地说:“陈队,今天那三起命案,你还记得那三个人的身份吗?”

  陈新华眉头皱得更紧,他看着秦念冰:“小秦,你到底想说什么?那三具尸体的身份还在确认,我都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

  秦念冰浑身一松,她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正在不自主地发颤。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了,为什么她还记得?

  忽然,秦念冰脑中灵光一闪,对了,监控!她瞥见了陈新华办公桌上的这台笔记本电脑,就是这台!这台电脑里面有监控!

  “陈队!火车站的监控,你还保留着吗?”秦念冰的声音越发急切。

  陈新华满腹不解,但他还是点开了电脑中的监控,播放出画面转向秦念冰。

  “留是留着,但还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秦念冰立刻拉动进度条,拖到了一点的时间点。

  她记得,就是这个时间点,段续出现在了画面了。

  秦念冰的手微微颤抖,她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唾沫,死死地盯住了电脑屏幕。

  一点……一点零一分……一点零三分……一点零五分……

  秦念冰浑身一颤,强烈的恐惧从心中涌起。

  没了……段续的存在……消失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薄情书生

薄情书生

剧情展开中……

2020-02-19 21: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