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放任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219 2020.02.12 21:14

  见他答应下来,段续转过了身。

  “我只能挡住它们三分钟,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段续话音一落,赵唯和孟月立刻反应过来,两人也顾不得多想,赶紧钻进了树洞中,下到了地底。

  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段续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他静静地盯着前方被厉鬼缠着的三只鬼。

  这个结,果然很厉害,它完全是一面倒地在追杀那三只鬼,它的诡异和恐怖程度远远高出了那三只鬼,但……无论它将它们吞吃多少次,段续三人的“分身”都会再次出现。

  这似乎是一种限制,结中厉鬼最多只能拦住鬼,不能清除掉它。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列车既然会让结这种东西存在,就表明它不会打破现有的平衡,一个结就能抹除所有诡异,这是不可能的。说到底它只是保命用的底牌,并不是通关的方法。

  段续收回目光,转过了身。

  他离开了槐树,继续往山上走去。

  刚才赵唯说,他明白了。

  其实,他只是明白了段续想让他明白的。

  进到地底去寻找结风险绝对不会小,如果毫无理由的就安排孟月和赵唯进去,他们两人一定会拒绝。

  但段续找了一个他们无法拒绝的理由。

  那就是他要负责拦住鬼。

  其实拦住鬼并不需要他在场,因为那只结里的鬼根本就不受他控制,他在不在场都没什么区别。他是可以离开地面,下到地底去的。

  但孟月和赵唯不知道,段续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却在隐晦地表达需要他在场才能控制结拦住鬼的意思,这种话如果明说出来,反而会惹人生疑,而用这样的方式,赵唯和孟月会更容易相信。

  孟月的结需要一个异性在场,而且在发动时,那个异性必须在她的视线范围内,这就意味着段续和赵唯一定要有一人跟着她下去。

  段续觉得,自己在这一站做的事已经够多了,连结的位置都是他锁定的,也该赵唯做出一点贡献了。

  而更重要的,是他察觉到了赵唯的神情。

  赵唯似乎……盯上了他。

  虽然段续知道这个“盯上”并不是恶意的,但这种依赖的情绪还是不应该出现。

  在这种地方,段续自己也没有绝对能够存活下去的信心,又怎么能够保得住赵唯?

  就算自己救了他一次,那下一次呢?

  赵唯不可能每一站都和段续同时到达,所以,他心中的依赖和软弱必须剔除,不然他就危险了。

  段续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厉鬼还在和它们纠缠,此时……三分钟已经过半。

  他希望赵唯说的明白是真的明白了。

  如果他能够下定决心,真的按照段续暗示的那样去做,三分钟,加上孟月的五分钟,获取一个结已经够了。

  赵唯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平凡得段续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平凡。

  这样的他想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就绝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赵唯……你的觉悟……够吗?”

  段续喃喃道,剧本已经为赵唯写好,到底要不要那样去做,完全掌握在赵唯手中……

  ……

  孟月和赵唯二人钻进了地下洞穴中。

  这个洞穴极为狭窄,左右只有一人宽,上下也不会一米多,一个成年人只能在洞中弯腰前行,甚至是爬行。

  不仅如此,洞内根本没有一点光亮,孟月下来后第一时间打开了段续给她的手电,拨亮之后照向了前方。

  好潮湿……

  一滴水从洞壁上滴落下来,钻进孟月的脖子,让她打了个寒战。

  她和赵唯弓着腰,艰难地前行着。

  “有三分钟了吗?”

  孟月紧张地问。

  “没……没有吧……没这么快,段续应该还能坚持一会儿。”赵唯有些结巴,他的神经高度紧绷,不仅是因为刚才段续临走前说的那些话,还有他此刻走在孟月后面的原因。

  万一……地面上那三只鬼已经冲破了阻挠,钻进地洞里了怎么办?现在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听到赵唯的声音后,孟月心中安定了一些。

  她当然知道还没有到三分钟,但她总是想说些什么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她很害怕,害怕地洞的前方突然被手电照出一个骇人的鬼脸。

  好在……这个地洞虽然潮湿,阴暗,但还没有出现吓人的东西。

  不过孟月和赵唯两人越往前爬,就感觉越艰难。

  他们已经被潮湿的泥土弄得狼狈不堪,更要命的是,这个洞也越来越矮,从开始的能弓着腰往前走,到现在只能膝盖跪地往前爬行。

  而且每前行一步,两人的身体两侧都会被墙壁摩擦,发出让人不安的噪音。

  洞内的气氛越来越压抑。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

  甚至……他们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说到底结在这棵槐树下面都是段续的推测而已,万一他错了呢?

  那他们不是铁定会葬身在地下?

  不……

  更有可能这本来就是一个阴谋!

  段续为了得到更多的天数奖励,将他们骗下去送死!对……他自己都没有下来……

  两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越想,心中的恐慌和畏惧就越盛。

  孟月每一次爬行都心惊胆战,她总觉得,自己前面随时都会蹦出一只形容可怖的厉鬼。

  “你……觉不觉得……”孟月忍不住开口了。

  “段续在骗我们?”赵唯接上了她没说完的话。

  孟月停下来,转头看向赵唯,点了点头。

  “现在还没到三分钟,我们赶紧退出去还来得及,我越想越不对劲……如果下面真的有结,他为什么会让我来拿这个结?”孟月说着让自己不安的猜测。

  “我看不透他,他的思维太跳脱,就连性格也在变来变去,他不会……是人格分裂吧?也许他某一个人格是善良的,但另一个呢?也许是那个人格在欺骗我们……”孟月感觉自己隐隐猜到了什么,飞快地说。

  赵唯被她说动了。

  他的心中也有和孟月一样的疑惑,现在被孟月这么一说,更加疑惑段续的行为了。

  也许……他真的不可信……

  “好,我们回去,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树底下的地洞有结只是他的一面之词,我们也查清楚后,再来也不迟!”赵唯终于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孟月也松了口气。

  “你等等……这里不能转身,我们先后退着往出口爬,到了能躬身站起来的地方再转身。”赵唯口中说着。

  然而,当他刚往后退了一步,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了一句话!

  “该怎么选择,全交给你。”

  “不对!孟月,我明白了!”赵唯大脑一片清明,这一刻,他终于摆脱了恐惧对思维的限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