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危机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25 2020.02.04 19:22

  谢华家。

  他的妻子叫陈淑萍,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名字。

  这世上,普通人仍是绝大多数,每个怀抱梦想,觉得自己不平凡的少年长大后终会泯然众人。

  段续不觉得泯然众人是一个贬义词。

  异于常人,天才,怪才,这些词本身就给人划了一个圈子。

  他静静地注视着陈淑萍把孩子抱进里屋,然后走出来,局促不安地说:“对不起,家里……真的没钱了……能不能放宽些时间?”

  她误会了什么。

  段续没有解释,而是盯着陈淑萍,继续问:“谢华卖给我们的东西是哪里来的?还有吗?”

  陈淑萍面色一白,连忙摇头道:“我……我不知道,谢华从不把这些事告诉我,但他好像提到过,他做的事都是胡文山和他儿子胡勇在做主,他也只是负责拿去城里问价……”

  “儿子?”段续疑惑地看着她,“据我所知,胡勇是胡文山的孙子。”

  陈淑萍摇了摇头,脸上很快地掠过一丝讽意:“对外那么说而已,那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胡文山的儿子胡先迅死在了结婚当天,胡先迅下葬一年后,胡文山的儿媳妇突然给他生了个孙子,这种事说出去谁信?”

  这里面还有这些故事?

  段续的三观受到了些冲击,但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胡先迅葬在哪里?”

  陈淑萍伸手往村中央一指:“后山,就那棵槐树后面。”

  段续沉吟片刻,站了起来。

  陈淑萍脸上一喜,赶紧小跑到院子里,给段续把门打开了。

  段续低着头走出了谢华家,就在陈淑萍以为终于没事了那刻,段续忽然回过头,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现在是什么年月?”

  陈淑萍一怔,她虽然不知道这年轻人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但却不敢不回答:“今天是2017年10月28号……”

  段续浑身一僵,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抬头看向了天空。

  “九年前……”

  陈淑萍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然而还没等她开口询问,段续就已经走了。

  眼看着段续的身影即将消失,他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陈淑萍紧张地看着他,却听段续说到:“趁早搬家吧,去城里随便找个工作谋生。”

  话音未落,段续又自嘲地一笑,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虽然这也没什么意义……”

  他孤身朝村落中央走去,在陈淑萍的眼里,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好像变得若有若无了一般,蒙上了几分虚幻的色彩……

  ……

  雾越来越大了。

  赵唯眉头紧皱,他用了很多方法,都没能找到回村的路。

  “你们有什么提议……”

  赵唯询问道。

  “我在问你们的意……”赵唯的头刚转到一半,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人没了!

  他身后的孟月,王长江,就这么离奇地消失了!

  后面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糟了……

  赵唯的额头上渗出了一些汗。

  他早就知道,这一站不会这么轻松。

  加上三个新人,列车上共有二十五个人,蓝天公寓站死了时南和王予礼,还剩下二十三个。

  而在二十三个人中,有十五个人拥有结,巧合的是……槐村到站的乘客,都是拥有结的乘客。

  其中一名,甚至是拥有四个结的神秘乘客花霁云。

  这根本就是在无形中告知乘客这次的困难程度。

  就在这时,赵唯忽然听到了一阵声响。

  “嗒——嗒——嗒——”

  缓慢又清晰的脚步声在身后的雾气中响起,越来越近……

  赵唯瞳孔一缩,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

  有东西过来了……是谁?

  孟月?王长江?胡勇?马树?

  不……不能在这里继续呆。

  赵唯本来还有着保存体力的想法,毕竟他不知道这场雾会持续多久。

  但眼下的情况,他已经不得不赶紧离开了。

  越来越近的脚步一声声响起,就像踩在他的心脏上,越是不愿胡思乱想,心乱如麻的感觉就越是会产生。

  人就是这样的生物,知道却做不到。

  赵唯跑了。

  他一头扎进了迷雾深处,不敢呆在原地。

  他赌不起,他不知道从雾里走过来的是谁。

  万一是鬼的话……

  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怖猜想让赵唯的心跳越来越快,当他停下脚步之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

  这是哪里?

  赵唯发现,自己好像跑到了一个低洼处。

  来时是向下,而旁边的路在往上。

  他正好处于“谷底”的位置。

  应该……甩掉了吧?

  赵唯死死地盯着自己来时的路,那白茫茫的雾气像是地狱的出口,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东西……好像没有跟过来。

  赵唯终于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脚步声再次出现了。

  “嗒——嗒——嗒——”

  赵唯刚刚松弛一些的神经骤然紧绷,一双眼睛也因为恐惧而下意识地睁大。

  来“人”在靠近……

  没办法了,一定要用结!

  隐藏自身所有痕迹,赵唯心中发了狠,他一定要看看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东西是什么!

  尽管很舍不得寿命天数,但眼下显然是安全活着更为重要。

  每秒钟五天……使用一分钟就是三百天的寿命,赵唯活到现在,好不容易攒了一千五百天,就算全部消耗光,也只能支持五分钟。

  但已经足够了,十秒钟,使用十秒钟就足够了!

  赵唯从怀中拿出了那条带血的毛巾,搭在了脖子上。

  一瞬间,赵唯整个人消失在了迷雾中。

  不过,他的身体没有隐形,也没有透明化,他依旧坐在这里,只是因为结的诡异力量,完全抹除了他的存在感,让他暂时无法被“观测”到。

  赵唯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紧紧地盯着来时的路。

  尽管他知道使用结的这段时间,就算是制造出声音也无法被鬼察觉到,但他还是那么去做了。

  “嗒,嗒。”

  雾气中,脚步停止了。

  赵唯瞪大了眼睛,透过朦胧的雾气,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个“人”似乎陷入了迷茫之中。

  “他”在搜索,还是在思考?

  那是谁……

  赵唯心中绷着的弦越来越紧,忽然,那个“人”又动了。

  “他”的身影缓缓从迷雾中显露出来。

  王长江?

  赵唯松了一口气,刚想解除自己的结,忽然又屏住呼吸,后背的衣服瞬间被打湿!

  又一个人从王长江身后走了出来。

  他竟然是……赵唯?!

  赵唯头皮发麻地看着另一个自己,吓得完全不敢动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