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遗言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04 2020.01.18 20:07

  威胁女人这种事,段续还是第一次干。

  虽然他装作一脸胸有成竹的阴沉模样,但此刻他心中的不安,要比见到眼前的诡异状况更甚。

  我真的威胁了她?

  她不会报警吧……

  我这样做不会犯法了吧……

  段续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段记忆,段小灵曾经这样对他说:“哥,你知不知道,你其实是一个容易心软的好人?”

  “我?心软?好人?”段续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楚,强得离谱的观察力和记忆力让他对一些简单的事情毫无兴趣,这里的“简单”,就包括人际关系这一项。

  十几年来,除了家人,他一个朋友都没有。

  不是交不到,是懒得去做。

  他的脑子里,关于人类的数据是最多的,如何选择不同的相处模式,和不同性格的人打交道,用最短的时间和对方成为“朋友”,做到这一点这对他而言并不困难。

  但……段续不是个演员,虽然他知道那样做可以快速赢得对方的信任,但他表演不出来。

  毕竟除了脑子的记忆有些离奇,其它方面他仍是个正常人。

  生硬的知识可以用脑子强行记下来,但演技这种需要练习的技巧就不是他所擅长的了。

  所以,他干脆懒得去交朋友,主动来与他打交道的人,段续也几乎能一眼看出对方的目的。

  只有家人,从他们的眼睛里,段续看到的是最纯粹的感情。

  突兀地听到段小灵说他心软,这让段续有些无法理解。

  他连朋友都没一个,最基本的社交圈都没有,段小灵是怎么得出这么离谱的结论的?

  虽然说他是好人这句话,让他蛮开心的。

  “嘿嘿,从小到大,你一直很遵守规则,没有犯过半点错,而且……无论是什么人,只要算合理的请求,你从不会拒绝,被你拒绝掉的请求,一定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题,这些……你自己都没注意到吧?”

  难道,我被那小妮子说中了……

  想到段小灵,段续的嘴边出现了一丝笑意。

  这丝笑意被紧随他身后的白非玉捕捉到后,她的身体陡然一僵,立刻停下了脚步和段续保持了一些距离。

  过道里周明成的惨叫仍犹在耳,这个人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他不会……是个精神变态吧?

  白非玉做出了很合理的推测。

  自己登上列车时的淡定是因为心里早已经有了底。

  但这个人呢?

  超乎寻常,毁掉世界观的事就发生在眼前,像王予礼那样大呼小叫才是正常人啊……

  白非玉确信自己的猜测没错,不能和这个疯子靠得太近,不过……他的威胁……

  她的眼眸阴晴不定,是和疯子合作?还是找个机会……

  “死了!周明成死了!”

  大个子徐有志此刻叫得很大声。

  不用他说,众人也看到了。

  过道之中,周明成跪在地上,身体朝向了厕所那边。

  但他的脑袋,却一百八十度地向后打了个转,更诡异的是,此刻他的左手仍放在头顶,右手顶在下巴上,看上去就像……是他自己将脖子硬生生扭断的。

  一阵阴风吹过,厕所那边的窗户被吹打得哐当一声砸在墙上,吓得众人身心一颤。

  浓郁到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从周明成的尸体上蔓延开来,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大家的咽喉。

  恐惧的极致,是无声的。

  呼吸也在这个时刻被放到了最轻缓的地步。

  就在这时!

  过道中本该已死的周明成忽然嘴巴动了动!

  目睹这一切的众人顿时头皮发麻,心跳狂飙!

  “啊!!!!!!”

  不分男女,所有住户都开始慌乱地后退,逃窜,跌跌撞撞地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王予礼也吓得跟着他们一起瞎跑。

  只有时南,段续,白非玉三人强忍着不安与恐惧,继续盯着周明成,但他们的脚下,也已经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嘭——”

  出人意料的,周明成的尸体怦然砸倒在地,没有其他异状出现。

  “他刚才说了什么?”

  时南眉头紧皱,刚才周明成的嘴唇虽然动了动,但因为血沫和恐惧的关系,他根本没能专注地去看。

  下意识的,时南看向了段续。

  果然,段续回过头,看着白非玉和时南,冷静地说:“他只说了四个字,错了,快逃。”

  “错了,快逃……”

  时南低声念着这四个字,内心却止不住地生出寒意。

  这一站,虽然没有太多恐怖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但诡异的程度,已经超越了以前的任何一次!

  时南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玩偶,这可是……才第一天……

  ……

  “地下室,去地下室!”

  俊秀的罗峰在逃跑中灵光一闪,对谭楼长吼道。

  谭梅凤脸色一变,但此刻她心中也尽是恐惧,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带头扭身朝地下室跑去。

  王予礼跟着这六个人,就像卷入了洪流中的沙砾,被裹挟着奔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其实在最初的慌乱恐惧后,王予礼已经冷静下来了,他很快发现,其他三人并没有跟着一起逃跑。

  显然当时过道中的情况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他们……不会放弃我了吧?

  王予礼心中一颤,冒出了一个让自己心寒的念头。

  他的面色不停变换,但眼前的状况,他根本就无能无力了。

  ……

  时南,段续,白非玉三人站在大厅里,此刻的一楼大厅,已经空无一人。

  “周明成死在过道里,我们就在他旁边,这说明那只鬼的活动范围还很有限,我们最好趁现在尽快查清楚它的来历,找到它的结。”

  “而且,周明成最后的遗言也有问题,通过他的话,能够确定那只杀了他的鬼,并不是苏婉瑜。”

  “也就是说,我看到的那只分不清男女的鬼才是正体,苏婉瑜根本就没有变成厉鬼。”

  时南飞快地说着,同时,他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眉头一松,说到:“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滴落到结上的血必须是左手的食指血,其他部位的鲜血,会招来厉鬼。”

  白非玉闻言,眉头略微上调,微微地看了他一眼。

  段续知道,这一次时南说的,应该是实话了。

  但……他做出了另一个决定。

  “我有另一个想法,先走一步。”

  他的动作很快,话音刚落,人就已经顺着右边的楼梯上了楼。

  

举报

作者感言

薄情书生

薄情书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好人变成一个贬义词了,在网文中这种情况更甚,我不认为冷血,无情,自私是值得宣扬的品质,近年四处宣扬,受众颇多的精致利己主义似乎成为了主流,但……怎么说呢,看过我上一本纯恐怖流作品的读者应该看到了,我的主角不会是烂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受欢迎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我个人觉得,尤其是在这种世界中,人性的光辉尤为重要……

2020-01-18 20: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