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变化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32 2020.01.17 12:08

  段续透过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是时南,白非玉,王予礼三人。

  他轻轻拍了拍脑袋,暂时压下了对“李经年”的思考,打开了房门。

  “出事了。”

  时南的脸色很难看,他很多次死里逃生,但还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离奇的事。

  段续因为昨夜怪梦的困恼,精神状态并不怎么好,但听到事情有变,他还是强行打起了精神。

  “发生了什么?”

  段续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了房门。

  时南一边带路往楼下走,一边说:“今天凌晨,我醒来后站在阳台抽了一根烟,当我把烟头弹出阳台时,被挡住了。”

  段续心中一动:“挡住了?”

  “嗯,我当时立刻下楼尝试从大门出去,果然出不去了,现在这栋公寓,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笼罩着,进不来也出不去。然后,我就来叫你们了。”时南简短地说明了一下状况。

  段续看了王予礼和白非玉一眼,两人的状态都不怎么好,看样子,除了他之外,昨晚大家都没怎么睡。

  “这栋楼里的其他住户呢?”段续看了一下两旁的房门,这栋公寓一共五层,每层有八间房,如果都住满了,至少四十人。

  “目前来看,至少第四层只有我们。”时南说到。

  就在他准备迈步下楼时,段续忽然眉头一皱,伸手拦住了他。

  “等等。”

  三人的目光集中到段续身上,时南警惕性很足,立刻止住了即将踏下楼梯的脚,问到:“怎么了?”

  段续往后退了一两步,说到:“不对……昨天上楼时,每层楼的台阶都是二十二级,刚才我看了一眼,这里的台阶变成了二十三级。”

  他的声音让三人心底一寒,赶紧退回到过道中。

  王予礼恐惧之余,又有几分疑惑:“你……真的没记错吗?一般人不会去记这些的吧?而且,刚刚你只是扫了一眼,会不会数错了……”

  “在我说出结论的时候,就代表我已经确认过了。”段续头也不回地回答。

  他抬头看向天花板,然后目光朝周围延伸,说到:“而且,不止是台阶,这栋公寓的整体高度和大小也变化了。”

  他从过道的左侧走到右侧,看向三人,说:“还在不断变大。”

  “厉鬼能做到哪些事?”这句话,段续是盯着时南问的。

  时南沉默片刻,说到:“一般来说,厉鬼的能力是随着时间的进程不断变多的,今天只是第一天,它大概率只有一到两种能力,封锁整栋公寓算一种的话,那让这栋公寓持续膨胀变大就是第二种。”

  “所以,我们暂时不用担心它突然瞬移出现在面前,也不用担心身边的人是鬼扮成的,对吧?”

  “暂时可以这么说。”时南回答道。

  “它的目的是什么?”

  白非玉忽然问到。

  她仍是和昨天一样的打扮,一身黑色连帽衫,头上戴着兜帽,双手放在兜里,两条波浪形马尾垂在胸前。

  “就仅仅是让公寓变高变大?我觉得,这不像是鬼的能力,更像……这栋公寓本身是个活物。”

  她的想法倒是提醒了段续另一种可能性的存在。

  不过,公寓本身是个活物这句话,倒是挺细思恐极的。

  这时,四人朝过道另一边的楼梯走去。

  “右边是二十二级阶梯,段续说得没错,左边有问题。”时南倒吸一口凉气,低声说道。

  同时,他略显意外地看了段续一眼,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帮了他一次。

  “谢谢。”

  段续不怎么在意对方的感谢,他摸着下巴,想着另一个问题。

  “先到一楼去吧。”

  一路下到一楼,这次没有遇到什么反常的事,只不过,二楼三楼没有一个住户出来,到了一楼,四人才发现,可能蓝天公寓的所有住户已经都下来了。

  “我正打算去喊你们,这位时先生自告奋勇地回了四楼。”

  谭楼长的眼睛里的血丝更多了,她看着四人,点了点头。

  除她之外,一楼的大厅里还有六个人。

  四个男人,两个女人。

  应该都是被她喊下来的,这六个人已经经过了最开始的恐惧阶段,现在都一言不发,神情各异。

  王予礼忽然问到:“昨天那位……易浩先生呢?”

  “不知道,我用备用钥匙打开过他的房门,他不在家。”谭楼长声音疲惫地回答。

  “哼,算他运气好,肯定是昨晚出去鬼混了。”周明成提起易浩时,脸上抑制不住地出现了愤怒。

  “谭楼长,这枚摄像头一直开着的吧?”时南忽然指向了正对着大门口的一枚圆形摄像头。

  谭楼长点了点头,在柜台的电脑上敲击了几下:“二十四小时都开着。”

  段续四人走上前去,看向屏幕上的监控。

  昨天,四人先后进入公寓的场景被拍了下来,接着天黑了,周明成和易浩出现在了屏幕的角落,虽然只能看到两人的头顶,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们正在发生冲突。

  “这是……”

  谭楼长的眼睛忽然越睁越大,她的不自然,也引起了其他六位住户的不安,几人连忙来到柜台前,伸长脖子朝屏幕上看去。

  只见屏幕里,易浩大摇大摆地从大门口路过,朝一旁的过道走去。

  然后……他的身影消失了。

  谭楼长一直往后拉动进度条,但屏幕上的画面再也没有起过任何变化。

  “易……易浩还在厕所里?”

  一名戴着厚厚镜片眼镜的矮个子年轻人难以置信地问。

  “不可能!”他身旁的女人声音尖锐地吼道,她的情绪最为激烈,紧张和恐惧几乎肉眼可见。

  不仅是他,其他几名住户的神情也很不自然。

  这一次,就连王予礼都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栋公寓,这几个人之间,似乎发生过什么!

  他们虽然在害怕,在惊恐,但对眼前的状况似乎并不是一无所知的状态。

  围在柜台前的一群人陷入了令人心慌的沉默,又像是各怀鬼胎。

  “那么,各位。”段续打破了这份沉默,他是在场之人中最为冷静的一个,甚至超过了白非玉和时南。

  段续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他并不是没有恐惧情绪,但……无论是进入这趟列车,还是遭遇这些离奇的事,首先反馈给他的情绪并不是恐惧,而是……熟悉。

  “如果大家都想活着离开这栋公寓,我想……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