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津岛羽鸣,好兄弟,‘等我’!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891 2020.01.11 00:36

  臭胖提上棉裤,系好裤腰带,“以为干妈要吊起来打我呢!屁股险些开花了。”

  我把番薯递给臭胖,“我妈不会打你,都没把你再挂上去,顶多明天让你打扫院子。”

  “为嘛?”

  我指着梅树下,“这泡尿呗!”

  “小意思,好弄。”

  臭胖吃的贼快,和我棉帽子一样大的番薯,三十秒就解决了。

  “水呢?”

  “没拿。”

  “伺候的不到位,让羽鸣主帅将来如何提拔你。”

  “废话,一块热腾腾的大番薯,我摘了棉帽子双手捧来的,想喝水自己进屋喝去。”

  “不去。”

  这时,大飞从屋里端着碗水出来了,“胖儿,噎着了吧!”

  臭胖不顾三七二十一,咚咚咚,一饮而尽。

  “大飞,可教之才,比某位痴呆儿强。”

  “饭桶,你闭嘴吧!”

  大飞反倒很关心臭胖,“胖儿,在外面又吃又喝,少说两句。”

  “夏达,学学大飞的态度,你对本帅总是不尊重。”

  “玩去。”

  “胖儿,啥时升主帅了?”

  “早晚的事。”

  “大飞,他说的梦话,别信。”

  “唉,夏达,信不信,把你的事爆料了。”

  “你敢?”

  “胖儿,夏达有啥新鲜事?”

  “逗着玩,乱说的。”

  “胖儿,挺讲义气,你俩有秘密。”

  “飞哥聪明。”

  不管寒冬深夜的风多刺耳,多窒息,三人仍旧开怀大笑。

  大飞实在太困,回屋窝墙角去了。

  到头来,最倒霉的是我和臭胖,留在梅树下继续罚站。

  臭胖冷不丁问了我一句,“夏达,刚落在我头上的雪鸦,呀呀的,说什么了?”

  “说你是白痴,大白痴,最肥的大白痴。”

  “我信,我信啊!前年五月份,你说怡姐姐家的老母鸡说它下不蛋了,没两天,陈伯伯把老母鸡开膛破肚,果然肛门里面卡住了两个蛋。”

  “恩,陈伯伯炖完老母鸡,你打着我的旗号,要了一多半。”

  “别打岔,去年八月份,你说马奶奶家的狗说它咽不下去东西,结果到富抵镇兽医店检查,从狗的食道里掏出两铁块。”

  “恩,马奶奶答谢我的一盒烤羊肉,你全吃了。”

  “雪鸦不有病吗?没事跑来,说我是白痴,据说这玩意不吉利。”

  其实我是骗臭胖的,不想告诉他真话,雪鸦是蓝色大自然-甜壳林的变异物种,能预知死亡、灾祸、霉运等不吉之事,雪鸦的鬼话话精准率达90%,如不应验,就会降临意想不到的好运。

  我只能默默的祈祷,应验在津岛羽鸣身上的是10%的幸运。

  在我沉思遐想时,几棵梅树中间伸出了两只大黑手,那手足有半米高,刹那间,恶狠狠地抓住了我,拉进了一团黑雾中。

  黑雾里,大黑手松开了我,我眼前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可以动因不知前方是什么而不敢动,喊了一会儿,没有人回答,看来黑雾空间与外部是隔绝的。

  双手摸索四周,没摸到臭胖,明明离得很近,实在太好了,他没有被抓进来,大黑手的目标是我,愿臭胖平安无事。

  雪鸦的鬼话应验到我身上了,即便黑雾将我碎首糜躯也不畏惧,12岁的短暂人生也有意义。

  在我准备迎接未知的死亡时,背后一阵耳熟能详的声音。

  “何方妖孽,敢动我兄弟,弄死了!”

  我后头一看是臭胖,全身燃遍了火元力形成的红芒,一团彩光夺目的疯狂的火浪张牙舞爪地弥漫着烟雾浸透了乌浓的黑暗。

  黑雾机具火焰力量,不断向后退缩,打开了一个连通现实世界的缺口。

  臭胖在背后一把攥住我的棉衣领,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一个过肩摔将我扔出黑雾。

  扑通...!我掉在了臭胖的那泡尿中。

  “哎呀!脏死了.”

  我朝着那缺口死命咆哮,“臭胖-羽鸣,你快回来。”

  火浪渐渐减弱成火焰至一丝丝微光,缺口逐渐缩小。

  在黑雾的夹缝中,臭胖双眼眯着一线热泪凝望着我。

  “说好,别叫我大名,你忘了?”

  “夏达,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否则我没法舔着脸去吃干妈做的饭。”

  “羽鸣大爷回不去了,替我完成那个心愿吧!万一能活着,....。”

  微光泯灭,缺口关闭,黑雾随之消失无踪。

  我彻底崩溃了,扯破嗓子呼喊,“津岛羽鸣。”

  妈妈从背后搂住了我,“达儿,对不起,原谅妈妈没救了羽鸣。”

  津岛叔失了魂似的冲出院子,“羽鸣,我的儿。”

  晚餐时欢聚一堂的三家人,从此变成了两家,津岛叔跑出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妈妈向我和大飞讲述了,晚上她所经历的一切。

  原来津岛叔和臭胖在几棵梅树间追逐时,暗中有三人在盯上了我们,而将臭胖挂上和进入地下室的只是妈妈的分身,真身为了保护我们,与三个披着标有不同符号的黑色斗篷的怪人,在边港小树林里展开了一场死斗,妈妈耗尽了全力才将其击退,却没防住他们暗下毒手,制造大黑手和黑雾的是三人中的影灵,正是下午那个会唱歌会喝酒的黑影。

  妈妈说,她身上的濛芦花香是力量的源泉,力耗尽花香消散,我在黑雾中时,她根本没有力量救我,大家眼睁睁对着黑雾却束手无策,知晓始末的羽鸣为了救我,用火元力燃烧生命力,瞬间爆出的奇迹力量,愣是闯进了黑雾。

  为不吵到饭田奶奶,大飞蹲在院里的杂草堆里,哽咽得撕心裂肺。

  妈妈坐在地下室的地门上默默流泪。

  我对着几棵梅树发呆了一夜。

  羽鸣头上的雪鸦说的正是他会消失。

  从此,每当晚上仰望天空有雪鸦飞过,我会带着强烈的恐惧感,细听它们在呀呀,诅咒着什么。

  转天,妈妈编谎告诉饭田奶奶,早上,山原带着羽鸣去水之国正统的元力学院上学去了,我和大飞跟着圆谎。

  从津岛羽鸣消失的那晚起,

  白天,妈妈教大飞柳井家的刀法,我依然独自一人修炼劲气,三人无精打采的过着每日同样的生活,脸上从未有一丝笑容,只在吃饭时,面对饭田奶奶,我们勉强的强颜欢笑,最让饭田奶奶无语的是我的饭量增加了很多,每晚要连羽鸣那份一起吃下去,但我一点都不感觉撑。

  一到晚上七点,饭田奶奶睡熟后。

  妈妈在地下室,一个人哭着喝闷酒,她无法原谅自己的无力,给津岛家带来的悲剧。

  大飞呆愣愣的坐在沙发,一整夜一口水不喝,泪珠不断滴入羽鸣最后喝水用的大碗中。

  而我捧着一个大番薯,站在屋顶俯视着院落,最后的那泡尿早已结冰,一点都不嫌弃它,望着它泪水不住的落在番薯上,期待着,某天某时某分某秒,羽鸣能突然出现在几棵梅树前。

  我问过妈妈,等您力量恢复了,找那三个黑衣上标符号的怪人,带羽鸣回来吧!

  妈妈说她元气大伤,要恢复得花几年的时间,而羽鸣为了救我,恐怕早已燃尽生命,存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况且被影灵带走的人,不知去往何处。

  妈妈强调,最让她忌惮就是黑披风上标符号的怪人们,全是六界八族中的佼佼者,而六界连接人界的虚空通道被天极神沌的四大神官封印,将近200年,但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每晚站在屋顶回想,在过去我能记事的三年里,发生的一种种一件件,柳井家家规太严,几乎每日陪在我身边的总是羽鸣。

  一起偷玉米被家长暴揍,一起在小树林挖地道,一起在甜壳林和六只嚎豺成为好朋友。

  羽鸣在全村以我的名义宣传能听懂动物言语的能力,就是为了能吃到好吃的。

  三人在梅树下哈哈大笑,我和羽鸣挂在树上斗嘴,羽鸣吃饭、喝水、睡觉、穷叨叨的可爱表情。

  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再重现。

  妈妈不经意讲起,带我9岁时走出失忆症阴影的正是7岁的羽鸣,但我一点都不感动。

  “嗷嗷嗷...!我记忆中最好的兄弟津岛羽鸣,愿吉人自有天相,不管你在哪,请坚强活下来,尽可能的回喃喃岛找我们。

  羽鸣最后的那句话,“替我完成那个心愿。”

  我夏达·迪尔的人生目标中将津岛羽鸣的志向放在第一位,世界政府主帅-兵王-施瓦•范约克就是我的偶像,我要成为下一任世界政府的主帅,除暴安良、铲奸除恶,让全天下老百姓顿顿吃肉!

  而找爸爸单挑,自由自在环游世界,到处行侠仗义的志向,放到人生的最后,或者下辈子吧!

  臭胖两个字,我会永远印在心中,不会向任何人喊出、除非有一天夏达·迪尔能找到津岛羽鸣。

  “好兄弟,‘等我’!”

举报

作者感言

喻璞

喻璞

世界上有好事,有坏事,每个人造成的结果都可以扭转自己的命运,同样也可以改变身边人的命运。

2020-01-11 00: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