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求救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07 2020.01.21 20:22

  地下室。

  王予礼拍着胸脯,语气之中有几分埋怨。

  时南的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不过,还好是他,万一是鬼的话……

  想到“鬼”这个字眼时,王予礼莫名其妙感觉到一阵不安。

  他抬起头,刚想问时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然而,他眼角的余光无意中瞟到了时南映在墙上的影子。

  那是!

  王予礼浑身一颤,惊恐绝望的情绪几乎在瞬间将他淹没。

  “时南”的影子里,有两条又细又长的手臂在舞动!

  “他”不是时南,绝对不是!

  “快跑!”

  王予礼还算有点良心,他逃跑之时,顺便喊了一句谭梅凤。

  还好这地下室和上楼一样,有左右两个楼梯,不然现在的情况,王予礼根本就是必死无疑!

  就在两人拔腿朝另一边的楼梯逃去时,“时南”终于也不再掩饰,“他”张开了嘴,吐出一条布满恶臭粘液的舌头,朝王予礼和谭梅凤二人延伸去。

  王予礼回头瞥了一眼,那条恐怖的舌头吓得他魂飞魄散,他拼了命地往前奔跑,身体的潜力已经在下意识中发挥到了极限。

  然而那条恐怖的舌头,还在不断地逼近……

  二人竭尽全力,跑到了另一边的楼梯下。

  然而,眼前这一条楼梯几乎让王予礼绝望。

  “怎么会这样……”

  王予礼绝望地呢喃着,这条楼梯,看上去起码有一百米长!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王予礼和谭梅凤明明已经到了楼梯前,但却根本不敢向前迈出一步。

  幽暗的地下室,楼梯尽头虽然有一团亮光,但这给王予礼带来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

  此时此刻,段续的话忽然被他回想起来。

  “左边的楼梯有问题,只有右边能走。”

  他下意识地以为,那个规则只适用于楼上,想不到整个公寓都适用……

  楼梯……

  他想要后退,却又不敢后退。

  虽然那条恐怖的舌头已经缩了回去,但地下室中隐隐回荡的脚步声让他很清楚地知道,“时南”正在下楼梯。

  王予礼吞了一口唾沫,他的嗓子现在又干又哑,他看着谭梅凤,问到:“我们……怎么办?”

  说这话时,他转过了头,本想听听谭梅凤的意见,然而谭梅凤此刻的神情,差点吓得他惊叫出声。

  她的脸像纸一样白,整个人也恍恍惚惚,眼神失去了焦距。

  她怎么了?

  第一眼时,王予礼还以为她也变成了鬼。

  时间容不得他细想,因为……下楼梯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

  挥舞着细长双臂的影子也在地下室的墙上出现。

  它来了!

  逃!

  此刻的王予礼根本不敢再犹豫,他回过头迈开步子,抓住了谭梅凤的手,然后一脚踏上了楼梯。

  就算是一百多米的楼梯,只要拼尽全力,应该还是能冲上去的。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王予礼压抑着心底的恐惧,拉着谭梅凤在楼梯上狂奔!

  但是……

  他虽然在努力地爬楼梯,可时间至少已经过了三十秒,他竟然还在整个楼梯的五分之一位置,扭过头就能看到地下室的地板。

  他明明一步跨上了三四个阶梯,爬了三十几秒,为什么还是在楼梯口附近不远的位置?

  为什么?

  为什么!

  出口……阳光,明明就在眼前……

  这超乎想象的诡异情形已经让王予礼的情绪彻底崩溃!

  他像个疯子一样,不知何时撒开了谭梅凤的手,手脚并用地往上攀爬。

  不可能……

  不可能……

  我一定能上去的……

  王予礼神经质地念叨着,他的手指已经因为过于用力而摩擦出了血,但现实让他更加绝望。

  这条楼梯,好像变得比刚才更长了……

  如果刚刚看到的时候,它有一百多米,那现在,它至少有两百米长了……尽头处的光亮,已经变得只有拳头大小。

  身后的地下室里,也通过楼梯口传来了令人恐惧的脚步声。

  爬不到顶,又不能退回去。

  体力也在疯狂地流失。

  眼前的情形,根本就是绝境……

  王予礼的情绪虽然已经在恐惧之下彻底崩溃,但他最基本的理智还在,他很清楚,一旦自己的力气用尽,倒在楼梯上,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段续!白非玉!”王予礼忽然仰起头,声嘶力竭地大喊:“救命!段续,白非玉!救救我,求求你们,救命啊!”

  他已经不在乎会不会被身后的鬼听到了,他只想最后再试试,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他只能寄希望于那两个人,希望段续和白非玉能来救他。

  此刻……段续正站在五楼506号房的门口。

  他隐隐听到谁在呼唤自己。

  “有人在叫救命。”

  段续的目光似乎穿透了楼层,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仔细分辨一下后,他确认那个呼救的声音,属于王予礼。

  “是王予礼。”白非玉也听到了。

  王予礼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绝望,嘶哑和痛苦。

  “你先进去,我去一楼看看。”

  段续立刻做出了决定。

  “喂!”

  白非玉叫了一声,她望着段续立刻转身地背影,问到:“你就不怕那是鬼伪装的呼救?”

  段续脚步一滞,虽然没有回头,但声音传了过来:“怕,但赌不起。”

  说完,他匆匆地下了楼。

  “放心,如果是真的呼救,说明现在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果是假的,我也会想办法脱身。”

  想办法脱身?

  办法……什么办法……如果是假的,哪里还有什么办法?

  白非玉怔怔地看着段续离开的地方,久久没有回过神。

  他不像是一个天真的人,为什么……还要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她不认可段续这种行为,但父母留下的笔记中的一段文字,却在此刻莫名地出现在她脑海。

  “我经常犯错,他们总说,这样的我无法活到最后。但……我是人,不是机器,人不可能总是做出正确的选择,很多时候,我们做的事是分不出对错的。人生中有无数这样的时刻,如何抉择,如何取舍,决定了我们最终到达的方向,我不想判断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也许,选择本身根本没有对错。因为选择出现分歧的瞬间,才意味着我们是人,是独立又特别的人,而不是衡量利益得失的机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