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扑朔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06 2020.01.20 20:34

  二楼。

  门外撞击的力量越来越大,就连房门和墙壁的连接处,都已经出现几条裂痕,显然,赵宇的房间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砰!”

  前所未有的巨大声音出现,这扇隔开了生与死的房门,被破开了!

  门外站着的人,是面无表情的“时南”。

  他僵硬地移动着肢体,走进了赵宇的房间。

  然而……屋内没有半个人影。

  衣柜,床底,厕所……

  他寻找了每一个角落,都没能找到段续。

  “时南”环顾一周后,举步走向了阳台。

  一条窗帘做成的绳子搭在那里。

  “时南”面无表情,自二楼阳台一跃而下。

  ……

  没希望了。

  那只红衣厉鬼,会进来,然后杀掉自己。

  绝望?恐惧?

  濒临死亡的瞬间,白非玉想到了很多。

  父母的记载让她找到了列车,显然,他们二人曾是列车上的生还者。

  但……接下来父母的诡异失踪让她意识到,也许他们从未真正地逃离诅咒。

  我呢?也要在这里结束了吗……

  就在房门方向吱吱嘎嘎的细微声响,显然是那只鬼在动作时,忽然,楼下传来了巨大的动静!

  这动静让白非玉心中一颤,怎么了?

  是谁遭到攻击了?

  接着,过了十来秒,门外却没有半点动静,白非玉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难道……那只厉鬼离开了?

  它被楼下的巨大声音吸引走了?

  但即便如此,白非玉也不敢放松分毫,她屏住了呼吸,贴着墙壁站着,又过了几秒,她终于松了口气。

  走了,鬼不会耽搁这么久,它真的被吸引走了。

  这短短的片刻,如同度日如年,现在真的脱离了危险时,白非玉才感觉到自己脚下一阵发软,劫后余生之感缓缓出现。

  可是,她又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

  好像,有谁在看着自己?

  白非玉缓缓转过头,看向了阳台。

  那里,有一颗脑袋。

  ……

  厉鬼的可怕之处,在于未知。

  而人类的可怕之处,在于不确定。

  王予礼缩在墙角,思考了很久的对策,在死亡与恐惧的刺激下,他发现自己的思绪不仅没有混乱,反而前所未有的顺畅。

  他开始观察地下室的其他六人。

  渐渐的,真的被他看出了一些东西!

  那六个人的三名女性之一,楼长谭梅凤,此刻正在隐晦地对他使眼色!

  她在说什么?

  她是什么意思?

  谭梅凤站在人群的后面,双唇不停地开合。

  她好像,一直在重复两个字?

  王予礼努力地分辨着她的嘴型,那是……就位?

  今晚?

  还是……绝望?

  不……她为什么要说绝望?

  她到底在说什么?

  王予礼突然浑身一个激灵,连忙移开了视线。

  只见罗峰,正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低下头的王予礼浑身微微颤抖,他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害怕,就在刚才,他终于想明白了谭梅凤在说什么,她说的是……救我!

  她在求救!

  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求救?

  她不是蓝天公寓的房东吗?

  她不是他们的同伴吗?

  就在他思索之际,忽然听到谭梅凤说:“我……想方便一下。”

  “方便?”强壮的徐有志不解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你想打开地下室的门去厕所?”

  赵宇也摇了摇头,说:“不行,要上厕所就在这里上。”

  “那怎么可能!你是变态吗?”何欢居高临下地看着个子较为矮小的赵宇,厉声道。

  虽然外面很恐怖,命也很重要,但……在异性面前上厕所……这里的三个女人都做不到。

  “我就打开一条缝,出去后立刻把门关上,你们不用担心。”谭梅凤似乎很急,说话的声音都变了些。

  “但是……我一个人出去,也很害怕,或许……你们谁陪我?”

  谭梅凤带着请求的眼神一一看过去。

  每个人都躲开了她的眼睛。

  开什么玩笑?

  打开门已经是很冒险的举动了,还要陪她去上厕所?那不是嫌自己命长吗?

  谭梅凤似乎很失望,她低声冷笑道:“哼,你们的胆子也就这样。”

  这时,何欢忽然一指缩在角落的王予礼,厉声道:“那不是还有一个人吗?让他陪你去!”

  王予礼抬起头,连连摆手,拒绝道:“不……我不行的,我不想出去……”

  那五人都直勾勾地盯着他,罗峰更是点头道:“就他吧,早去早回。”

  王予礼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力。

  谭梅凤急切地掏出钥匙,朝地下室大门处走去。

  而王予礼,他挣扎着被健壮的徐有志提着,脚不沾地地往前走。

  “啪——咔擦——”

  徐有志将他丢在了地上,相机被误触发出一道闪光。

  王予礼连忙爬起来,心疼地擦拭着自己的相机。

  “门开了,快来!”

  谭梅凤招呼道,王予礼一脸不愿又无力的神情,哆哆嗦嗦地跟着她从门缝中钻了出去。

  二人消失在地下室后,谭梅凤立刻反锁了地下室大门。

  “呼……”

  谭梅凤整个人都瘫软了。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上往下掉。

  王予礼也收起了那一脸委屈的神情,问到:“你……为什么要离开地下室?”说话时,他的脚朝着楼梯的方向,随时准备着逃跑。

  谭梅凤摇了摇头:“不是离开地下室,是离开他们。”

  “离开他们?为什么?”

  王予礼不解地问。

  谭梅凤摇摇头,没有解释。

  但她却指着自己满是血丝的眼睛,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

  “不知道……”王予礼老老实实地回答。

  谭梅凤打了个哆嗦,牙齿中似乎溢出了森森寒意:“因为这一个月来,我每天晚上都不敢彻底睡着。”

  “走吧,去找你的同伴,我们出去。”

  谭梅凤诚恳地说。

  王予礼心中尽是茫然。

  虽然他刚才顺着谭梅凤的意思,跟着她演了一出戏。

  但那也只是因为他确实想离开地下室,地下室里给他的感觉,并不比外面安全。

  但……谭梅凤说的这些话,真的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有一件事她说得对。

  去找他们,找时南他们!

  时南是老人,应对这种情况他一定有经验!

  刚想到这,地下室入口的楼梯上,忽然投下来一道阴影。

  王予礼和谭梅凤先是一惊,当他们怀揣恐惧地看过去时,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

  王予礼更是浑身一松,说到:“时南先生,你差点吓死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