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破解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66 2020.02.23 21:19

  摆钟有什么秘密?

  秦念冰逐渐靠近了墙边,伸出手碰了它一下。

  冰凉的触感让秦念冰确信它就是一件死物。

  这是个对称的世界,而且是以公路为对称轴。

  这个旅店,就横在公路的中央,旅店内部也是对称的,除了……这个摆钟。

  要救他才行。

  摸着摆钟,秦念冰想到了段续那张年轻的脸。

  遇到他之后,自己陡然坠入了一个从未想到过的世界。

  那他呢?

  他在这样的世界中挣扎了多久?

  秦念冰是警察,而且是一位优秀的刑警。

  她一直在观察段续的神情动作,行为细节。

  然后……她发现了一件出现在段续身上的,有些离奇恐怖的事。

  她不知道段续自己知不知道,如果这次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就问问他吧……

  秦念冰想着。

  因为这个发现,秦念冰不可避免地对段续产生了一些好奇。

  他到底是什么人?

  收回略微有些发散的思绪,秦念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摆钟上。

  虽说是钟,但它的表盘里根本就没有时间刻度,只有一到八八个数字。

  秦念冰也注意到这些数字是实时变化的,比如,在四号死之前,表盘里的数字有九个。

  等等……

  秦念冰忽然眼前一亮。

  每一轮游戏开始前,这个钟都是响几声,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吗?

  秦念冰陷入了沉思,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屋子里的光线已经越来越暗。

  晦暗的月光从两侧的窗户照了进来,窗外的风声也越来越大。

  旅店内的陈设像是突然经历了一大段时间的流逝,悄然变得陈旧,地面,木椅,牌桌……已经通通落满了灰尘。

  秦念冰已经完全沉浸到了摆钟的谜题里,她努力地回忆着,刚进旅店时,敲响的好像是三声,女声宣布游戏开始时,敲响的是四声。

  自己和段续加入,开始新一轮游戏时,敲响的是五声……

  这些钟声,只是游戏开始的信号吗?

  秦念冰沉思之际,房间内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一些诡异的爪痕。

  这些爪痕残留着一些暗红的血色,已经肉眼可见的老旧。

  这个旅店,仿佛陡然间过去了百年……

  就在这时!

  摆钟突然响了!

  “铛——”

  “铛——”

  “铛——”

  “铛——”

  “铛——”

  “铛——”

  突然响起的钟声如同一声惊雷,将沉浸在思绪里的秦念冰彻底唤醒。

  而在她回过神的刹那,这间变得沧桑老旧的旅店又诡异地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秦念冰猛地回过头,屋子里的人都在背后注视着她,虽然没有说话,但目光诡异到了极点。

  突然!

  安静的旅店响起啪嗒一声。

  众人齐刷刷地将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那是……五号。

  五号疑惑地指了指自己的脸,他突然发现,大家看着他的表情都充满了恐惧!

  “怎么……”他刚开口询问,就听又响起了啪嗒一声……

  这次,五号看到了。

  他脸上的血肉正在诡异地腐烂往下掉!

  “啊!!!”五号的眼睛瞪得硕大无比,他惊骇地捂着自己的脸,但却没用。

  啪嗒……

  啪嗒……

  掉落的声音不绝于耳。

  鼻子……

  耳朵……

  眼睛……

  下巴……

  越来越多的血肉开始不断地往下掉。

  五号绝望地伸出手,想抓住些什么,但很快,他的手也掉在了地上。

  不到一分钟,五号彻底腐烂,变成了一堆烂肉。

  秦念冰的心跳急剧加速,比这更恐怖恶心的画面她不是没看到过,但这样诡异的事她却是第一次见。

  “他死了!他为什么死了?怎么会这样?”

  二号惊骇地看着地上已经不成人形的五号,凄厉的嚎叫道。

  他这句话也提醒了陷入震惊与恐惧中的秦念冰,对……他为什么死了?

  五号为什么会死?

  等等,他死之前,摆钟突然响了,响的是……六声!

  秦念冰像是忽然抓住了什么,猛然回头看向了摆钟。

  钟声……游戏……惩罚……

  秦念冰没有发现,有一道可怕的目光,正凝聚在她身上!

  正当那道目光的主人准备有所动作时,秦念冰忽然侧过了头。

  她的眼神冷静而充满威胁,她捏了捏拳头,发出清脆的骨响:“找到你了。”

  “救他回来,不然,打死你。”

  ……

  该怎么破局?

  段续冷静地思考着。

  那只身姿扭曲的厉鬼还在靠近,它和他的距离,已经只剩下十来米了。

  使用结也只能挡得住一时,因为他还得回去,回到那个旅店。

  寿命天数根本就无法支撑到那个时候,更何况,他根本不能把所有的寿命天数用尽。

  但,段续也没有陷入绝望之中。

  就算没有了寿命天数,他也有最后的底牌。

  那块……从槐村得到的木牌。

  虽然从没使用过,但第一次拿着它的时候,段续的脑海中就已经出现了它的作用和使用它的代价。

  它根本不是一个结,而是一个……还活着的诅咒。

  在这里使用它,段续不觉得自己能够完全承受得起那个代价。

  所以,他必须发现这个诡异世界的漏洞所在。

  这是个对称的世界,这是肉眼可见的。

  那眼前不远处那只鬼,和对称有什么关系吗?

  段续紧盯着它。

  突然,段续目光一凝。

  有奇怪的地方……那里……不对称!

  厉鬼出现的路灯!

  这个世界,是以这条公路为对称轴的。

  那么,厉鬼出现的路灯对面,肯定也该有一杆路灯!

  然而事实是……没有。

  漏洞就在那里!

  只要度过眼下的难关,回到旅店去,再从旅店的游戏中胜出,前往那个没有相应路灯的地方,也许就能逃离这个世界。

  问题是,眼下要怎么拉开与这只鬼的距离,将五分钟的时间拖过去?

  想和它拉开距离,就只能往相反的方向走,可是……

  段续忽然笑了,他差点被自己蠢哭。

  思维定势这个东西……真是让人触不及防啊。

  原来,答案这么简单?

  如果按照那个旅店的规则,既然没有说明,那就是被允许的。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规定倒退行走的时候不能转弯。

  我转个弯朝来时的方向回去不就行了吗?

  段续看着那只步履缓慢的厉鬼,忽然觉得对方有些可怜。

  你慢慢走吧,我先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