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我玩的竟然是BUG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干光豪与龚光杰

我玩的竟然是BUG号 一帆一凯 2233 2020.03.12 17:59

  此时李伟杰和马达通已交手十来招,本来李伟杰武功剑法就不如马达通精妙,又被这一声打扰,直接左腿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马达通却已还剑入鞘。

  “李伟杰,伤的重不重啊?”马达通笑着问道。

  李伟杰刚要说些什么,远处传来一声“休得猖狂,我来会会你。”只见一人从远处走来,此人生的真是漂亮,面颊白皙.......

  “干光豪,你又来凑什么热闹?”马达通见来人是掌门左子慕师伯的二徒弟,面色阴沉的问道。

  “李师弟,没事吧,是师兄我来晚了,让你遭此大罪,是师兄之错啊。”来人根本不理马达通,径直走到李伟杰身旁说道。

  “干光豪....”

  “聒噪,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干光豪直接打断了马达通的怒骂。

  “好好好,干光豪来,手底下见真章吧。”马达通气到了极点,青钢剑再次出鞘直指干光豪。

  “马师兄息怒,何必和这种人一般见识。”见马上又是一场争斗,而且听干光豪的语气,像是吃定了马师兄一般,申一帆忙站出来说道。

  “你就是那个破坏门规的入门弟子?此事有你而起,现你又断执法堂弟子的手掌,我李师弟也因你伤了左腿,更是罪上加罪。你自断双手双脚吧。不然我定将你就地正法。”在申一帆和马师兄说话期间,干光豪已经从李伟杰那里了解了事情的起末,对着申一帆冷冷的说道。

  “干师兄,你仅凭李师兄一面之词便让我自断双手双脚,太武断了吧。”申一帆嘴上说道,心中却在想:“你个死跑龙套的,在原著中活不过三章的玩意,也敢让小爷我自断手脚,脑子没病吧。”

  “武断?就凭你让李师弟受伤,我没直接一剑结果你,已经算是仁慈了,别逼我亲自动手。”依旧没有正眼看申一帆一眼。

  “一剑结果我?干师兄,这不合门规吧?”

  “聒噪。”说着,干光豪直接一剑挥来。

  申一帆没想到干光豪会直接动手,再想阻挡已经来不及了,幸好旁边的马师兄一直注意着干光豪的动作,想也没想就直接挡住了干光豪的一击。

  “嗯?马达通你竟敢阻我?”说着,干光豪直接再次挥剑,直指马达通。

  一招‘白虹贯日’,剑尖向马达通咽喉刺去,这招是其师父,也就是掌门左子慕的杀招,马达通万万是阻挡不得,只能身子往旁边躲去,但是干光豪剑术精湛,招数未老,陡然收势,剑尖在半空中微微一抖,一个剑花,变招斜刺马达通的右肩。只见血光一闪,马达通躲避不及,右肩已然被刺到,‘咣当’一声,手中的长剑掉在了地上。

  这时只见干光豪头顶黑了下来,原来是申一帆见马达通被刺中右肩,没有多想,直接拿木剑当刀用,一招‘力劈华山’向干光豪劈去。不过干光豪毕竟是掌门的徒弟,手底下还是有些功夫的。只见干光豪长剑上撩,使招‘万卉争艳’,剑光乱颤,牢牢将上方封住。啪的一声轻响,两件兵刃相交,木剑直接被削断,紧接着干光豪一招‘顺水推舟’,剑锋正要乘势向申一帆咽喉推去,眼看就要刺中,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将申一帆撞飞。

  ‘噗’的一声,长剑直接刺透马达通的左肩,干光豪想要拔剑再刺,竟然拔不动,赫然是马达通双手死死抓住长剑,剑身一下子被血水包裹着。

  干光豪冷哼一声,刚要再次用力,远处飞奔过来一人,手中长剑直奔干光豪持剑的右手。干光豪不得已只能撒手后撤,再退到安全距离后定眼一看来人是自己的师兄龚光杰。

  "怎么师兄你也要和师弟练练?"干光豪接过李伟杰递过来的长剑指着龚光杰说道。

  "和我练手?你还差的远呢。五天后就是剑宗东西两宗比武的日子了,暂时不与你计较。你还是留着力气和西宗的对抗吧。”

  “大师兄,怎么不敢?”干光豪没有理会龚光杰的好心,继续挑衅道。

  “不敢?干光豪,等剑湖宫中比武斗剑之后,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总比在这里嘴上说说强。”

  “别等剑湖宫中比武斗剑了,就现在吧,看招。”说着干光豪挺剑就要上。

  眼见两人就要斗在一起,一声“掌门到。”两人马上分开,站在一旁迎接掌门。

  “这事怎么一回事?马达通你是被何人所伤?李伟杰又是怎么一回事?”左子慕见双方剑拔弩张,地上血迹一滩,好多人身上都挂着伤口。

  “禀掌门师伯,弟子与李伟杰师弟切磋武艺,一时不察,收手不及造成的剑伤。”见掌门问道,马达通抱拳回答道。

  “是这么一回事吗?”左子慕转身向李伟杰问道。

  “禀掌门师伯,事情是这样的,今天马达通带着........”李伟杰没有看马达通的眼色,直接将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嗯,好了,我知道了。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一个入门弟子。人呢?站出来让我看看。”左子慕并没有对马达通说些什么,只是让那个入门弟子站出来让他瞧瞧。

  “禀掌门师伯,弟子在这。”凡一申站出来答道。

  “掌门师伯?你一个小小的入门弟子口出狂言,你应该称掌门。就凭这一点,我执法堂就能定你一个不尊师门之罪。”没等左子慕答话,李伟杰急忙说道。

  “放肆,李伟杰,掌门面前岂容你插话,还不退下。”听到凡一申的话,干光豪心中感到不妙,急忙训责李伟杰,让其住口。不然没定凡一申的不尊师门之罪,把自己搭进去。

  “不要紧,光豪,让他继续说。”左子慕摆摆手,大方的说道。

  李伟杰本来听到干光豪师兄的训斥,以为自己说错话了,没想到掌门左子慕让自己继续说下去,于是自信满满那,以为这次能绊倒自己的死对头,便将干师兄刚才的话抛掷耳后继续说道:“是,掌门师伯。弟子以为这个入门弟子犯有三大罪,罪一,无视门派尊卑秩序,以一入门弟子身份进入内门弟子演武场。罪二,无视执法堂尊严,不听执法堂的判决,并且还对执法堂弟子出手。罪三,无视掌门尊严,对掌门不敬。三罪并罚,应废除武功,逐出师门。"

  说完,干光豪看了一眼掌门,见掌门没有说话,胆子便大了起来接着说到:"龚长老门下弟子马达通阻挡执法堂执法,应罚门派贡献500点,罚面壁涯半年。"

  "合情合理。"掌门左子慕说到。

举报

作者感言

一帆一凯

一帆一凯

求收藏,求推荐票,感谢大家的阅读

2020-03-12 17: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