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被冻成冰人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596 2020.02.26 23:11

  冷,莫名的冷,那名上半张脸缠着红色围巾的女子话语结束后,哈气凝结成的一粒粒细小冰渣也在空气中停止了随风飘行的步伐,如粉末状棉絮般的丝丝冰雨浇落在沙滩上,奇怪,视线怎么变得稍许模糊,好像眼前平白无故被蒙上了一层轻雾似的。

  那女人一语道破,几乎打碎了我本就千疮百孔的身世,我满脑疑问,泰狄莱特·穆是我体内的一部分啊!是与安博切斯·久山同化成‘我’以前的水之国皇子呀!算什么?冒牌的小主又是什么玩意?她为什么要杀我?

  哦对,她的装束与披着标有不同符号黑色斗篷的怪人们很像,他们肯定是同党,所以才会对我怀有杀心,或许她知晓津岛羽鸣的下落,或许她曾到过喃喃岛,就是与妈妈在边港小树林战斗过的三个怪人中的一员。

  我得问出个三七二十一,夏达·迪尔你倒是挪步动啊!开口说啊!怎么了?平时威风凛凛的状态去哪了?被一个矮你一头弱不禁风的女子吓没了吗?有什么资格实现成为世界政府主帅的远大梦想,咦!身体怎么接收不到大脑半点信号,整个躯体完全不听使唤,我僵愣在原地不知该采取何样措施。

  ‘黑炭’阿冈不知天高地厚的一马当先迎上前去,很客气的回道,“这位不知其庐山真面目的小姐姐,请你用词放尊重些,素未相识的就要取我二哥性命,何来的道理?你到底是混哪的?”

  英飞哥陡然跳起,拍拍袴后粘在屁股上的沙子,冲上去左手捂住‘黑炭’阿冈的臭嘴,右臂箍住‘黑炭’阿冈的脖子,‘黑炭’阿冈

  低沉的训喝道,“250,瞧不见你二哥冻僵不能动弹,对方仅说句话而已,就冻住了他,唉呀!你丝毫察觉不到近在咫尺的危机吗?”

  英飞哥说完瞪了一眼,埋怨我,竟认识猪一般的250队友。

  我暗道:原来自己不是被吓住了,而是被冻僵了,怪不得有一片稍朦胧的透明薄纱挡着我的视线,总是不能自动消散。

  那女人二话没说,娇嫩的右手五指合拢成素娥细掌托着下巴,翘起樱桃小口上两瓣朱唇露出洁白的皓齿,宛如皑皑白雪中含羞待放的红白莲花纯净美艳,她轻轻一吻近前的空气,站在侧旁的我都感到咄咄逼人的寒气,常人肉眼很难看清从她口中吐出的无数丝粒状冰渣,如万道荆棘如梭似箭袭向大家。

  英飞哥貌似也察觉到出境极其不妙,他撒开阿冈,刚要瞬身做出防御却为时已晚,刹时,身旁的‘黑炭’阿冈摆着一脸无辜的表情被冻成清莹剔透的冰人,同时,他身后也挺立出四个奇形怪状的冰人,三个炉灶也被冻成冰,连灶下支起的三团篝火不是被吹灭,而是结成火焰形状的冰,简直是价值连城的冰雕艺术。

  可怜的我没机会搭上一句话就冻僵了,借傍晚孤悠温柔的月光,即使隔着两层朦胧的薄纱,我也能清楚的看出那几块结冰的料摆出的奇葩造型,就算隔着两层薄纱我超乎常人的眼力仍看得清晰,‘花痴’慕姮一副惊慌失措的神情,身体后仰瞪着双眼张着大嘴,双手五指全开向前伸展着,肖似什么东西被人抢走的样子;‘忧郁男’阿同双手端着展开的晚报,头却偏向右方看,两个眼珠子快从眼眶里登出来了,下嘴唇歪到右脸颊上,那脸部扭曲的惊骇表情跟被鬼吓着了相仿;‘上弦’小欣愁眉苦脸的左腿前迈,右脚蹬地,身体前倾,双手揪住‘粉火精灵’两只小粉腿,那股小火苗子是警惕到危机来临,张牙舞爪向右则冲出,本就凑得囊肿成粉包子的小身躯似乎要去阻挡什么,可‘上弦’小欣拦住而前功尽弃,它侧回头凶凶的瞅着‘上弦’小欣,一脸嫌弃的表情可爱极了,小欣呢!也许意识到自己错了,幼稚的脸庞堆满了哀愁与无奈,从他们四人摆出的表情与姿势分析,是被右侧卒然出现的什么东西促成的。

  我们和三个炉灶以及三团篝火都冻成冰,唯有英飞哥安然无恙的站着。

  我转动两只眼球看向那名上半脸缠红围巾的女子,她单手捧着那张黑白照片抿嘴端笑,我家仅存的一张全家福怎么跑到那蒙眼瞎女手里,不应该在‘花痴’慕姮手中吗?难道,那四块料右侧出现的是她,她仅吹口气的功夫,在我与英飞哥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抢走黑白照片,这是何等惊人的速度呀

  我暗自惊叹吐槽道:这蒙眼瞎女是从大海里走出的,从黑色披风的头帽到踏在两只玉足下的黑色凉拖未沾一滴海水,未嗅到半点咸腥味;而且她上半张脸缠着的红色围巾是羊毛编织的,足足在上半张脸缠绕了三层,完全密不透风无一丝缝隙,她根本看不到半点光亮,她却能准确找对周边的一切!她藏在红围巾下的双眼到底有何玄机?

  在我暗揣之余,‘红蝶’从树梢落于英飞哥平头顶上,间不容发之际,迫使英飞哥没闲心赶走‘红蝶’,懊恼的他淡定的载着双脚下的木屐迈着方步走向蒙眼瞎女,右手薅住自己敞怀羽织外衣左侧的菱角衣领,唰!右手帅气一甩,将羽织外衣撇到‘上弦’小欣与‘粉火精灵’身下细碎的沙石上

  我暗道:英飞哥暖男一枚啊!‘上弦’小欣和‘粉火精灵’变成冰人的支点只有小欣的右脚,倾斜度甚是危险,随时可能摔倒,英飞哥用羽织外衣垫在她们身下,生怕她们会摔成碎冰块。

  英飞哥右手扣住黑袴右腰间黑色腰带处的白色下绪尾端,与结于名刀‘秀雪’蓝钢黄金断格精制刀鞘相连的木制粟形上,右手大拇指顶着黄金打制的刀镡,露出刀镡与刀身相接的蓝色钢铁刀镞,左手攥住蓝钢黄金邦饶出的刀柄,两边绕出菱形黄金图样,接着从蓝色钢铁刀镞处冒出透明灰色气芒罩住英飞哥全身,整套动作帅气凛凛玉树临风,他淡定的对蒙眼瞎女问道,“你蒙着眼睛,怎么会看到东西?”

  那名上半张脸缠着红色围巾的蒙眼瞎女,很准确的对着英飞哥所站的位置举着黑白照片回道,“啧啧啧!我眼睛的秘密无可奉告,这张充满谎言的黑白照片,泰狄莱特·穆居然还傻了吧唧的随身携带,神沌一族是守护银河系的尚神,尊贵地位凌驾于银河众族之上,更不用提远不及银河众族的蓝星七界~圣界天国的圣神,神沌一族与魔导族的混血儿~安博切斯·久山大人,才是蓝星七界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我心如刀绞的暗急:这蒙眼瞎女又叫我泰狄莱特·穆,且尊称安博切斯·久山为大人,可他也是我体内的一部分啊!怎么可能还活着,蒙眼瞎女满嘴放炮,妈妈不会编造谎言骗我的,必须想办法冲破冰冻与她对质一番。

  英飞哥仰天长叹,回道,“喂!你似乎对我二弟的身世另有见解,不如一次性说清楚,一句一句吊人胃口,有意思吗?”

  那蒙眼瞎女将黑白照片霎时结成冰片,嗖!甩进沙滩的沙石中,她蠕动妖娆的身躯,两只纤细的手在抹胸式连体短裙的红色缎面丝绸裙边下,暴露在外的乳白大腿两侧五指张开掌心朝前,左脚向后迈退一步,黑色凉拖厚厚木制鞋底踏进沙石中,她抿着朱红色樱桃双唇,娇媚地嗔笑,点指我说道,“啧啧啧!你觉得一个半人半鬼的傀儡会有身世!大小姐真会编故事,他的基因卑微至极点,皆不如你这个人族,何以与神沌一族相提并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